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山雷 http://home.chushan.com/jndz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 关注
积分:9206
地址:重庆|南岸区
擅长:国画
简介:

暂无信息

今日访问:1459

总访问量:858747

童山雷

2020、6、1-26 作画适时手记

2020、6、1-26 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1、《涧滩深处暮云平》。涧峡间溪流浅窄,山崖耸峙。对岸滩咀上,似为小小乡野水利建筑,不单与此岸回折之简易公路两相映衬,整个亦为画作平添得几许人世气息。且是麓岭高头,晚霞微照,颇见其温柔之色光感。而那作为点题之云,密密匝匝,在溪流下方横亘充塞于峡内低空,尤见沛然之意,并飘逸缕缕向这崖麓间,益觉生机灵动。全画笔势从容自信,不疾不徐,随意间已将其境之大体神貌及各云物之形质尽行表达。2、《绝壑幽霭》。曲回杳暗之溪,时缓忽急,穿行壑峡之间。两岸崖壁高峻,则鲜有植被,多为裸岩,且觉石质坚硬。临溪之滩,并水中之礁,亦皆坚石。斯固为荒僻边远之地景象矣!然崖岸间犹隐存为水文勘测或航行所设之建筑,滩头亦泊小小之舟,同示其毕竟乃人类活动所及之处。整体画面墨色浓深,恰与题旨相吻;天空静浮之灰紫云霞,一发渲染强化其气氛。而天际微露之向阳山巅,虽体量极小,却似颇具导向性,使人遐想。3、《霞辉野岸遥山赤》。滨河山岸,坡麓斜下萦带滩涂。左侧溪河合浦之处,有路 桥隧洞示以交通。其下滩湍浪急,水鸟低飞,颇具生动之概。画之右侧滩头,亦着一 小房,与之呼应。而最觉奇崛且引入注目者,整个画面上部远方高岸天际线一带,不唯山巅起伏,彩云飘飞,尤其大片金红云霞,似正定定地笼罩着云脚峰岭,毕显其赤焰烈烈般瑰丽神奇景象。画作虽源自真山真水,但却以看似狂乱,实则刚柔兼济、表达合度之笔调及浓郁鲜明之色墨关系,展现出一种特殊的意趣与视觉效果。4、《远岭白云堆絮帽》。河湾浅平处,近前右侧有铁架桥自隧道中斜出。远远亦有一吊桥似与之呼应。两岸崖岭坡麓,外形初看单纯,定眼审之,其全以写笔构成之视象感,却颇多变化。如此,再配以水中或聚或散、形态各异之汀洲,并中景岸咀隐约可见之数只水鸟,更显幅面谋划精微。甚奇者,远处主岭顶头,一朵大大的白云,形若笠、帽 ,端端地扣于其巅,观之殊觉有趣。总之,这寻常山地河湾之景,经过画者悉心经营 ,兼以题款点示之,乃得一种很是耐看、甚至感觉相当考究的画面关系。5、《川滇界 暝云四合下 斯地人称喀斯特》。迷朦暮色之下,群山凸起,阔谷间一溪曲回流泻,萦滩绕崖,时急时缓,暗含自然生气。谷间川原,以其形势,多辟作大小不一之田畴,内中亦见庄稼,并星星散散分布着几处屋院,表明此为农耕区域。虽整个山形地貌相对惹眼,毕竟只是较为常见之所谓“喀斯特”地貌区;画者采撷入图,把握其基本形貌之外,似乎更主要的,还得是藉此谋求一种意蕴,乃不至于有“地理图谱”之嫌。吾画以挟带韵律之粗放笔意,构成幅中大体视象,再以不失细微之色墨渲染,同时皴擦染渍之际,仍注意留下与大形一致之笔痕,由此而成全画一气呵成之“挥布”感觉。然终属记写景观之作,不予更深层次之探究表达了。6、《滇原山水以云奇》。麓岭临溪,其势延绵开阔。幅内崖树悬泉、林屋映日、舟艇泊滩,种种景物,终属山水中常见者。唯漫天飘飞之云霞,顿令幅间生气灵动。人言滇地最奇者云,信然。而兹画尤其令人瞩目者,色墨层次丰厚细腻。盖为新换优质红星净皮宣纸,一试果然重新勾起远岁偶用之良好记忆。不过此身此手既久已惯于用各式各样“大市货”纸张,堪叹所有“玩意、板眼”,皆似与之相配了,今骤又用此精良之物,一时竟还觉着有些突兀。画成抚观原件,微感柔润有余,而粗拙之味反倒少欠。看来,达某之御画材也,恐亦当是持“随遇而安”之意态为宜?呵呵。7、《远地江城依夕照》。天际密云开处,晚霞明艳。山岸一带,绰绰约约之江城边隅,笼罩于迷茫夕辉之下。整体氛围幽淡而又晶莹。沿浅平江湾渐向近处,麓滩伸缩有致,并示耸峙之崖,激湍之水,连同崖脚狭滩上两个小小游玩之人,乃点缀出这片看似简洁却饶有意趣之境。画风更与之相适:随兴而为,点到即止;顺势以成之或长或短线条,似断还连,形若飘飞,则又自存骨力与生涩之性于内。较之前画,所呈面目实堪称非出于同一手笔,然细细体察之,又皆有达某之精魄暗藏其间矣。8、《彩云下 极目滇原山外山》。大片清凉阴影中,溪峡曲折,崖岭麓滩,起伏伸缩有致。定睛观之,近前及中景一切景物,悉于信手挥布之笔墨间,毕显其形态与整体构成关系。而格外引人注目者,那天际遥山,顶头皆是一派晶亮,连同相邻七彩云霞,浑然融合,淡而浓艳,乃共呈夕阳映照下特有之层层深远绮丽景致。画作风味纯朴,粗细杂糅,看似染渍平匀,实则或皴擦、或点厾,俱属写笔为之,乃自有洒脱不羁之感在内。亦当可称耐人寻味者。9、《江峡高头数朵云》。窄峡中,清江波涛轻卷,流泻而去。夹岸崖壁高峻,连绵奔趋,起伏有形。隐见花藤随风飘飞,自崖壁斜带而下,两岸屋院泊舟,情味俱藉此生发。崖岸顶头,几团如应和江水般流泻翻卷的云朵,最是灵动且富于情调,足称这寻常峡江景致中之“题眼”,或阕阕生命欢歌。达某之为画也,虽属纪游或写生之作,亦必赋之与性情及文采,兼以阔放而不拘泥于细节之绘笔,尽其可能揭示表达潜藏于云物间之自然精魄。10、《峡壑中 麓崖上 白云出岭似无心》。临幅但觉满纸气浪蒸腾。画以简洁写笔,信意挥洒出得于实处则又高度虚化之边地溪峡景致,且是藉以传达这文士杳淡感怀心境。幅中诸物,虽尽略事表现,而俱感生动翔实。尤其濒流数间分明带有地域特色的屋宇,以及高天那几朵如鸽似鸢的点题白云,同呈鲜明意象,直令此心似有一种悠悠荡荡之莫名感受。随兴之作矣,但取其大体观感,不予深入辨析。另,历时数月之“再向彩云南·滇西游”组画,至此终。而接下去,既因这疫情终结看来尚属遥遥无期、己身“走四方画四方”之阶段性目标亦无从实施,故尔便干脆将那原打算后一步进行的两项工作——“旧境重现”与“蜕心堂诗意画”,暂且提向前来。

————————————
个人“走四方、画四方”阶段之作,或即暂且以此止。近几年这类画作,皆以半纪实、半创造形式出现,有似于西画中部分“对景创作”之风景画者。之后(2020年7月起),则步入全方位以己诗、己词及己文之意作画,亦即可谓百分之百步入创造性劳作状态矣。当然,所谓“诗意画”(统称),也不过只是中国画创作中的一块,虽则是相当重要的一块,尤其当这诗意同时出自画者己意的情况下。另,今后,倘世界仍能回归正常,吾辈自然还会再度“走四方、画四方”的;毕竟,这个世界,还有好多好多地方,是自家既想走、也想画的……本文中所涉画作,仍属上月得来、且俱已上传于本人QQ空间相册(896274483)画库中。此帖附图为文中之第1帧:《涧滩深处暮云平》。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待日后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评论
发给:
内容:
发送

E-mail:chushanhao@126.com  投诉建议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5]0504-18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4550

Copyright Reserved 2006-2019  出山网 chushan.com  鲁ICP备190249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