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分:2096
地址:吉林|长春市
擅长:书法
简介:

书协国家级会员

今日访问:19

总访问量:84435

苏显双

砚 边 絮 语---苏显双

宋晁补之云:“学书在法,而其妙在人。法可以人人而传;而其妙,必其胸中所独得。”书贵心悟,不要相信“功到自然成”的古训,“功夫字”只是技巧的简单重复,与艺术大抵是不沾边的。有功无“性”,即使是笔成冢墨成池,也不过是在浪费生命。

 

“凡欲学书之人,功夫分成三段:初段要专一,次段要广大,三段要脱化。”(倪苏门《书法论》)此即指学书初要专精一家,做到精深有得,再博采诸美,转益多师,吃百家饭穿百家衣。最后还要能由博返约,逐步提炼深化出自己独有之艺术语言。当然倪氏向我们提供的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关键还要看我们怎样去做。

 

变化是艺术的生命。任何最优秀的艺术,一旦形成固定的模式(这往往又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便意味着走向衰亡。“泰山不让土,所以成其高。”只有不断地给自己“充电”,才是保鲜向上继长增高的良方。

 

文似看山不喜平,书如佳酒不宜甜。书之佳境在于写到生处,变到拙处。“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而点画字形的奇姿异态与伴生的妙趣均来自于胸中才学的滋养,“怪怪奇奇出于胸中所养”,光有苯功夫是不行的。胸中所养有二:一是学养,即古人所提倡的“字外功夫”;二是艺术修养,即规矩法度,意先笔后等。学养是基础,艺术修养是必要的筛选、提炼、净化、升华。舍其一绝不可能成功,而是走向肤浅粗糙,乃至于与人雷同,构成俗弊。

 

楷以法度见长,行草以意度取胜。“草不兼真,殆于专谨;真不通草,殊非翰札。”(《书谱》)故真书富有草意,方能于静穆中寓流动之姿;草书要富有楷意,方能于飞动中含沉着之态。意法相生,动静结合。

 

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人贵有自知之明,要量体裁衣,取长补短。“才成于专毁于杂”(王夫之语),“载一车兵器不如寸刀杀人”(俗语),一行不精,大成不能。

 

毕加索说:“我十八岁时画的就和米开朗基罗一样好,但我花了六十年的时间才学会象孩子一样地画画。”于书法而言,贵在学而能化,“自出新意,不践古人”,胆敢独造。欲达乎此则功力、天分、学识三者缺一不可,天分可遇而不可求,其余大抵可由困知勉行求得。

 

古人称看帖为读帖,这一个读字颇堪玩味。读即分析、理解,可使能动反应能力与对客观的把握能力有个大的提升。通过读使感性上升至理性,由粗疏到精微,做到了眼到、手到、心到,也就是达到了孙过庭所说的“察之者尚精,拟之者贵似。”

 

魏碑书法多生动拙朴,妙造自然。可谓一碑一奇,莫有同者。“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故康南海有“魏碑无不佳者,虽穷乡儿女造像,而骨气俊宕,拙厚中皆有异态”之叹。诚哉斯言,然则以其无法可依,习之不慎难免抱残守缺,画虎效颦,徒增其丑,极易堕入魔道。如何去粗取精,择善而从之是关键。

 

参展投稿这种相对公平的竞争可使你处于一种良好的竞技状态,有时侯要比书斋里的静修积极有效得多,只是不能被大赛牵着鼻子走,要有所为,还要有所不为。

 

谁也不能否认书法是介乎于技巧、学问和艺术之间的东西,这一文人专技有时又被奉为博大精深的书学和玄之又玄的的书道,是中国文化重中之重,是中国人精神文化的象征。技巧对于书法固然重要,但书法的确不仅限于技,而是由技造型,由技造境,技进乎道。由形而下直到形而上的层面,它本离我们最近却又距我们很远。既要中正平和,尽善尽美,又要变动弗居,合乎自然。知之易行之难,这也许就是它的魅力所在吧。

 
评论
发给:
内容:
发送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绿地中心中国锦27F 邮编:100028

E-mail:chushanhao@126.com 客服热线:010-64750436 编辑QQ:980265552 投诉建议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5]0504-184号 京ICP备0906144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4550

Copyright Reserved 2008-2017 黄河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出山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