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分:540
地址:北京|平谷区
擅长:其他
简介:

书协国家级会员

今日访问:63

总访问量:117690

朱和平

虞廷恺生平事迹和思想概略(二)


虞廷恺启蒙于家学,很早师事国学大师孙诒让,淳朴家风、父辈嘉德,及恩师的诱导,使他从小就积淀了爱国爱家,忠孝为人立世的高尚情怀。他的高风懿德突出表现在:

1、十分注重个人修养。

虞廷恺从小受父辈家风懿德熏陶和影响,有良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在后期从政的时间里,工作繁忙,但他仍不忘恪守良习。 1916年秋,为适应复杂环境,嘉定心性,增强体质,他开始茹素、温浴、静坐。他说:“无论如何冗忙,每日必不使间断,盖以此不但延寿,且可立身也”。他认为:“程、朱、王阳明诸大贤,均言静坐。日本且有‘静坐会’,入会者数万人,著书不少,儿取而习之,参以道家修炼之理颇有效验。日来专习运气填补丹田,与拳师所云起肚力颇似。盖政界尘嚣殊甚,非以此等清净方法洗刷脑筋,不但促寿,且不足调摄精神。”他坚持每日 “早起早眠勤俭等习惯,一一励行”。 甚或每日“早起读《大学》数遍”。他还购买五十本《曾文正嘉言钞》,分送家人和亲友。在论及子侄辈学习时,力忌“望进之心太切,不免伤及身体耳”。他说“凡做事业,必先具远见,非若农家种谷,春耕便可秋收业也。”

虞廷恺终生重视个人修养,强调从养成良好习惯入手,从“清心寡欲”上做功夫。凡事要从大处着眼,平心静气,谨慎小心,大公无我做事。

2、严以律已,宽以待人。

虞廷恺于乱世中为官,且有所作为,重要的一条是他能够严于律已,宽于待人。他说:“儿所以见信于人者,即事事谦让、事事忍耐、事事不怕苦而己。”他在工作上总是谨慎小心,兢兢业业。他在家书中讲道:“儿平生无论对大小事件,总一毫不敢苟且。懈心一起,弊即随之。” “儿做事处处作永久之想,决不敢妄作非为,自隳信用”。《虞伯庼先生家传》中说他“重实践、戒浮薄,以正心诚意为体,以身体力行为用。尝著《言行篇》,以箴世之食言而肥者,词多沉痛,不堪卒读”。

他对家人亲朋要求十分严格,以至找他引荐做事的人缕有微词。他说:“儿荐人固论交情,然亦不能不察其材具、品行如何也。”相反,他对同事、学生,甚或下人总是满腔热情,关怀备至。他与姚琮,既是师生,又是朋友和兄弟。姚琮回忆说:“余从先生游,先后二十余年。虽离合靡常,而心神交往。间尝卧病都门危甚,先生日必一至,慰问备加。师生之情宁复有此?以之夸示于人,人亦艳称之。”他常嘱咐家人要善待下人。当他闻说下人有病时,信中叮嘱:“娟梅去年在京时,克勤克俭,寓中获益不少,日来卧病在床,家中谅不足自给,请令三媳酌量补助,以示眷念旧仆之意”。

他对有恩于已的人总是念念不忘,对品行不好或危害过自己的人也嘱咐家人要记住人家的可取之处,不要白眼相待,他说:“饮水思源,是为人第一要着。古人云‘一贫一贱乃见交情’”。不要计较“有所为而来,无所为而去”。

3、清廉节俭。

虞廷恺为官清正廉洁,持家节俭。在浙省财政司代理司长任上,曾有人指控他贪脏枉法。但调查下来,纯属无中生有。他在家书中说:“儿处处留心,总从不贪利禄四字上着想,自然可免他患矣。”在另一次家书中亦讲到:“来谕所云,弗贪意外之财,更无此意。倘有之,何不于浙江财政司任内为之,而行之于今日,未免太笨。古云:“君子乐得为君子,小人枉自为小人”。实钦佩斯言。儿苟能终身安分守己,自有啖饭之地,何必他求。”

他力诫家人利用他的权力和声望做出不轨之事。他在信中一再叮嘱家人“万不可任意妄为,损坏名誉”。他嘱咐地方官员不要关他和家人的面子,做事要“顾全民气”。

他严禁家人收受贿赂和酬礼,“酬谢此大不可,将来恐有身败名裂之患,害及一家,请痛戒之。”他在家书中说:“儿苟能终身安分守己,自有啖饭之地,何必他求。故数年以来,一意勤俭,即深恐一旦穷乏,势必贪不义之财,上负祖宗,下污妻子。”

在家书中,他多处陈述节俭与奢侈的利弊关系。尤其在大女儿婚嫁问题上,反复叮嘱家里要“力求撙节”“万弗效富贵家风,自讨苦吃”。指出:“婚姻论财,非本正道”等等。

4、孝悌至亲

虞氏家族向有亲孝之风。《瑞安历史人物传略》载:虞氏上祖虞原璩“永乐三年被荐入朝编篡《永乐大典》,书成按例可援官职,以母年高辞官归隐。”虞廷恺的父亲介宸公幼孤,由母亲一手拉扯成人。为奉老母晚年娱乐,放弃所有在外做官机会,终守老母身边。老母生活不便时,每天亲奉饮食,亲自为老母洗脚。成为一方美谈。虞廷恺紧承祖上家风,竭尽孝悌之道。从虞廷恺的家书中可以看出,他与父亲的关系是极其密切的。三年中,他给父亲写了五十封信(遗失不计),仅1917年一年,他就给家父写了29封信。写信内容涉及之广,来往信件之多,感情之真切,世不多见。

虞廷恺长期在外,甚至后期连续四年多没有回家,深为“移孝尽忠”,不能直身进孝感到“孺慕无极”而内疚。他在信中说:“惟儿读书二十年,有损于家,毫无益处,问心惭恧无地。”为弥补自己的不足,他尽可能多的抽时间给父亲写信问候,紧衣缩食,多汇钱给家里,并经常购买保健品分奉家父和岳母,及病中的二兄。他经常叮嘱:父亲“要保重身体。”“岳母用费甚窘,请令三媳随时补助。”二兄要注意调养心境等等。大兄过世,他对侄辈从学习、生活到工作、成家等项更是无不关心备至。在虞廷恺五十封家书中,仅提及侄子崇浩、崇让学习、工作及婚事的地方,就有四十处之多。

5、乐善好施多义举

虞廷恺紧承父风,为人仗义,多善举。1903年,他与父亲一起创办“养正学堂”,大部资金出自他们父子。养正执教三年,他分文不取。后进京城,他还经常询问校况,不时给予捐助。1912年,温州发大水,他与父亲“大声疾呼,醵金钜万,生者赈济之,死者掩埋之。复施衣、赠药,以救贫病,因获生存者无算”。又有乡人告当地官员有虐政须去之,虞廷恺嘱咐姚琮劝勉:“土棍、地痞勾结衙役,表里为奸,实为稗政之主因。盍去乡民之不善者,以为正本清源之计”。乡人无不称颂,并服其器识。

虞廷恺文学功底深厚,书法堪称一绝,在当地颇有名气。每有人敦请,无不应允。至今多有楹联佳话流传:“笑骂一场,曲绘人间冷暖;贤奸两局,明垂吾辈劝惩(江上戏台联)。”;“一亭若翼,疑向云中冲浩气;客官少住,试听江上读书声(江上茶亭联)。”“灵脉山泉通海眼;石门圣殿壮仙乡(道教圣地圣井山许爷庙原对联)。”……

6、提倡新思想

虞廷恺博学多才,勇于创新,注重实践。他一生提倡“教育救国,工业兴国,法制治国”,在办学、立法理财、建设国会问题上,及生活各个层面,无不贯穿新的思想和意识。他在家乡遭雨水灾害后,就写信告知乡人,要注意“大灾之后必有瘟疫”流行,要提前做好防疫。如遇疫情,应采取隔离,防止扩散等等。他还在家书中讲述森林和水利及自然灾害的关系,并介绍外国经验。他在家书中写到:“连年水旱必非国家之福。故儿在上次禀文内,力陈令吾乡种植森林。此古人所谓物极则反之理也。惟种植森林,既可防旱,又可避水。此东西洋农学家积年试验,或无爽者。查世界森林统计,英、法、德、美诸强国,无不注重森林,以其与军事和水利皆有密切关系。惟我国几可称为无森林之国,此各省水旱之由来也。大人接见乡人时,可将此意时时告之。最好自行组织一森林公司,将所有宜於造林各山,悉归公司种植尤妥。”在九十多年前,就涉及到“环境保护”,封山育林,保持水土,并倡导公司化管理,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

在子侄婚嫁问题上,他打破以财论嫁,门当户对的旧观念。当他听说侄子崇浩纳聘,以贫作罢时,不尽信中指出:“儿意不然,择媳但闻其贤与不贤、相貌智愚与否,贫富均无关也……贫富贵贱无常,全在人为耳。”

 

五、历史的遗憾

 

虞廷恺短暂的一生,满怀救国壮志,终因历史的原因,未能发出应有的光芒。“出师未捷身先陨,常使英雄泪满襟”。虞廷恺英年早逝,给后人,给历史留下了无穷遗憾。据云:他的诗文、书稿亦均在海难中损失殆尽。其译著之书,是否已出版,什么书名与底稿在何处,均无着落,仅知在家书中曾提及:“尚须自加批评,下月出版与否,尚难预料”云云。正如姚琮《虞伯庼先生家传》中所写:“豈天既靳其寿,而复夺其文耶,抑何天之虐先生至此极耶?”

虞廷恺的罹难,给国家和社会带来了无可估量的损失,给他的家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和痛苦。上海《新闻报》、《申报》、《时事新报》等媒体进行了大量报道,许多政要名人纷作唁电、诗联,以示哀悼。

虞廷恺生性忠孝。但为了国家的事业,他四年半没有回家一次。他为“倒袁”,曾走江淮,去上海,为公务去南京见冯国璋等等。但他几过家门而不入,这又与“大禹治水”何?

虞廷恺为女儿出嫁请假南归。得知这一消息,家人盼望是何等的焦灼和殷切……。但等来的却是亲人的罹难,犹如晴天霹雳,一下把虞廷恺的家人推向无边无际的黑暗……。当时,虞廷恺的大兄已经过世,二兄多病,老父刚过八十大寿,六个子女最大的喜梅18岁,最小的北生只有两岁,长子崇樾只有15岁。接虞廷恺恶讯,大女儿喜梅一下子精神失常,昏厥不省人事。全家悲声彻地,哀号动天,深深处在恸苦之中……。还是虞介宸老人久经风霜,强忍老年失子之痛,勉扶家庭于不溃。

1918年2月3日(农历12月22日),参、众两院、财政部在北京三怪庵举行开吊仪式。虞廷恺的衣冠葬在家乡大坑山,章太炎为虞廷恺写了墓志铭(文革期间被毁)。

    数年后,大女儿喜梅、侧室张氏相继怀悲身故,介宸老人携孤儿寡母,步履艰难的、长久的逐步走出失去亲人的阴影……。“羁雌声何哀,孤帷月初吐。菽水婦兼子,义方母兼父。”姚琮的《飞云节母歌》形象的描写了虞廷恺祖母,当年身兼子、父,上奉老人,下携幼子的艰苦历程。也形象再现了虞廷恺夫人活生生的生活现实。每逢节日,姚琮都要临门跪行,拜望介宸老人和师母,每次师母与姚琮相扶痛哭的情景无不感动天地,揪人肺腑。虞廷恺过世八年后,姚琮写了《虞伯庼先生家传》。传中叙述了姚琮与先生的深厚情谊,揭示了虞廷恺光辉伟大的一生。

虞廷恺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是坚定的民主革命家、杰出的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堪称中国民主革命先驱,世人楷模。

2007年3月6日,在行将纪念虞廷恺罹难90周年的日子里,他创办的“马屿镇第三小学”被瑞安市教育局正式批准,恢复“瑞安市养正学校”名称。如今,虞廷恺后裔各有成就,虞廷恺在天之灵,或可告慰……。

 
评论
发给:
内容:
发送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绿地中心中国锦27F 邮编:100028

E-mail:chushanhao@126.com 客服热线:010-64750436 编辑QQ:980265552 投诉建议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5]0504-184号 京ICP备0906144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4550

Copyright Reserved 2008-2017 黄河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出山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