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童山雷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店铺   轻松驿站   工具箱


个人资料

童立新 VIP会员
重庆|南岸区
擅长:国画
积分:10136
级别:7

入会情况:其他国家级会员

今日访问:180

总访问量:1091159

最近登录:2021-10-25 09:53:35

  

最新访客

最新评论

数据统计

今日点击:180
总点击:1091159
日志数:1554
图片数:85
最近更新时间:2009-07-31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日记
仲夏穿行中庭率意作  (2021-06-16 11:05:57)
仲夏穿行中庭率意作  ·调寄西江月·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簌簌棕花乱落,纷纷柳絮无痕。小园端午气如熏,独倚幽窗微困。 岂必长耽好梦,犹堪自许闲人。兴来随步踏氤氲,忽入一林清槿。 附:辛丑初夏记事 访友探亲来虎溪,故人待我酒和鱼。暇时循例耽闲乐,棠棣丛中且拱猪。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457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40)

己词意画作四帧,六月上-中旬所得—— 己词意画作四帧,六月上-中旬所得——1、《西江月·忆昔信意小游》。将此己之小令中可视于山水图画部分付诸笔墨,隐含“随缘凭遇趁航班,上下江郊踏遍”意蕴。斜带而下之江景与囤船游艇及遥远天际微可辨识的一大一小俩飞鸟,当称幅间“看点”。而彼青波白云所示明朗煦和情味,固不消阐释。只这视象本身取胜之作,欲细觅其“诗境”,则亦恰可归于“难以言说”甚或“指认”之属欤?全词既题画中,观者自可思玩通体之意。 己词意画作四帧,六月上-中旬所得——2、《喜长新·吾艺》。又将吾“乡间杂诗附词”所示己身畴昔实历苦境径作形象展示。因其事境已在平淡之极中转觉奇特,于是简单构象,竟成突凸逼人眼目之势,乃出人意表地揭示其词意。词曰:“颓床破柜冷锅台,月魄侵阶。孤灯照影映清斋,贫儿自许英才。  疲极之身方缓,心志何哀。将舒翰墨骋诗怀,八荒野路初开。”画则以似是而非手法予以表现,除着意传达简素清寒淡白与迷离微暖昏暗之对比氛围,因用作烘托那油灯之下潜心写画之“贫儿心志”,更另添加一黑瘦之狗趴卧其侧,遂分明亦令幅中所蕴,越发得以丰富且是生动。品咂其整体弃实为虚之感,自觉有如传统戏剧高度“会意”之布景方式焉。 己词意画作四帧,六月上-中旬所得——3、《曲峡疏星隐渡 危崖孤鹳低飞》。由己词《江月晃重山》之句得画。当日这同词牌之作数首,唯此对偶句最称特出,有友赞曰:“所呈意象,疑似天语了得!”而自家亦视其为箧内有数之佳语。故向日已尝用于画题。昔画原亦无甚大不是,唯觉整体色墨疏简单薄了些,力度稍欠。今作乃力求在黑沉、雄厚、生涩、完整诸方面用功,并将旧境中些许无关宏旨之配景舍弃,由是更感浑然一体、题意突出。其深杳细微之内蕴,既可觅于画幅;满纸幽粲墨光,亦属有目共睹。兹何消赘述。但有一感甚是确切:吾画者同时长于文辞,是真“占起手”也,一来何用以他人之诗词文句为己画题,二则己箧中画题虽至万千,也不仅不致雷同,且事实上各呈趣味。 己词意画作四帧,六月上-中旬所得——4、《逍遥吟·白云迷失春山路》。己自度曲辞境。取春日斜辉下川原一带,放眼山云缥缈,溪滩湍急,乳燕轻飞。云日柔光下庄田竹树,寂林落花,平桥小艇,并陌上采桑之女以及“野饮闲归”之人,一切莫不如文辞所述。可称此心意趣借不同表达手段所为者。尤以清美静净、灵动飘逸之画面感觉怡人胸襟与眼目。………………·精研艺术,细品人生··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4465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61)

昔游台湾得垦丁、白砂、猫鼻头题材画作数帧·(2014年)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一仟零三十二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此后在台岛南端的垦丁一带,游白砂与猫鼻头两处海景。前者为有名电影《少年派奇幻漂流记》的一处拍摄地,为此还立了一尊雕塑,即影片中的船儿与老虎。电影本身之奇幻,固毋论矣。而这之前,却真个是万没想到,吾身近老,还会并非“奇幻”地随人游历(也非是“漂流”了,呵呵)至此。闲话休絮。只当时兄妹们纵情游乐于海滩之上,颇体会得恬淡凡生之意趣,兼观那风起云涌,波涛喧腾,云霓明灭之间,漫无际涯之海,对吾等示以冥冥造物之伟大雄奇。而后去的所谓“猫鼻头”一处,更是台湾负有盛名的景点。顾名思义,这当然是海滩上有块礁石形似猫咪了。而其处天之碧阔,海之艳蓝,风之飚悍,草之萋迷,尤在此心留下极其美好与深刻的印象。特别是当时夕阳西下,刚拢那儿,即见一抹金辉恰将近前之物照得亮黄黄地,映衬着远方的彩霞幽海,那景致,端是堪称动人心魄。而且顶冒着大风走向观景台的那一段路,这人的头发都被吹得逆竖了起来;两旁荆莽间,此前犹未见识过的一些热带水果的植株,亦错杂森密,令人觉着神奇有味。观景台上,极目远眺,纳入视野的,也不知是中国的南海抑或是菲律宾的海域,总之是非常使人感到心旷神怡的罢。然后于暮色中离开此地,连夜乘车掉头折向东方再折向北方,以开始这环岛之行的回程。暗夜中,道路崎岖且复漫长,汽车行驶上了好几个钟头,才到达住宿点。这沿途略觉诡秘的现实视觉印象,加上自家固有概念中对这基本地形方位的认识,亦然叫人感觉有其艺术意境,遂终得此示之末后一图。此所示之图共四帧:1、《老来亦此作漂游》;2、《台岛南涯》;3、《猫鼻头》;4、《垦丁暝夜》。 后又得《一猫扑向海滩头》与《台海碧波》两画,附上。 另有事后根据当时这一二日内感觉得来之诗两首,同附于兹—— 五言律诗二首 1、高雄 爱河残日外, 暮陆远霞中。 憾意千波隔, 衷情两岸同。 海风将泛绿, 乡土固犹红。 总为行今世, 人间路渐通。 2、垦丁 伫足白砂头, 叹观沧海悠。 身临奇幻地, 意许古夷州。 突岬称猫鼻, 蜷跔类树瘤。 赏心犹未竟, 折道毕南游。 (总 1099 篇之第 1032 篇)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8763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55)

独游南麓见旧踪有感  (2021-06-07 10:30:57)
独游南麓见旧踪有感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山中春色岂无边, 因与朋侪惜盛年。 林下清欢寄杯酒, 齐舒逸气啸长天。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765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59)

六月初头得画两帧  (2021-06-05 10:29:42)
六月初头得画两帧—— 六月初头得画两帧1、《落梅风·正月》。己词意画作,其境既如文辞所示:“山岚清影绕春晨,寒阳淡映吾身。倚门放眼意微醺,傲烟尘。  冽溪阴岭停云处,疏林隐见梅痕。觉它幽远渐归真,杳芳魂。”却是吾辈乡间生活体验,只将实地幻化,似真犹假,虽假还真。最以画中山乡迷茫早春那份荒凉淡泊却又似暗含生机之悠长情味撩动此心。那凝伫于屋檐下之人,果为昔年吾辈耶?而此子心目所系、溯缓缓溪滩以远之若显若隐梅林,其摇落芳魂,则不知又为何者矣! 六月初头得画两帧2、《青山远·秋暮》。亦为己词意画作,且亦是既经虚幻变异之昔年乡间生活体验。词曰:“苍岭成围,望断遥天雁字飞。寂塘泛月竹声稀,晚烟垂。  小窗灯火微明处,似见吾身拟作为。读书将到夜阑时,勿须催。”画以其直观鲜明形态,固已将此僻乡野岭晚来秋之荒静寥落感,一览无余予以呈示。尤其简洁、洒脱、自信之阔大笔触,点厾挥写间,绝无阻滞,更觉斯情斯境,确是源于吾心之隽永记忆。看那昏暗幽窗,油灯微明;茕独一子,伏案攻书,此真乃吾生彼时彼地真切写照也。而远外正对的那一弯浑茫缺月、扭曲雁字,并寂塘内好似恰在轻摇慢晃着的淡淡月影,在田间疏疏落落几许垛草的映衬下,虽只寥寥数笔,也俱甚是达意传神。至若欲要聆听甚或捕捉那弥漫在沟野壑梁间之阒然秋声,却仅感知存在、顾而无痕者矣……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237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60)

昔台湾行得阿里山及高雄题材画作数帧·(2014年)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一仟零三十一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游台湾,这阿里山行程自不可少。因打小即闻慕其名,所以抵到尚未实至其山之前,皆一直还在憧憬着它究竟会是怎生一般模样。既随车渐至且驶入山中,遂才发现,要说其不同于它山之根本处,主要的,恐怕也就只还在于山之下段那遍布坡麓的槟榔树林。当然,以旅行社这种走马观花式的游程,也不可能还去探访那深山绝壑间的险奇景致与稀珍植物了。旋即停车于一个今之所谓“原住民”(系属“邹族”,而从前则通称作高山族)的村寨,在此参观了解其氏族概况,也观看其歌舞演出,并吃上了一顿很有风味的午餐。印象最深的却是整个环境。那真堪称是建造得花团锦簇,装饰得亦既美丽、又卓然不同于此前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地方。加之寨子周边尽皆种茶,田地都显得茸厚整齐而且碧绿爽洁,因而看上去竟宛如一个与世隔绝的童话中村落一般。毕竟吾辈行色匆匆,转瞬又离别这山,回到尘世,开始下一段行程。今,依据当时感受及照片资料,得画图三帧:一虽曰《阿里山道中》,实际上已是其整体大貌;其二曰《野山芳寨》,抒写漫步于那寨中的实地感受;其三曰《云散乃见高山青》,却是伫立于彼,纵目四下野岭云山之爽心印象。及待当日黄昏时分到得台岛南部的高雄,乘汽船至当地旗津半岛,上岸游走了一阵,也算是见识了今生在此之前不曾料想过的景象。暮色中,同行的家人们逛店去了;吾独立于海港边,遥望黑暗中的远方,心知那即是台湾海峡,真是感慨万千。回想当初那举世炎赤的时代,有歌曰:“我站在海岸上,把祖国的台湾岛遥望……”若此云云。孰料今者,则又是独站在海岸上,把暮色中的“祖国大陆”眺望矣。既经于此,事后乃又得《高雄落照》、《旗津暮霭》、《旗津之夜》与《神州远外赤云幽》数画,兹随文并示之于此。后再得《青山拥簇槟榔树》一画,附上。 另有《锦缠道·题观阿里山邹族寨》词一首,此同附上—— 锦缠道·题观阿里山邹族寨 久据高山, 朴野以称“原住”。 狩归时、 种些茶树, 房前屋后皆花圃。 艳赛三春, 遍地弥芳絮。 世间于此何? 杳如烟雾。 踏流云、 纵情歌舞。 淡泊身、 愈觉逍遥甚, 恬然耕织, 永结神仙侣。 (总 1099 篇之第 1031 篇)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4497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53)

2021、4、30-5、29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 1、《嵯峨沉壮势凌云·昔巴山豪强寨》。舍旧作不称意处,不再取云淡风清中感彼萧疏荒白存在之境,而径以深沉暗黑茁实之势,示其伟然意态。同时亦去其作为“凭吊者”出现的小小点景人物,唯仍留高空傍近险寨飞翔之鹰,以增加画中生气并示之感怀意味。整体山形则构之以奔趋揖让之态;断崖之下,迷雾中隐见湍然山溪。些许不同表意之房儿或别的建筑,自是必须作出的了。而那“所凌之云”,也须是慎重对待。除却弥漫峰岭壑梁凹处乃见其流动之概,犹特于“山寨”稍低之位,结作一大团升腾状之云朵,从而顿觉似乎有甚蕴意焉。顺带说明,此基本山势也,熟悉吾人吾作之友士,或已能看出,其实这便是由“紫云山”、甚或莫如干脆直说“金华寨”演变得来。呵呵。2、《空山新霁·游璧山天池村得境》。径将日前夜宿这乡野山池近旁遇雨所得意象,由诗转画,乃成斯境。当时大雷骤雨之后,寂夜野山,空旷清泠,云沉麓岭,微月复出。四下里万千流泉,一齐倾注于因久旱既已干涸透底之池塘内,顿令其平地起水,乃几至又及素常形态。彼时也,已然势若苔藓地衣之满池嫩荷,重新昂奋伫立;草岸间无数鸣蛙,亦因“天公恩泽”叫得更欢;而池畔农家所饲鹅鸭,则难待天明,立时便欣欣然举蹼扇翅,三三五五结伴入池,嬉戏洑游于水面焉。吾夜醒感此场景,凭画者特具之“手段”,将其“完整复原”,以飨众人——无论未及斯境之士,抑或虽同游于此却亦然无法将此全景呈现(即便使用摄影器材)的几位至亲,连同无关之其他游者,甚至于当地“原住之民”。另,画中右侧房屋特地“臆造”一亮灯之窗,自然一则是为“暗示”吾人在此,二来其本身也为画面平添了些许对比之意趣。为表达这浩繁细腻的场景,定然是不宜以过于“粗枝大叶”的手法了,此似亦不须再多作解释。一并附上原诗,以助“读画”及玩味诗画两艺之异同:“惊雷声既衰,骤雨注干池。遍野鸣蛙蝈,盈畦起豆葵。麓梁云欲散,天际月痕滋。浅梦醒来早,吟诗拂晓时。”3、《春花终将谢 生趣亦无涯·游璧山天池岸得来》。兹全出以对前画内容、形式、趣味及技法之反向追求:尖利笔痕与整块粗略色墨,自信、肯定地“速写”这尚属明朗的暮色中,已然“开发”之僻山野湖景象。一切今世“景点”连同其设施如何,皆可想见,休论。唯题旨暗含吾人慨叹之意,乃借此残春芳华飘零、绿草渐深之情味,即兴表达。简率画风,固为自家中年以来驾轻就熟者矣。今繁、简两体交错而为,故放开手笔,一蹴得成,内中似尤显浑茫莫辨之通体视象感。而那急促、缭乱、跳荡且枯涩得几近“飞白”之笔意,自觉亦隐喻某种难以安适之心绪。则此已纯属个人心境,或也只同行之几位至亲,方可顾其“团队”之寂寥,乃得识知者。4、《野寺荒湖灯火微》。同以这璧山天池(一说全称“水天池”)薄暮景色为题,却又变换作宿墨相对深入描画。其略显索寞之将暝景象,藉浓暗湿润色墨展示,而内中并不失明确笔意;整体乃笼罩于一种宁静、幽微且稍带荒率之气氛中。细观之,兹毕竟非真是荒野湖泊也,尤其辽远处那一团清光,分明来自今世某一颇具规模之建筑物,则于画言,又得以平添出几许近乎神异之感。画者题材在手,作何表现,全在于己心;倘更辅之以文趣,当另成意境。5、《暝暮将至 一色水天 终归于涵浑;万点芳华 犹呈其粲然》。仍以这湖山暮色为题,自出文趣以成之。通幅写笔略构大象,辅之点厾色墨,且微加烘染,乃觉林麓水泽间,一派淡淡清润气息,已然弥漫焉。如题,近前滩岸草木之花茂繁幽灿,而其势分明却又似已将凋零;有女惜此残春,倚坐芳丛间,正用手机,留下这果堪珍视之景象。寻常山野水岸,如若一一据实写生,更有甚意味?所谓文心艺趣,恰可逞之于是。6、《昊天久旱 瓜豆之畦既如龟壳;防意若城 鹅鸭之池亦类琼田》。忆写那日在此天池村闲游所见山乡春旱景致。一切触目已知毋须描述。然则这恰巧可以吾辈毕生不常用之所谓“浅绛山水”表现之。而其漫目淡白轻赭渴笔正如晴干景象之外,又特以清润色墨,将那碧鉴也似的一泓方塘,连同其浸渍所及的周遭一带,俱作令人信服且是饶有意趣的表达。另,微茫跳荡兼示以视觉辐射性或风向性的点厾笔意,亦为画面平添了几许虚灵、乃至光波浮动之感。唯自家咬文嚼字习惯所致,题款之语,斟酌之后,稍事更改。7、《骤雨夜 臆中遥对水天池……》。忽忆及那晚雷雨骤至,此身蜷伏室内联想里许之外,几小时前尝见风平浪静之所谓“水天池”,此际又当是怎生一般模样,于是灵感顿生,大笔狂扫,遂得兹画。其满幅强劲动势,固不消再说。尤其将那“吾之居处”与这臆想之中的“主景”两相联系,居然立时奇境生发:惊电恍若俗话说的“金豇豆”般高悬那厢,眩目之光,照亮且是“推出”那本不可见之“吾居”;而光照所及,更与散乱之雨丝风迹,浑茫搅作一体,进而形成无数忽浓忽淡之色墨层次,由此乃使这原本疏于细节刻画的幅面,亦然丰富多变。现实生活体验于吾艺之作用,于这端是已不容置疑焉。8、《旧游·南麓鹰崖锁大江》。欲重作斯境而另得面目,事实证明,也只各具短长而已。其色墨之“意笔”感固然相对较够,但旧作一些细节之生动性,毕竟亦未可同时“全盘继承”。再者,对这重庆南山本身,多年来的确终已是“发掘过甚”,故尔似乎已不能令自家在作画时一直保持某种新奇与兴奋之感,乃至主要只得择重于“手法”方面的意趣传达。不过,对于“阴郁夏秋之交”山野氛围的把握,兹仍称较为“到位”。此外,幅中舍弃近前密林,同时将点景人物凸显,一则得以稍稍加强萧疏气氛,二来也与原有配图之文(《画中游》“正记”第918篇)所述情味更为相符。但若言及画面旷远之感,显然原画却反倒要胜过一筹了。9、《渔父引》。己词意作,集合同一词牌四小令之境为之。词意本身已明,此姑引用:“牛渡河滩水清,鲫沉凼口云晴,亲家咀上人生。(续)渔妇溪头捕鳞,牧儿地角寻薪,田翁笑语锄芸。(续)岩下春鸠闹林,院中老兔长喑,周遭大野微吟。(续)游子归心暂宁,主人致意极诚,俱欢莫叫杯停。”内中凡可呈形于幅者,大致皆取。而尤重叆叇春云下乡野溪山煦和宁静却又颇见生机之概。画中写笔相对匀柔,色墨层次明晰澹远,其事境之清美,小类武陵源焉。似当属吾箧中可予雅俗共赏者。10、《初夏·踏歌词》。仍己词意画,全词之意亦明:江野浮云气,池廊蔽水光。蒲间高柳出,莲下稚鹅藏。幽径薄纱凉,寂院素薇香。——不消赘述其意,唯尤将斯境以“中式笔墨”表达初夏清和明艳之色光意象,一切云物,俱藉斜带而下之构图,与随兴然则明确丰厚之具体点厾挥写,径呈于观画者目前。除文字中既已描述之外,那遥遥相对的两位点景人物及隔岸可望的小舟,显然亦另生意趣。兹新得画境也,吾人构作之际,分明觉着江风拂面,池荷暗溢淡香,云日光照之下,水波轻泛万点斑斓,且隐微间若闻召唤,于是乎心儿竟直在胸腔内噗噗欢跳,真个乃是由衷向往者矣。11、《赞浦子·山塘泳趣》。己《乡间杂诗》附词之境。文辞尽言其事:“处暑闲无事,思凉自有情。潋滟波光好,呱啦笑语清。  岂管饥肠久转,犹称贱体能行。仰见斜阳下,长歌浩月明。”今径取此前亦尝入画之本队“秦家沟”景致,融入盛夏夕暮之际日月同见于空、山野光雾弥漫间林中塘儿明澄若镜、数子(自不消说乃吾知青辈也)“乐以忘忧”洑水嬉玩于彼之特定情形,遂另成其画趣。全幅出以大小粗细相间之笔,或挥写点厾,或就势渲染,悉成可信却又略觉奇妙之意象。而其色墨兼容所形成之适时光照感,亦有助于整体气氛表达,可称与原词所具之俗生日常风味相得益彰。12、《太平时·遥忆》。己词意画。全词曰:“硕树高冈俯急河,出山阿。夕阳沉水淬清波,动渔歌。  小阁微开传锦瑟,夜婆娑。烛光辉酒且如何,醉颜酡。”事境亦既见文辞。兹词昔日于“中华诗词论坛”上曾颇受好评,并承诸家热情议论。只这转而为画,取其僻静旷渺急促幽丽之概,寓温馨凄美于残阳西坠入河前那一瞬动而难永之基本态势,并借俯瞰之下滩岸水波湍险缭乱之视象,予以会意且兼夸张之表达。通幅色墨浓郁,粗中有细之笔调纵然不失沉静,整体感觉却似瑟瑟不安,于是呈现一种无法言传之奇特意味。乃属箧内自具一格者。本月画作至此止。 文中所涉画作,俱已上传于本人QQ空间相册(896274483)画库中。此帖附图为文中之第11帧:《赞浦子·山塘泳趣》。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待日后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QQ空间相册地址—— https://user.qzone.qq.com/896274483/main …………………………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1385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57)

五月后段得画数帧  (2021-05-31 09:53:25)
五月后段得画数帧——(附手记,顺依前序) 五月后段得画数帧8、《旧游·南麓鹰崖锁大江》。欲重作斯境而另得面目,事实证明,也只各具短长而已。其色墨之“意笔”感固然相对较够,但旧作一些细节之生动性,毕竟亦未可同时“全盘继承”。再者,对这重庆南山本身,多年来的确终已是“发掘过甚”,故尔似乎已不能令自家在作画时一直保持某种新奇与兴奋之感,乃至主要只得择重于“手法”方面的意趣传达。不过,对于“阴郁夏秋之交”山野氛围的把握,兹仍称较为“到位”。此外,幅中舍弃近前密林,同时将点景人物凸显,一则得以稍稍加强萧疏气氛,二来也与原有配图之文(《画中游》“正记”第918篇)所述情味更为相符。但若言及画面旷远之感,显然原画却反倒要胜过一筹了。 五月后段得画数帧9、《渔父引》。己词意作,集合同一词牌四小令之境为之。词意本身已明,此姑引用:“牛渡河滩水清,鲫沉凼口云晴,亲家咀上人生。(续)渔妇溪头捕鳞,牧儿地角寻薪,田翁笑语锄芸。(续)岩下春鸠闹林,院中老兔长喑,周遭大野微吟。(续)游子归心暂宁,主人致意极诚,俱欢莫叫杯停。”内中凡可呈形于幅者,大致皆取。而尤重叆叇春云下乡野溪山煦和宁静却又颇见生机之概。画中写笔相对匀柔,色墨层次明晰澹远,其事境之清美,小类武陵源焉。似当属吾箧中可予雅俗共赏者。 五月后段得画数帧10、《初夏·踏歌词》。仍己词意画,全词之意亦明:江野浮云气,池廊蔽水光。蒲间高柳出,莲下稚鹅藏。幽径薄纱凉,寂院素薇香。——不消赘述其意,唯尤将斯境以“中式笔墨”表达初夏清和明艳之色光意象,一切云物,俱藉斜带而下之构图,与随兴然则明确丰厚之具体点厾挥写,径呈于观画者目前。除文字中既已描述之外,那遥遥相对的两位点景人物及隔岸可望的小舟,显然亦另生意趣。兹新得画境也,吾人构作之际,分明觉着江风拂面,池荷暗溢淡香,云日光照之下,水波轻泛万点斑斓,且隐微间若闻召唤,于是乎心儿竟直在胸腔内噗噗欢跳,真个乃是由衷向往者矣。 五月后段得画数帧11、《赞浦子·山塘泳趣》。己《乡间杂诗》附词之境。文辞尽言其事:“处暑闲无事,思凉自有情。潋滟波光好,呱啦笑语清。  岂管饥肠久转,犹称贱体能行。仰见斜阳下,长歌浩月明。”今径取此前亦尝入画之本队“秦家沟”景致,融入盛夏夕暮之际日月同见于空、山野光雾弥漫间林中塘儿明澄若镜、数子(自不消说乃吾知青辈也)“乐以忘忧”洑水嬉玩于彼之特定情形,遂另成其画趣。全幅出以大小粗细相间之笔,或挥写点厾,或就势渲染,悉成可信却又略觉奇妙之意象。而其色墨兼容所形成之适时光照感,亦有助于整体气氛表达,可称与原词所具之俗生日常风味相得益彰。 五月后段得画数帧12、《太平时·遥忆》。己词意画。全词曰:“硕树高冈俯急河,出山阿。夕阳沉水淬清波,动渔歌。  小阁微开传锦瑟,夜婆娑。烛光辉酒且如何,醉颜酡。”事境亦既见文辞。兹词昔日于“中华诗词论坛”上曾颇受好评,并承诸家热情议论。只这转而为画,取其僻静旷渺急促幽丽之概,寓温馨凄美于残阳西坠入河前那一瞬动而难永之基本态势,并借俯瞰之下滩岸水波湍险缭乱之视象,予以会意且兼夸张之表达。通幅色墨浓郁,粗中有细之笔调纵然不失沉静,整体感觉却似瑟瑟不安,于是呈现一种无法言传之奇特意味。乃属箧内自具一格者。本月画作至此止。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5412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52)

·涉笔成趣·憩息。片时小梦……江南达者 童山雷 ·涉笔成趣·憩息。片时小梦……多年来,难免有不少“出版人”询及这厢“有无出书(或画册)计划”甚的。要么未予搭理,要么皆以“暂无”谢绝了。其实当然有。只觉时机不对,且事实上不该重复出些,弄得个零零碎碎的罢了。再说,当今可不是他付给你稿费的时代呀……那日半醒之间却忽想到:倘今头脑发热,不管不顾的,兼之就算是所有内外条件也都许可,这就把此生预计中的“12卷集”出了,那么又会是个啥模样呢?意兴所至,一时尝试以“Photoshop”给自家做出了个“童山雷12卷集书脊效果大样”,看看排立在书架上的视象感—— ·涉笔成趣·憩息。片时小梦……坦率地说,看了倒也真还有点儿动心。就算是自此“封笔”,余生都“袖手”做个清玩之人,也都毫无疑问,可留下这么个规模的“全集”啦,想来毕竟值得欣慰。但问题又在于:自己可不可能从此不写不画的,就守着一堆既成之物闲度时日哩?全集已成,新出之作当作何处置?旧作看来看去不中意了,又当咋办?关键,尔以为按时下出版规矩,出这种规模的书,所费银两,会是小可之事么?更遑论内中还未见得是样样东东皆能“过审”的呢……所以,理性跟即回复:此亦只当是一时玩玩有趣罢!看着这些其厚薄基本已与实际内容“体量”相符的“虚拟书籍”,再关照一下自家“日新月异”的文库与画箧,这人也就越发变得清醒……忽而又偶见那天在游玩途中所摄的一张小照,觉得似乎颇与时下面对的情景相吻。不是么:这人已沧桑,一时小倦,含笑耽入梦想。手边行囊虽觉“丰盈”,腰间包儿则未嫌鼓胀;几个盘缠,还得顾及余下游事呢。何况乎,周遭环境,犹端是未可知也……呵呵呵。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628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53)

新山水畫訣  (2021-05-28 10:06:47)
今按:重发个繁体字版的。首发已过去几年,想必都快“消融”于网海中了,此不妨为之增加点“浓度”…… 似这种近乎“骈赋”般的文字,写起来最是考验人的耐心。不过,今生既迷画道,又迷“文道”,也说不得了。这直承古代文人墨客的东东,总不宜于用今行帮师匠授徒般的口头语来表述罢。呵呵。 另,这特发繁字版,多半也只图个“玩趣”而已。任何认真读过此文的人,肯定都不会真个将其(连同达某其人)视作“十足古董”的。         辛丑初夏  江南蜕心堂 ………………………… 新山水畫訣 江南達者 童山雷 今畫山水,氣格為上,筆墨輔之。畫者以沖淡情懷,感天地萬物大境,秉探幽訪微心志,直入渺蕩玄虛,捕捉造化精神,而于尺幅內率意表現。既審度千里于腦海,復謀劃平面于胸膈,凝神斂氣,驅墨布彩,諸象乃一一自然發生。方當彼時,必具吞吐大荒之豪興,自覺可代造物者立言。所畫亦同自然物候,首須區分四時節令、朝曦暝暮、風雨陰晴。春景柔媚,如十三女兒天真爛漫;夏意沉郁,如人之盛年,雖似無為而勢欲勃發;秋境疏爽,最具情致,收放之間足寓悲喜;冬味寂寥,多主斂藏,則看將死滅卻生機存焉。拂曉,一縷陽精未出,千山嵐氣微動。既出,川原禾草復甦而人意熙然。待霞光盡散,覺雲華初結。村落歷歷畢現于大野,街鎮悠悠澹隱于輕塵。卓午方至,影像明晰,百物輪廓堅挺;時之將晡,光霧迷離,幾欲致身倦怠。斜照下轉而風景奇好,漫目青山,直連天際,角隅處少露一二水濱。漁唱中益顯溪浦開闊,數點白帆,駛向江頭,迎面者多屬浩茫灘岸。薄暮黃昏,情味忒足。黛嶺似並刀剪得,含玄帶紫,恰嵌入凸出般愈見其靚麗之空霄帷幕;殘陽如燕脂染成,挾硃灑金,猶留連返照時漸趨于寂靜之家國河山。暝夜降臨,新月升起。竹樹搖曳涼風,螢蟲點綴幽火。僻野或仍幾重黑暗,鬧市則必一派光明。夜闌人睡星未閑,晨興月落霧又起。晴光接踵至,和煦明朗或當艷熾,畫時縱不置實影而目睛可感;霾氣迎面來,沉郁陰翳偶然暗黑,幅內猶得存虛靈令鼻息微通。配以四季昏曉,推之八節晦明,諸多變幻,已是無窮。倏爾雲舒草動,有風或輕盈,或勁健,或急促,或飚猛,更夥同寒熱,驅將燥濕,吹拂之下,天地間愈覺神態活泛。進而溟空降雨,或潤物無聲,或淅淅瀝瀝;或羅織帷幕,或如注傾盆;或翻江攪海,或涵滅太虛;或掠空過翼,或不絕若縷。般般景象,皆足由丹青寄志托情。倘兼掣雷電,一發好似震撼宇宙而警人心魄。霜露霰雹難能顯示,畫圖中借會意以傳神;冰雪虹霓必須彰現,色墨內因賦形而寫貌。大千世界,造物猶留駐多少開創痕跡。畫者雖非據實摹仿,終不得不順乎情勢,乃求與己心境合拍。山體為畫之基本骨架,以定通篇構形,因而首重之,其大小開闔、起伏奔趨之勢,堪稱畫中一切有形之依托,由是各呈千姿百態。嶺勢延綿,峰形峻突,巒意圓轉,丘趣朴拙。崗岩偶或奇崛,坡麓多屬緩平;溝壑時見幽深,川原每則曠闊。林中樹木,株株有形,聚眾而成其勢態,雖廣大森密,為陰陽之故,須有高低斜倚之別;麓畔屋舍,幢幢異色,落單愈顯其情味,縱孤獨疏離,以類屬之緣,猶存顧盼吸引之姿。城鄉必得劃分區域,然都市周圍,久失明白界線;壟畝多已結作整片,但路橋邊角,仍余零星圃畦。水旱莊稼,因田土特色迥別而形態有異;牧漁營生,以草澤格局規定致面目不同。大漠悲涼浩瀚,放眼一派枯竭闃寂滄海;戈壁死滅蕭索,舉足多屬蹭硌燙灼荒灘。雖此際永恆干燥,而或它處清滋潤滑。除昊天時降甘霖,地亦靈泉暗泌。涓涓細水,匯以成流。在高則懸瀑飛濺,沫氣升騰;墜至低凹深陷之地,為潭,成淵,溢而依次復作溪、河、江、湖,穿行峽壑,漫越川原,屢屢交匯,待其勢大而奔涌入海更作洋流。其水之為流也,當為畫中之本質屬性。靜謐時縱為窪澤,池塘,潭淵,湖浦,灣沱,如鏡映物,然終亦自有注入溢出之口,方不致腐竭且得其游走之概。又因水性至柔,必以地勢規囿得乎形態,或平緩,或曲折,或狹束,或闊坦,或從容,或湍急,或深邃,或浩茫,或更兼因挾風恃雨,泛潮起汐,翻濤卷浪,畢而得成浩浩蕩蕩威勢,亦成千變萬化形跡。自然外力推波助瀾,猶不掩水勢本身高下環轉之態。是以畫中凡鋪水面,必詳審其走向,細品其塞流,方可定其何者居之于上,何者雖不可見而天然吸納之。又,水最具情調,最具不同形態,亦復最具莫測之性靈:可為汽作雲,凝露成霜,下雪降雨,結冰化凌,繼而澌幻蒸發,以完其在天地間之無限循環。凡此般般,人俱可見矣。要之:但有水意在,一切僵固之物境,悉可藉其賦與神妙,盡顯靈動鮮活。是以丹青畫手,豈得不予潛心體察。至若具體苔石竹樹花卉之類,固然于繪事皆極端緊要,但前人既將其物情畫理言透,故畫者只須以其虔誠心念,于造化與傳統雙向參悟、並酌情納入自家藝格而已。乾坤大境,古今一貌。然今種種新物層出不窮于世間,山水畫者,又焉可回避。如彼舟車橋路、屋宇堰塔之屬,雖古亦有之,而今之形態規模,已是絕然不同。況復更有超乎古人意想者相繼面世。欲將此類形色材質俱屬規范鮮明之物事,恰當植入自然景物中,果是大費經營。夫既存于世之美景麗色,何者不可擷之于畫?唯須畫者誠秉藝文情懷,休作過度描寫,自然而然,點到為止,以表達其清新意趣。即如畫中人物點綴,今之山水,亦必迥別于古人。總之,吾儕所為,豈可因襲舊式圖譜,或如實抄寫自然景物,當屬有情有趣、尤富詩意文心及今世審美觀念之畫作。其根本依托也,仍在于傳統翰墨,每強其內在筋骨之余,須並重水、色、紙性,果令其得成畫幅假定空間之全方位混合運用;偶或技法出新,卻斷非工藝制作,誠所謂幅中處處猶見蒼潤筆形焉。噫吁!畫道君子,雖是各秉其性,志趣亦有差別,則此看似簡明實或幽玄之理,確須皆自細心參透。當信皇天不負苦心人,倘將此持之久遠,腕底終能得成類乎造化之功。             丁酉初春   江南蛻心堂 參考並承襲:  (唐)王維《畫學秘訣》 (五代)荊浩《畫山水賦》 (宋)郭熙《山水訓》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4935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58)

第一页 <<  4 5 6 7 8  >> 最后页 


发送信息 Χ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