积分:2096
地址:吉林|长春市
擅长:书法
简介:

书协国家级会员

今日访问:12

总访问量:81151

苏显双

我的书法创作观---苏显双

纵观书史,只有训练有素、品位纯正的书家才能经得起历史无情的检验而为后人所津津乐道、顶礼膜拜,这些作品连接起来构成了书法的正统。我们要做的也就是传承、发展。面对传统这座仰之弥高的大山,哪怕是我们迈出艰难的一小步,对整个时代来说就是前进了一大步。正是基于以上想法,我在书法追求上总是试图朝这下面所说的几个方向去努力。

一是求古。窦蒙《续书赋·语例字格》云:“除去常情曰古。”求古就是浸淫传统,绝去尘俗。近古则雅,趋今则俗。避俗就雅的途径惟有回归经典、深化经典,之后才能谈到活用经典。现在很多人之所以盲目跟风就是因为对传统理解不够,没有一个正确的判断,说白了是没有自信的表现。自以为随上了时代,跟上了潮流,殊不知已成为摇旗呐喊的追星族、跟屁虫,这是很可悲的,等到幡然醒悟那一天,为时已晚。我看到身边很多有才华的书坛青年之所以停步不前大多因此所至,深为其唏嘘惋惜。所以我一直很清醒的告诫自己:“你做你的洪水,我做我的石头”,“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坚守传统,不为所动。当然不是说时人的东西就不好,我的想法是适当关注就可以了,不能舍本逐末,迷去自我。而求古也不是墨守成规,重复古人。入古是为了出新,只有深入古人精髓,得其气味,才能达到“楚调自歌,不谬风雅”的境界,这也正是我要说的第二点----求新。

新,即有新意,但要古中求新,亦古亦新。孙过庭的“古不乖时,今不同弊”这句至理名言谁都知道,可依此做好太难了。实际上我们不可能要求每一次的创作都有一个全新的面貌,但我们一定要力求在有限的空间里冲破已有模式的束缚,这是每位书家应有的艺术自觉。求新既包括风格上的也包括表现形式上的,以我这几年常获奖的楷书为例,风格上大概就是唐楷和魏楷的结合。对唐楷我是下过一番苦功的,小时侯因为字帖所见甚少,没办法只能学柳公权的《玄秘塔》,却不期然地做到了精深一家,以后又融合了欧、虞、禇的一些东西,但仍觉得无法克服唐楷的刻板单调。如何激活唐楷,变程式化为艺术化,使笔下更加生意盎然,符合当代人的审美。我尝试加进北魏楷书的一些意趣,并辅以行书笔意。这样唐楷紧张单调的书写变得生动自如起来,很多意外之趣也顺势而生。这种风格如果用“端庄杂流利,刚健含婀娜”十个字来概括还是足以当之的。我觉得以逼肖某家某派为能事是伪传统,现代人穿上长袍马褂终不是古代人。真正入古者是能直取古人精神气息,要出新自然水到渠成。

三是求精。精即精巧。而“精美出于挥毫,巧妙在于布白”,可见要得精巧无非是从用笔结字二途入手(当然也包括章法,但相较而言章法就显得容易多了)。所以无论是临帖还是创作我都力求精益求精,从不率尔操觚,任笔为体。我始终认为书法首先是一门技艺,技巧的训练是每个书家一生都要做的功课,王铎尚且“一日临帖,一日应请索”,何况吾等凡夫俗子。精巧就是要精致而富有巧思,否则会流于匠气。精致来自于熟练,也就是孙过庭所说的“若运用尽于精熟,规矩谙于胸襟,自然潇洒流落,翰逸神飞。” 巧思是通过一种貌似“生拙”的方式得以呈现的,正是老子所说“大巧若拙。巧与拙相对, 拙是生拙感,是在雅致之外复生出关于“古”的想象与回味。最精致的巧看上去是不谙于机巧而显得天真烂漫,巧不是小气,谨小慎微。纯粹的小巧与一味的稚拙,其境界都无法与“大巧若拙相提并论。至于如何得巧,宋曹《书法约言》中说得好:“熟则生巧,又须拙多于巧,而后真巧生焉。” 刘熙载《艺概》中称锺王书法“大巧若拙,后人莫及。”巧中寓拙、大巧若拙、反朴归真是我书法追求的极旨。具体落实到挥笔落墨时我会尽量做到徐缓,也就是控制好节奏。徐缓能显出一种优雅的风度,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在从容自信的状态中完成从用笔到结构再到章法的丰富表现。缓慢更利于把握字形的姿态,写出巧中有拙的结构。在用笔上无论是写擘窠大字还是写蝇头小字我都喜欢侧锋直入,以柔毫去表现碑刻的刀痕,启功先生是强调“透过刀锋看笔锋”的,我则不大以为然。凡事要一分为二地看,刀砍斧斫正利于表现骨力和变化形态,可以矫正帖之靡弱,这是碑帖结合吧。王僧虔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张怀瓘说:“风神骨气者居上。”都强调了一个“神”字,我以为神采风神恰恰来自于深刻爽快的用笔。我现在对书法的追求是大胆恣肆又不失含蓄内敛,也就是求古拙而不失怪诞,求新意而不失古雅。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完美主义者,不论做什么事,要做就做到最好,否则宁肯不做。这种倔强劲虽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但付出和所得是成正比的,我也理所当然地得到了更多的回报。这种回报有物质上的,也有精神上的,而更多的则是精神上的。刘熙载《艺概》云:“书要心思微,魄力大,微者条理于字中,大者磅礴乎字外。”知精微才能致广大,信笔涂抹,鼓努为力的时代已经过去,文质并重才能得赏音于千古。

最后说一下形式美的问题。展示环境的变化必然会导致观赏者对形式的关注,面对作品首先让人感到的是直观、具体的形式。毋庸讳言,精美新颖的形式可以使作品锦上添花,同样艺术水准的作品置于一室肯定是装帧考究的脱颖而出,倍受青睐。其实完成作品的每个环节都是对作者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一个考验,形式制作本是创作的一道重要工序,没必要回避或故作高深,所以在形式制作上也要花些心思。比如我在宣纸颜色的选择上尽量求与众不同,实在没有合适的不惜自己动手染色。用色的前提是古雅、自然,凡是需要两种纸搭配使用时要注意颜色的对比和谐,不能太花哨抢眼。作品需要打界格时一般用国画颜料,色彩要调到艳丽而不失沉稳,用鸭嘴笔(直接用毛笔也行)划线时要浓度一致粗细匀一,接笔处要天衣无缝。其实这也没什么难的,只要多身体力行多实践并多到展厅借鉴学习就行了。此不赘述。

记得华人德先生曾经说过:“到了一定层次,书法水平的提高不一定非要手不释卷,或许锻炼意志,陶冶性灵,开阔胸襟,广作交游更为重要。”我不知自己是否到了华先生所说的那个层次,但我一定会始终朝那个层次去努力的。书法给我们预设了太多的难度,这也正是它的魅力所在吧。

老子云:“自知者明,自胜者强。”让我们共勉吧。

 

 
评论
发给:
内容:
发送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绿地中心中国锦27F 邮编:100028

E-mail:chushanhao@126.com 客服热线:010-64750436 编辑QQ:980265552 投诉建议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5]0504-184号 京ICP备0906144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4550

Copyright Reserved 2008-2017 黄河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出山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