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童山雷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轻松驿站   工具箱


个人资料

童山雷
重庆|南岸区
擅长:国画
积分:8946
级别:7

入会情况:暂无信息

今日访问:8

总访问量:799366

最近登录:2020-01-20 10:53:59

  

最新访客

最新评论

数据统计

今日点击:8
总点击:799366
日志数:1325
图片数:87
最近更新时间:2009-07-31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日记
村小·《乡间杂诗·远年怀想》配画·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九百七十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在乡下时,另有一较为深刻之印象,那便是对遍布于各社队的学校的。当然,细分起来,那乡村学校,社之校,一般都为“完小”,甚至于还带有“戴帽初中”;而队之校,则基本只有小学阶段的中低年级,习惯上即被人称之为“村小”。知青在乡下时多有在各级学校代课者。咱的情况多少有点儿特殊:虽是后来被当地所谓“区高完中”弄去代课,最后还正式“入编”了,可在此之前,却无论在社在队,那是都没有过份儿的。不过听说本大队情况似乎也与它处不大一样:或许是当地领导格外看重“教书育人”(也可能仅是“教书领薪”)之神圣权利罢,反正,说是自来就没有过知青进校代课的。而这所说的“校”,又是怎样一种情形啊!据自己先后从旁对好些所这种乡村微型学校的了解,发现其实情况大致都差不多的。多年之后,在《乡间杂诗·远年怀想》中,自己曾有过一首径直名之曰《村小》的七言律诗,特地对那学校作过描述。现不妨就将其录附于后,以作为对这儿所出示的同名之画的大体注解。当然,诗与画毕竟是不可能一一完全对应的,就姑且让二者彼此都为对方提供或拓展让咱人想象的空间罢。相信这一点,也毋须在下再对读者诸君多说什么了。 村小 黄泥院坝宽三丈, 四面皆空哪用墙。 一处歪斜炊爨屋, 几间伧陋读书堂。 师尊或作夫妻店, 学子多排兄弟行。 却乃人文滥觞地, 滋毫发墨逸幽香。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纯粹为远忆当年所见乡村“学堂”最基本的面貌与作用。而至于说到每个时期那“学堂”所贯彻的“教育方针”为何,以及教育实效怎样,则显然都不该是可由这样的文图得能议及的了。 (总 1096 篇之第 970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3525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4)

“海南游”题材之画(下)  (2020-01-16 10:28:43)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zg1NjA1OA==&mid=2699435396&idx=1&sn=d2df0838ee97abee544621fd8dc08288&chksm=bae2a2518d952b4784cb3f0683eee3ce6725c1def397ba1536e1c6762860700fedc8a1e0fa26&mpshare=1&scene=22&srcid=&sharer_sharetime=1579141141521&sharer_shareid=7f0a7423a2d1449ccb40069d7abd5770#rd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370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21)

晓月未残星有光·《乡间杂诗·远年怀想》配画·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九百六十九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面对这幅题作《晓月未残星有光》之画,吾人不由摇头默笑,腹内亦自暗暗叹息。此是昔年吾辈乡村生活中一个颇出于无奈的场景。那是1975年国内“左”至无以复加的时期。虽现实生活极端艰难且是具体,但那各种不着边际的“高调”,却是吼唱得震天价响。就以这儿所涉及的小事为例罢:当时,上方规定各村队天亮之前也必须得有“山头广播”,以宣扬“革命方针政策”。而象这种事,老实说,以普通农民立场看待,诚所谓“无欲无求则自刚”,满可以置身事外;因而这事,自然也就落在了“有欲有求”——欲求改变自身现实处境——的全体下乡知青及一部分回乡知青们身上。本队当时的现状是:尽管也有个别回乡知青,但其因很有自知之明、不甚“好高骛远”,倒是甘愿就在故乡踏实为人,因此也就并不想要积极地作什么表现。依咱这人的心性,倘事情止于此,自家也决不可能还去多那窝心甚至恶心之事,硬要赶上去,搞啥“山头广播”了。然而偏偏一同下乡、同吃同住同劳动且是时时都同被乡民们提起的人:身边的那位伙伴,却觉得肯定该是咬着牙都得象那样去做。——凡是明白人,皆不难看出,既象这样,假若自己不跟上去,事态又将会是怎样,所以,也就只好真的是咬着牙,跟上前干呗……可要知道:那是在原本便已苦累至极的状况下啊,这平白又将起床的时间天天都再赶前一小时以上,还跑去那荒冈上端着话筒“扯声卖气”地做那事,这份苦楚,真真是可想而知。好,既已说明原委,一切细节,似不用再啰嗦了,留待读者诸君观画时自行推想罢。这儿只是将画题所属的那首七言律诗(当然仍是自己《乡间杂诗·远年怀想》中的)整个附上,以助于了解一点相关情况—— 山头广播 晓月未残星有光, 喇叭嘈杂漫沟梁。 鸡声四处作惊应, 人语三遭成笑腔。 嗟尔知青充积极, 诩吾农汉实疏狂。 回心细想亦无奈, 转骂何来屁文章。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为了有助于各位理解昔日情味,亦另将昔年描述其地事境之文字附上一段——     ……    洪波对同伴最不满、同时也最是感觉无可奈何的一件事,还是方春庭一回来就发起什么“山头广播”这点。本来,在此之前,大队对各生产队就有这个要求:每天黎明时,各自都在就近的一个小山包上,用传话筒向社员群众宣传一下批林批孔运动的伟大意义。不过本队始终都没有把这项工作抓起来过。而此次方春庭一回到队上,就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的争取“政治表现”的机会,所以立即就着手搞起了这件事。他不管究竟有没有人愿意去听那种连篇累牍的“宣传材料”,每天清早都拿着上面发下的文件和队里的那只传话筒,去到那位于本队中部的一个小坟包上,哇啦哇啦地吼读上一气。   洪波从心底反感这一类虚伪的、形式主义的所谓“宣传”。他一听见那些喋喋不休、漏洞百出、完全没有一点说服力的假话,就似乎感觉得自己连脑袋都变大了。正因为如此,所以前段时间他一个人住在这儿时,尽管也明知这是一个“挣表现”的好机会,但他都绝对不愿意去招揽这事儿。然而这时他却是身不由己了。因为他明白,两个住在一起的知青,如果一个对“政治宣传”十分热心,另一个却对此表现冷淡,那么将会产生怎样一种后果。于是,他只好窝着一肚皮火,也开始干起了这件差事。他和方春庭一人一天轮流着干这事。出于气愤,他想,他要干,也就要比对方干得好,才行。他也真做到了这点。他每天都按时上坡,选择的时间早晚也比较恰当。而方春庭呢,在这一点上却把握得特别不好:心血来潮的那一天绝早就打着一把手电筒去读那些文件,以致影响了农民们的瞌睡,使他们感觉不快;有时贪起睡来呢,却又很晚都出不了门,甚至干脆顾不上这事,因而又引起农民们的笑话……而两人能够搭成一人一天去作这事这项协议,则主要原因有二:一是队里觉得这才公平,其二呢,事实上也不可能由某一个人天天都来煮这大忙时节的“早早饭”……   整个地说来,本队的社员群众和干部们对他俩的这场“竞赛”有如下评价。   住在山头广播点正下边的汪永乾笑道:“唉,两个知青,为了想回去,硬是拼着小命在干罗!不光白天黑夜的同我们一道搞‘双抢’,清早巴晨的,还要顶起星宿,跑到观山坡上去,象鸡公打明样的叫上半天!可怜,——依我说呀,光看在人家这一点上,都把人家两个弄回去算喽!”   文谢天说:“好象他两个还是比起在干哩?”   方二菊接口说:“那不是么?我早就注意到了:每回,只要老洪哪早上稍微出去早一点儿,第二天早上,老方保险就要比他出去得早得多!”   刁耗儿说:“反正我说,这也不能算是积极!不信你们看,只要考学那事一过,保证他们就没得恁好的精神了!”   上魁元纠正他的同族兄弟的话说:“老弟,也不要恁概说;换上你我,也是球一样,——人嘛!”   陆队长笑嘻嘻地说道:“我只在想,可怜老洪跟老方象恁个吼一歇,干一歇,不晓得最后好事儿到底落不落得到他两个头上呦?不要又象去年那样,到头来,还是大队干部些的舅子老表,才有搞头!”   后来七队搞起了山头广播的事传到大队干部们耳朵里。他们都象这样说:   “那两个知青还是对。其实,我们做这些工作,早就该依靠他们!”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下去,洪波和方春庭都明显地拖瘦了好大一圈。眼下,他们不光是在外面忙,而且一些家务事也非得及时处理不可:自留地的麦子早就该割,红苕地急需快办出来,豇豆、四季豆也早该上架。事不得已,于是他俩只好从百忙之中专门抽出了将近两个整天的时间,加紧地处理完了这些事务。使两人稍感庆幸和欣慰的是,最近一直还有着一些胡豆杆、豌豆草和麦秸可以供他们烧,否则,还得要在这种情况下,花上很大的工夫去弄柴…… (《红尘心蜕·乡中苦斗》) (总 1096 篇之第 969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8967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13)

·达者论画兼论当今中国画坛两“大家”·     ——辑箧内三则旧文并共拟标题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画可有土气,但不可有俗气;可有霸气,但不可有恶气;可有生涩气,但不可有燥辣气;可有悲情气,但不可有苦逼气;可有甜美气,但不可有狐媚气;可具备时代气,但不可沾染时髦气;可固守文雅气,但不可执于迂腐气;可寻觅异域气,但不可溺入鬼怪气;可暗显圣哲气,但不可明示玄学气。 范十翼艺文之论,非无识见;唯惜自身画中似体现不够,乃至一生画作,多类于古典文学读物中之插画,且尤因“流水线”般粗制滥作而自毁其格。书法则似于习字本中般字字排列,如予圈点,亦尚可及格耳。为人则于世间大受诟詈。事关有无及公正与否,此不宜人云亦云了。但以明处事例言之:其去国归国之事,殊可受来自左右双方之指责;纵使其后来出手豪绰,地震大灾中捐款数以千万计,似也并未真正挽回颜面。唯独如此这般,却在三二十年间“横行”于国朝艺术市场,此真称咄咄怪事。有传言谓军队将官升迁,其作乃为礼中佳品。是果因其人与艺,恰与当今国内现状两相契合欤?       ——偶于微信帖中见相关之文有感 评龙瑞画作 本人于此帖中直言批评国朝体制内“艺术官员”画作。若其只是“平头百姓”,咱的言语或许还温和些,但这社会既认为其代表“高水平”,咱也就不会客气了。象这类相对纯粹的艺术中,什么叫做“好”,一定得有几个最基本的标准:1、潜在之文化性情;2、灵动之气韵;3、或基于现实体验以作严肃而又可观之出新;4、或坚守绍述传统而毕显其精湛之技艺。其既然于此四者中并无任一特出之处,那么,“好”,又从何而来?——再次强调一点:在达某心目中,只有文化艺术水准本身之高下,没有“操弄者”身份之贵贱;而且,唯其“贵”,当然就应该更“高”,因为“高贵”与“下贱”,一旦颠倒,事情真的便是格外可笑……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3375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14)

南麓旧景二帧(得自2014年)  (2020-01-07 11:29:25)
南麓旧景二帧(得自2014年)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九百六十八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日偶尔与荆妻游走南山,又由黄桷古道一线归游。经山王庙遗迹,见其久在施工之处已然完工,却原来并未修复那庙儿,倒以昔日之川黔老路为主题,建了座驿亭在那厢。而侧畔陡壁根脚有一洞穴,其上则将向日掩藏在草树丛中的题字剔补填写出,记得好象是“古驿斜阳”几字罢,亦果是有几分意味。其时春日明媚,放眼周遭,岗峦林树,俱在一派朦胧柔黄间。路旁刚砌成的条石栏杆外,有硕壮老榕新发嫩苞,纤细碧桃繁花将残;崖坎低洼处,一群溜鸟的老者消闲地待在林下,那笼中的鸟声,竟远比野山之鸟鸣来得更加放纵无羁,委实也给整个环境,平添了好些生机与幽趣。既得这感受,归家后,吾为此《驿亭今者傍春山》一画。与实地相较,自然是将过繁之林树,删除了不少,以突出其古驿之荒落气氛。另有一幅题作《但得仙峰傲俗尘》之画,是为途经此径下段得来,亦是在原有景物外,也添了几分新的气象。其山阴之处苔树润泽,白云静绕峭拔之峰,且是巅峰之上古观大殿飞甍朝天,整个与前画所示之境,全然又是另一意味。兹将画同附于此,以供读者诸君藉此亦闲遣情怀。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今者拾此,其人生新的慨叹,亦鲜有所知者。 (总 1096 篇之第 968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617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12)

2019、10、31-11、29·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续前作“鲁韩游”几帧“扫尾”之画。1、《幽光澹影中 孰知黑虎藏何处》。夜色迷离溪滩一片,崖树丛间,散散淡淡,亦见远方亭阁楼盘及景区内装饰之灯晶亮。近前崖壁坎下,有路蜿蜒而至,越拱桥,渐没入垂柳阴影之内。桥儿之上,一子伫立观景,情态似觉怅惘;其即暗示画之主题“不知那‘黑虎’(泉)究竟藏身于哪厢”耶?静观画作,虽仍皆出于写笔,呈象则相对细腻完整,柔和之间,自含一种难以道明的情味。2、《池壁影中夜伏鱼》。回折溪水犹在夜色内断断续续映泛亮光;溪上亦是拱桥横跨,两侧或崖岸高耸,或杨柳低垂。远景塔阁,通体为装饰灯光照亮,与夜空中几朵沉静之浮云两相对照,甚觉有点意思。溪水中,依傍滩岸之处,分明泊有一群肥大之鱼,无论依其体型与色泽看来,当属景区人工所饲之“锦鲤”无疑。而画中右侧高崖悬瀑之下,却又影影绰绰,似倚伫两人,乃将今世“公园”内索寞之夜间情景,率意揭示。兼与画题相映衬,尤感“合拍”。某,尘世达人也,虽写意翰墨之作,亦然决不屑于跟随前人踵后,一步一趋。只此当也可以观之一二。3、《虎泉虽涸 雄威犹在》。溪岸之侧,高崖密树之下,光影斑驳。两只巨虎,尽管一看即知当是“景区雕塑”,却倒也亦真亦幻,气势张扬。配以迎面一仰身拍照之人,并高天昏黄之月,可巧似益发增强了画面之悚然氛围。而作为“画眼”之“虎泉”,反已隐埋于溪岸坎间荒芜疏草中了。整体画面,在注意相对翔实感之同时,尤其在意保留茫然涵浑之“氛围”,以期表达特别状态下所得感受。画余,回首蓦然一见,果似甚惊异之。4、《溪滩干涸地 游者自怡悦·黑虎泉也》。一湾溪水,多致干涸;沿岸一带,屡见露出水面之汀沙礁石。则整个景致,静静地处于昏黑之月与光亮之“景区灯照”下,兼分明可见,远处几幢拔地而起的城市高楼,亦映射隐微之光,通体幅面,显得十分清晰且又幽谧。此岸彼岸,两株浓淡、动静皆觉不一的高柳,不唯表达“剔透”之光照感,同时也若像传出轻细的沙沙风声。对岸路栏边伫立二游者,颇与这边礁石丛中散布着的几条游船,相映成趣。画作强调一个“干”字,故尔色墨写染,采用层层“干罩”之法,与自家素常惯使之破墨与破色交互运用,颇有区别。5、《夜灯寂寞阑珊处 交臂失之大明湖》。城市平阔路口,入夜纵使不似白日般熙熙攘攘,然其静侯路旁的一队摩托及自行车,仍足以示明此并非边僻之地。一“大巴车”却径自朝这厢直驶过去了;或其则正值“绿灯”所示,可通行罢。画之主景,乃是一片密树簇拥着的门廊,所包围着的宁静湖区,正在昏茫夜月的临照下,甚觉神秘莫测。斯便为大名鼎鼎之大明湖也。当时实已无力强行仍去“夜游”甚的了,是以如此这般,与彼失之交臂。虽则如此,作为画者所获意象,自感或亦未见得便比那“实写其境”,要来得差。实存人生予以吾辈之艺文题材若何,由此可见一斑。兹,亦即“鲁韩游”煞尾之作也。6、念及尚有小部分“近游”所得素材未画,今为之,以免箧内“排序”过于倒错,且是弄不好还就完全忘失。——首选咱“网红重庆”之“轻轨”顺次而作《李子坝》同题二帧。<1>昔者公路交通咽喉之地,山隘高峻而江滩回折。今之“轨道交通”如腰带般相系;更乃“穿房而过”,足显这现代山城形貌之奇。自然不能忒如照相似地一一细录山川楼屋,故尔便径以方折大块泼辣之写笔,刷扫出斯地山、水耸峙跌宕曲环流泻之大势,并白云静浮天际之恬淡感觉。三二舟艇,亦随形附势,点缀其间。初时尝犹豫是否该略画些楼房便罢,而一经实作,顿感“不像那样样”。看来传神写形,基本构成,真个还是万万不得“偷梁换柱”或“随意精减”的。呵呵。<2>同景反向眺望,另得全然不同之感:画之右侧,大岩壁立,沉厚苍赭之间,轻轨倚山随势,贴崖而过,兼示其下陡峻深险之概。中景以远,那嘉陵江新旧桥儿并排横跨于斯,两岸楼房,悉于云天下起落有致,连同江水中隐约可见的泊船航标,煞是将此城市特色显示无遗。而此一切仍皆出自“胆大妄为”之写笔:错综复杂之崖麓江滩,以及各类人间建筑物形貌,虽简略乃至似是而非,却无一不表达空间高下伸缩之势,缭乱中自存井然之秩序焉。可称是一气呵成,绝无拖泥带水而色墨斑斓,毕显其“蓦然回首一瞥”之神韵。7、《隔岸楼厦若林 兹滩树荫如寨》。“轨行”麓滩之上,绿树阴浓,其势如浪翻腾。目光越过树冠,则隔江渝中主城繁华区域,万幢高楼拔地而起,连带着其下崖荫之中的路桥等建筑设施,并长滩流水,晴天白云,尽觉在夏日和风丽日拂照之下,有如吟唱般轻喘低嘘。通幅色光澹澹,看似构成复杂,其实用笔简省,挑勾点染间,足示特定条件下之“场景感”,与画者临案时之怡然自得、意往神驰。8、《昔者一条艰险路 今朝数轨尽交通》。拓宽视野,不特拘于具体实境,而唯取此江山及“道路交汇”之概况。其通篇皆出自拙笨写笔,看似漫不经意,“漏汤滴水”,“蹩手蹩脚”;实则心存全局,纵横捭阖,从容不迫之间,毕显其欲示之造化与尘寰形貌。画中诸象尽皆约略可辨而已,然整体入目气氛,俱赖色斑墨块并穿插内中之疙疙瘩瘩线条,结作沉郁厚重生动之状。自觉尤以回环淌逝且又刻意示其“不平”之江水,游鱼般慢慢飘浮天际、并如像是顽皮地“嬉戏拥抱”山巅楼塔之云,连同串串奔驰于路桥,莫识其形、但觉其“神似”的“雏鹅”样的“小黄的士”,最是表达精彩。兹,纯属咱“文士”心头所幻化之家乡风物矣!不求旁人彻底认同,但觉己心,非此不足为快。9、《鱼洞江滩(原题为“滩头”)远眺中》。记得一时飞掠桥上,回眸远侧,朦胧淡荡且微觉阴翳的云天之下,昔日那旷平幽杳却又甚是亲切的鱼洞江滩,忽入眼帘,因以深心骤为所动。此画便努力再现如此这般意象。总体似颇比前画来得朴实,然则同时又十分潇洒自如。挥写点染间,任何具体形态,依然决不深入刻画,但感觉竟是“笔笔到堂”、舍此定已不可呈此意趣。作画之时,一直似有轻柔悠远之歌,缓缓荡漾此心;是以云水飘淌、滩岸起伏旋转延伸之形态韵味,甚而至于近前桥面那三二电杆“当风”或“背风”因势律动配合之形神,全都浑然天成。搁笔之余,颔首自喟:“也只如此了,倘再画,必毁之”……10、《一轨飞掠 不识千年今过却》。城郊山崖陡险处,岭麓临江,溪滩隐约。轨道从高岭岩洞内“窜出”,其转折之势劲健,有若钢丝舞弄,“弹性”十足。而其“车”行其上,何等优哉游哉!另亦作小段“分支人行路栈”下至江畔,实欲增其整体线条回折之势耳。仰眺崖壁之上,白云飘浮下,众楼依次显现崖边,别有风味;又着一寺,兼对应处江边溪口着一泛舟垂钓之人,则似已将画题之慨叹意味暗行表达。全画繁简结合,以简示繁,通体视象终又简净,果属“得自生活”却又凭艺文之心作全局把控者。11、《僻郊村野老鱼浮》。换题作近年来某次闲游渝南山野所得素材:寻常乡野村口,方塘铺开,侧岸松林森黑。沿塘宽窄村路不一,皆若飘带般萦绕。左侧稍阔者,显然即为当今所谓“村村通”简易公路,将好些乡村楼屋,串了起来。曲回川田由塘口起顺次以远,渐向山野深处;其内野麦随风摇曳,微觉萧瑟。近前最引人注目者,池塘内,围绕着大约旨在“充氧”的一架喷水设施,众多肥壮之鲤,水面浮游,情态甚是逍遥。兼有一人蹲坐在田塘交汇处,也不知是在甚的。极近塘岸边,摇落花树之下,却停着一辆白色小车,暗示吾人“郊游”风味。兹堪称是咱重庆近郊乡野现今再平凡不过之景象矣。画中一切所为,尽在于情韵之设定表达。12、《乱松坡下农家乐》。野路回环处,有今之“农家乐”倚山面池。其后坡麓松林森密,杂树纷披。周遭氛围,悉与“主题”相吻。老旧房儿(即使“蓝玻窗”小楼亦是三十来年前所流行了!)张灯结彩休论;松林下三人围石桌而坐,多半是在“斗地主”。一子则独伫于对面池岸,似乎正在闲游并以手机拍照。侧后高路之上,新有小车到来,其潜在之味,多少令人推测。兹亦果称今世山野间之凡俗景象矣。艺趣文心待之,也算另成面目。整幅构成开阖有致,笔墨运用有条不紊且彰显其奔放泼辣之意。以“动”写“静”,感觉清润厚实之中,兼见“下笔成形”之简捷性,是为基本特征。13、《寂岭松花飘落下》。将前图之境局部“特写”化画。之左下角处,一排老旧水泥房儿,大亮着灯,数人围桌而坐,分明正溺于“棋牌游戏”。室外,则弥天风雨,夜雾茫茫。大片松林,在这风雨夜雾之中,剧烈摇动,俯仰欹斜,其势凄怆。细辨之,朦胧漶漫激扬之内,亦隐见星星点点,好些嫩黄微绿的松花,正凋落飘洒于斯。如此这般情景,室内之人,自然最多也只可“心会”之矣。而这漫天喧嚣,似乎恰恰反衬出这“野岭农家”处所之极端静寂也。画中气氛,无不着意夸张渲染;尤其是那串串被风拂起的红灯笼,以及“十字路口”那株飘摇乃至像是正挣扎着的绿叶小树,俱是为了表达吾在相关的这篇《画中游》文字中所提及的那种复杂特殊的心境。其实,当时那心境,半是无奈,半是不安,内中同时犹存一点儿渺茫的希冀……接着却以同题再得一境:雨停云散之后,月光迷茫稀微。万松皆静止伫立,那“点题”之松花,则亦星星点点洒落在林间苔石及石径上。十字路口小树也挺劲而立;其寓意当可想见。更引人注目者:房屋先前发着惨白亮光之窗悉已暗黑,而楼上一室则亮起了温暖灯光,且是隐约可见一人影,斜倚于斯,似作遐想……另,作为环境烘托,窗下水洼微泛光亮;松间石上,同亦泛起水光。总之,这幅也题作“寂岭松花飘落下”(电子档文件名加“-1”)之画,取于同一事境,而处理方式各异。其表面看来略近于“明月松间照”旧题,然细品之,内蕴显然甚有区别。尤其那份纯然以写笔挥写出、颇具“条理感”的诸多物象,连同其所传达出的明淡柔和而又略含凄清意味的视觉感受,可谓整个暗示出一种不易言喻的个人情绪。14、《渝南麓野 春来万树梨花发》。凭高眺远,一派茫茫荡荡的岭麓,由极浓至极淡,横展于明净天穹之下。偶有白云,亦静静飘浮壑梁之间。近前,亦由密集至疏落,则见素白清艳之梨花无数,映衬着黄绿嫩叶儿,斑斑驳驳,盛绽于斯,其势堪称蔚为大观。这不施粉色、全仗“底衬留白”之染法本身,对于写笔之作而言,难度唯有画者自家知晓。而在大片斑斑点点中,同时须得显示出整体生动之密厚感与空间穿插并透视关系,其着手时万万不可马虎大意,更是不言乃明。又,其非“名山大川”,而仅只为渝黔边界再寻常不过的一片野岭,是以在作画之际,也必须注意“分寸感”。斯画也,经过反复仔细点厾写染,自觉已得心中所感之大貌;而当时身临其境,内心那份难以言说的、近乎于虚幻缥缈的向往之情,倒也不知观者通过眼前景象,感受到否?15、《松麓下 多少梨花烟雨中》。与前画截然不同,另用一种手法,表达此心对相同之境的不同感受。兹则为极端随意放纵之笔墨水色,挥洒写染出似是而非的“野麓梨花雨”景象,其淡白明净滋润、于干脆利落间却又自带某种“酣然意味”的笔调,最觉与斯境相配。而此种画法,老实说也最是与达某生性相吻,运用起来可称是得心应手,了无障碍。其诸般云物及整体环境连同点景人儿所传达出的意象,自信已毋须这厢再解说甚。而更与前画同观,其间对比反差,也相信观者自能辨识。总之,这画休论繁简束放,皆能应用自如且是从中得见作者真性,方称符于吾人艺事追求。16、《春山疏落 游者步闲》。高峻窄逼山路之上,一行数人,悠闲自得漫步于斯。远外白云缭乱,群峰或浓或淡显立其间,缥缈且颇见生动活泼之概。些许山家,隐约点缀其内,休论矣。甚是使人注目者,近处田地中,大片丰厚茂密、显然是“蓄种”的蔬菜,纷绽着星星点点的紫色花儿,起伏有致,风拂般的,极感韵律和畅,生机盎然。整幅画面溢含着甚是清丽滋润的气息,乃至觉着景物表面尽带莹莹水光,——分明雨夜新霁,芳春煦和而又饱和自足也。 因工作流程所致,每月画作与这“作画适时手记”未便同步。文中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此帖附图为《乱松坡下农家乐》。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待日后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4476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30)

淡荡春烟弥岗岭(《乡间杂诗》配画)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九百六十七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此所示两帧题作“淡荡春烟弥岗岭”之画,其题名仍皆来自吾《乡间杂诗·远年怀想》中《无题二首》之首句。第一帧,画境全依原诗“其一”来。诗曰:淡荡春烟弥岗岭,清芬野楝漾心房。置身斯境情无奈:十道长田独铲光。似乎已将当时之清丽自然环境,与自身为求生存发展所致之莫可奈何,都已含蓄委婉地道出。本还有首“其二”,更为触目惊心一些,但这毕竟非是连环图解,且也得顾及山水画图本身的美感要求,就不再涉及它了。姑且只将诗句附录于文后,以便了解当时生活实情罢。而这所示之第二帧画,虽亦同用该题,画境却完全不同的。那也是自家在乡下另一事境中得来的意象:吾独行山野,周遭岗田曲回环绕若巨大漩涡。春之草树,纵然稀疏,则已微见新绿;四田却悉数皆是空的,只是关满了水而已。放眼远近坡岭,群山众壑,尽如轻笼薄纱,其间亦蒸腾着淡淡的烟雾。咳,多么难忘的景象!如今敲写这点文字的时候,适逢吾辈“上山下乡”整整四十二周年的日子。回想四十二年前的今天,此身迷惑且又感慨地走在春光明媚的大巴山山野上。四下都开满了雪白的剌梨花;空气清新得使人糊涂。当时自己身为“插队落户”者中的一员,正在当地农民的接待下,从达县碑庙那路,溯河朝着我们的庆云公社走去……转瞬间这么几十年就过去了。自己也从当时的一个毛头小伙子,变成了现今这么个既已退休在家的行将垂暮之人。唯幸既已将一生一世对这生命历程的诸多感受,全数转换成了其规模尚属可观的诗文书画。今也幸而借着这计算机网络,与读者诸君结得此缘,平白占据了诸君这许多时间,使一路随之前来观玩吾辈这些平淡无奇的诗文书画。趁此机会,向诸君表示谢意并致以敬礼了! 附—— 其二 田坎悠悠沐艳阳,吾挥热汗累难当。蚂蟥堪恨复钻咬,拍捉除之慰己伤。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 (总 1096 篇之第 967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794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31)

·艺者“圈养”与“野生”之我见·     ——箧内旧文,大约得于2018年。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见网络中陈丹青先生“画家是‘圈养’的好还是‘野生’的好”论题,颇觉有意,并甚感与己志暗合。吾,久将一己视为脱离园苑之“荒原野树”,甚或径直便自视作逃离场圈而纯属“打敞放”及至于回复野性之“走山鸡”矣。关于“鸡”之自拟,有画与文为证:吾辈于二三十年前(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即有《悠然世间反毛鸡》一画;且是十五年前,更有《风雨鸡鸣》这玄幻之长文,将其主旨进一步发挥。画儿已在此,画得怎么样不说了,其意则是铁定不移的。文却太长,不可能引用,倘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在网络中试搜题名,看能否还可找到一读。说实在话,那文中旨意,咱想想都觉真是有些意思。“为鸡”不但“变野”而回归山中,且本身还长着一身令原主人看着就不爽的“反毛”(翻毛),这所蕴之味,自是不消说了。还就顺此话题说事吧:“鸡场之鸡”或许本身品种优良,但经主人统一喂饲,恐未免便致特征消减乃至种性退化;倘拟之于艺者,当然更须是得以不拂其主之意为“立身前提”了。“越出栅栏之鸡”则不然。既然不消谁来喂养,也就不用看谁脸色行事。或许其亦因觅食不易而瘦骨嶙峋,更或又因其毕竟与各物类和光同尘于这大千世界而致表面看不出有甚优异,但终究逍遥自在于天地间,个性之张扬,堪称是了无约束,所以那本质之品性,势必就是与家养之物大不一样的。即使是有谁看了它觉着不大顺眼,毕竟它也碍不着谁,大可相互“不卵视”(巴渝之粗俗土话,在此人皆可推测其意)的。好吧,此借着谈艺,绰着陈丹青先生的话头,另行生发了一下,也并无“恶搞”之意,只或是贻笑或见厌于庙堂内之高雅人士了。告罪告罪…… 发帖时另附: 吾国艺界之现实是:数十年前,当一切尚且还不在最基本之正常状态时,一个人,倘因自身之外的任何缘故,被排斥在“圈子”或“主流社会”之外,那么,一般来说,他便永远都只在那之外了。而这人要是甚为“主动迫切”地想要“向上靠拢”哩,或许,也还有个“沾边挂角”的“外围”之位可赏赐与他;然如若在此情况下,这人自己还“不识相”,偏偏要特立独行,则其事更何须言说矣。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3592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33)

巴山场镇(《乡间杂诗》配画)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九百六十六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这巴山地区,所谓“场镇”者,即为乡民赶集之处,当时多是公社一级驻地。因客观地形缘故,这每个场镇,面貌亦多种多样。自然,吾辈所最为熟悉的,不过也就是本公社的那个了。今日回想起来,真真是难以说清,自家曾在那场镇上,有过多少的困达与悲喜!然而说归说了,纳入这山水画道,毕竟一切有关社会人生层面的内容,也只能是作为潜在之物,蕴含于画境深处,则表面上,仍当得依托于造物外化之形形色色本身。另,既是单以之为画题,似也不该是过于囿于一己所感知的“个体真实”,终须是要取其“典型形象”来加以描述的。离乡既久,远岁观感积淀且发酵于心;一日,暗自吟得七言律诗一首,径名之“巴山场镇”。曰: 坐岭骑梁据地形, 依滩傍壑枕涛声。 松椽柏檩尽青瓦, 木板沙砖多素棚。 攒聚烟墟隐迟暮, 绵延荒坎入新晴。 一逢二五当场日, 人气蒸腾物意亨。 其固已将彼地诸多场镇之基本特征概括到位矣。日前,又欲以之为画。而一经提笔,则浮现在眼前的,却仍是难脱那“本公社场镇”之大貌。至此也管不了那么多,只顾信笔画去,既不刻意摒弃直观感受,也不拘泥于实景。移时间遂得此示之画。自觉还是颇具当地特色,亦是暗合“吾社”地形、尤其是“吾诗”大意的。唯在考虑之下,还是并未将那“当场天”熙熙攘攘的景象画上乃至于如同“风俗画”一般,而只是姑取其“冷场”之感,以得场镇自身之势概。此已将相关事由尽皆道出,不再干扰读者诸君观画了。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 (总 1096 篇之第 966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3156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29)

《达人谈艺》连载 54   (2019-12-13 16:18:16)
《达人谈艺》连载 54   此组文字得自2011年左右 今忙杂庶务中回眸一瞥,当日宁心静气,发古探幽,乃至于此!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zg1NjA1OA==&mid=2699435327&idx=1&sn=f010678110ddf84afb3313690412edb2&chksm=bae2a2ea8d952bfc48d09d31719290092ed8eac798caa85961afa6b898b166bce0e8e3c12ddc&mpshare=1&scene=22&srcid=1212t22UxbggpWQHnHJOooaH&sharer_sharetime=1576163891905&sharer_shareid=7f0a7423a2d1449ccb40069d7abd5770#rd 分享: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3740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66)

1 2 3 4 5  >> 最后页 


发送信息 Χ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