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牧青 http://home.chushan.com/bjymq

热忱欢迎社会各界朋友光临交流指导

+ 关注
积分:651
地址:北京|东城区
擅长:国画
简介:

其他国家级会员

今日访问:5

总访问量:90686

杨牧青

七一建党日:杨牧青书法及甲骨文非卜辞说“党、民”二字解读

名称:书法

规格:50cm x 100cm/5平尺

款识:建党立国,民为其根。二0二0七一之际,杨牧青于京。

附议:该作品受韩老师之嘱为“红享厅”庆“七一”活动而写,揉合了多种书法形体进行艺术创作。其中,建取金文;黨取睡虎地秦简;立、国、民、为、其取甲骨文;根以甲骨文和小篆为体。边款小行草,通幅在不失书法艺术法度的基本原则下而书。笔不新,墨不浓,纸不华丽,用笔贵大气,结体忌刻意娇作之媚态,忌狠刹劲儿。古人言“平和简静者上,剑拔弩张者下。”这也是我常言的中国书法率真派艺术之理念。此处“派”非派系、宗派之派,是为表达一种书法艺术风格风貌的“派”而用的词义。

党、民二字解读:

党,古代地方组织,以五百家为一党。如《周礼•大司徒》:“五族为党。”引申出乡党、朋党、父党(亲族)、正直、处所等。近代增加了“政党”的词意。“黨”古与“倘”、“傥”通假。又用作氏族名姓,如党氏、党项族、党河、党项河。其中,党项族是羌族一支,是上古禹夏的后裔,南北朝时大多分布在青海四川交汇区域,北宋时曾建立“西夏王朝(1038年-1227年)”。当时宋人称李元昊建立的“邦泥定国”为“西夏”是很有深意的,不仅表明了他是位于“大宋王朝”的西边,而且也表明了他们是华夏族的“夏人”呵!

党字,甲骨文今未见。金文以尚、黑二字组合,春秋战国帛简文字到汉代隶书至今繁体楷书“黨”均承自金文(青铜器铭文)形体,简化正体字作“党”。今查知,所有词典、辞书对“党”字释为“不鲜也;晦暗不明;不鲜明(意为天窗被遮挡住了)。”均是误读错解,对字的本义本源欠真识之过也!

按“杨牧青甲骨文非卜辞说”思路根据“黨”字的形体构造去分析:尚,表人们要遵循城壇(囗)、屋外(穴半包围)的法令、秩序(天、帝观)准则(左右两点示意)。这个“准则”就是告诫人们要符合阴阳和谐共生之道,不能违背天地自然规律。黑,表人要与天(城壇/昆仑)融合一体,故甲骨文有其形。天玄(青黑色,一般夜空有此颜色)并要有光明气象,故有的“黑”字在“人”字基础上以“火”字形为底部留传至今,并不是近现代学者解释的什么黑烟囱意思呵!

金文将尚、黑二字组合为一体成“黨”字,其义可谓是深远,叹服古人造字之智慧。尚与黑的结合不仅表意了团结、朋党的“黨”义,而且也是对“上、天、人、法、火(光明)”的传承与表述啊!可惜,秦汉以后至今,人们对尚、黑二字全部解释错了,仅知其崇尚、黑色之表象而不知其准则、人天融合一体之内蕴。因此上对东周晚期《上黨武库戈铭》和战国时期出现的“黨”字,一错再错的解读而已。

民,甲骨文与金文、帛简文字中都是非常多见的。许慎《说文解字》“民,众萌(氓)也。从古文之象。”三国《广雅》“民,氓也。”等以“葢象萌生䋣庑之形”释意,均以“人”的属性来解释“民”的“上下众多”意思,或假借用于“氓”等意,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的。

但是,最让人感到吃惊和破涕的是,近现代学者多以“像有刃物刺目之形”来解释“民”字,说是“奴隶主用尖器刺盲俘虏的左眼之后强迫他们为奴的”,竟然脑洞大开、奇异怪谈的将左右眼都给能分清楚了。对于这种错误的解释要必须纠正之。出现这种错释情形,这是这些学者根本不懂古文字的形体构造,照抄古书或近人胡言,或受现代西化语言文字学的某些不良思想影响,所以就弄不懂、弄不通中国上古时期的“字”的本义本源!

按“杨牧青甲骨文非卜辞说”思路根据“民”字的形体构造去分析:“民”字的含义没有那么复杂,“民”字不会有那么残忍的来源。“民”就是黎民,就是人民,就是百姓,就是“上下众多”而相居聚的族群之人,也有“母”萌生意蕴含其中!

甲骨文“民”字的形体构造准确地告诉我们,人要用智慧的大眼睛去看方向的,辨识是非!这个方向和是非,就是以日月运行规律为准则,是具有开始、起首、头领、分辨、坐标的意思,所以甲骨文“民”字就是一个大眼睛下面出现了一个“十”字形的示意符,而这个十字又与帝、甲等字是分不开的,又与坐标、十字路口要分辨谜径是分不开的。

“民”字到了周代金文时将“目”和“十”简化,在保留“目”的基本形态后而且又特别重视(加强)下部的示意符功用,所以下部的竖画犹如“杵”一样的坚实(如西周《尊》。有的“民”字下部如木根或草形,是表生生不息的意思(如春秋《洹子孟姜壺》、《王孙遗者锺》),而《王子午鼎》以鸟形和十字形组合的“民”字,这更是妙极了,意义很深远,不仅是说“楚人喜装饰、好神秘”的那样简单,其实是直接表明、承载了楚人对先祖商(玄鸟)的文化精神和思想道德及其历史情感的铭念与记录!

当然,对于文字的一般性读识,东汉许慎(约58年-约147年)《说文解字》、清初张玉书(1642年-1711年)、陈廷敬(1639年-1712年)等编撰的《康熙字典》及近现代李学勤(1933年-2019年)主编的《字源》和中华商务书局先后编写出版的《辞源》、《汉语大词典》、《现代汉语词典》等不能略过,要解读、解开甲骨文和金文等古文字的深义与秘境,预计“杨牧青甲骨文非卜辞说”逐步在将来会能派上大用场的!——二0二0年七一前杨牧青于京华

 
评论
发给:
内容:
发送

E-mail:chushanhao@126.com  投诉建议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5]0504-18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4550

Copyright Reserved 2006-2019  出山网 chushan.com  鲁ICP备190249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