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童山雷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轻松驿站   工具箱


个人资料

童山雷
重庆|南岸区
擅长:国画
积分:9181
级别:7

入会情况:暂无信息

今日访问:62

总访问量:851630

最近登录:2020-07-14 09:27:20

  

最新访客

最新评论

数据统计

今日点击:62
总点击:851630
日志数:1372
图片数:87
最近更新时间:2009-07-31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日记
己诗意《登巴山古塞》  (2020-07-14 09:28:53)
己诗意《登巴山古塞》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八十八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这当时(指本世纪初叶重新狠下功夫)学诗,也尝将先前所喜爱的柳宗元七律绝唱《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城上高楼接大荒”)转而仿步为《登巴山古塞》,曰: 古塞高头境怪荒,老崖低脚雾迷茫。 浓云染黑梨花水,疏雨点麻杏子墙。 天外斜阳惊醉目,池中倒影警愁肠。 独来幽旷青森地,觉后方知滞异乡。 自己这整诗之好赖,姑且不论了。唯自感其中“浓云染黑梨花水 疏雨点麻杏子墙”一联似颇有意味,亦似颇宜于入画。因此,在一时没别的画题的情况下,当然也就想到了它。——其实不过还是借以画出整个处在特定天时状态下的“巴山古塞”而已。正如读者诸君所见,这画成所示之作,画面森黑苍厚,情味肃穆并略显诡谲。所依据的自然境貌,固亦得来于一己早岁所攀寻过的秦巴一带险山老塞,想必细心的读者,尚可从中联系到本人此前的某些画作。而此却既是已附之于诗,当是与现实之境,又有了不小的差距。诚所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罢,呵呵。自觉得这画面效果还是很显得完整且大气磅礴的。也不知诸君看了,会感觉怎样。但不管怎样,其确出自于达某至性真情与切实感受,连同作画时的一派狂放与审慎,这大约终是可以从中看得出来。好,还是那句话:不再干扰大家品诗玩画了,就此住手停键。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诗之得来略早几年。另,今全面铺开“己诗(词)意画”之际,反观这先期偶为画作,亦觉殊可借鉴。 (总 1096 篇之第 988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962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4)

己诗意《山行》二帧  (2020-07-07 19:29:17)
己诗意《山行》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八十七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唐代诗人杜牧《山行》一诗,向来为世人所好,吾亦不例外。既喜好之,且是暗思自己平生“山行”之时也算是颇多,乃不免便试着如此这般和上了那诗一首。固然,休望去与先贤经典作甚比较了,不过是如实写出一己客观感受罢。闲话休絮。只这忝和之诗,仍取自当时乡居之体验。诗曰: 野望秦巴乱树斜,停云泊雾乃吾家。踏山尤爱烟霞晚,暗寂村原点杏花。 那早春时节独自行走在当地野山之上的感觉,自觉也可说是得以较为充分之表现。诗既如此,转而为画,又费一番思量。此所示之两画,虽俱同以这“山行”为题,而且大体谋篇构图也都有其联系,但毕竟趣味上还是很有些差异的。其实原本也并没想要画上两幅,皆因觉得那画之其一,诸般还算差强人意,唯是画中之人显大了些,反也就不能显示出山之雄大来。而作这第二图,总没必要还自己再大致临摹上自己一遍罢,于是放开心手,另会其意,遂得一幅新的。这第二幅画,也没再用题诗于其上,而整个境界,除照样能暗合己诗,那画中比例,亦已然可称得当。尤其自感如意者,兹画分明乃得其苍茫阔大之意象。且即使纯以画面章法视之,其感觉之整体、统一、涵浑、厚实而又奔放,俱甚合吾心。固然,这事儿自己说了终归还是不算数的,但请读者诸君一作评判;而这厢,依旧不过只起个“导游”的作用罢了。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诗之得来略早。 (总 1096 篇之第 987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233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4)

2020、5、1-30 作画适时手记  (2020-07-01 20:32:19)
2020、5、1-30 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1、《那厢敢是潞江坝?》晚霞下,云霾沉厚,涌腾如浪,则通体光照绮丽。近前有高架桥梁横斜一带而过江面,则凭以眺望,幅内之中、远景观,历历在目。但见江流迂回而或急或缓,坝滩延展且交错于宽阔川峡;滩头及傍山之处,各类建筑依势伫立,细辨之,乃颇似那在此之前尝实踏其地的潞江坝……以这等走马观花得来的现实山水为画题,其只能大致据实抒写,然更主要的是,还须得将情绪、韵致甚至适时之意念灌注进去,方不至于仅只如照相或现场作写生稿般的,以记录所见景物为要务。2、《无尽乱山残照里·西南边陲之地车行得来也》。满幅皆山,其势似堆若积。定眼观之,凌天拔地之间,峰岭麓梁、川滩瀑壑,则莫不一一毕现于斯。但觉色光淡荡驳杂,诸般云物,俱在浩大天幕覆罩下,有如销铁熔金样的流泻,且又一齐涌腾奔趋、甚至微带低喘轻吟……此当称为对河山之无言礼赞也,基本画法虽有恃于传统之勾皴点染,而触目警心之观感,显然又逾越于惯常表达程式之外。3、《赤云下 溪滩蹿起万重岭》。一片淡淡金橙色天,两朵浓浓火红色云。其下逼仄溪滩之畔,扭扭曲曲,膨膨胀胀,重叠之山,如洪涛巨浪般卷腾、甚至于像是火焰般蹿跃而起。同为表达乱山之势,此画与前画相较,一发多了些繁复浑沌、怆然幽异之感。其山石纹脉皴势,则介于所谓“斧劈”与“解索”之间,唯格外强化了一下枯涩之色墨意味。4、《峡滩以远彩云飞》。湍急之溪,喧腾出峡。峡岸大岩环列,石质坚硬而形态荦确,色泽俱在苍赭之间。但见曲折峡滩旋旋以远,山势成峰,似顶戴着浮游甚或飘舞之巨龙般的大片灰朦彩云——其间赤橙紫黄依稀可辨——渐次消逝于霞光幽微的天际。视线逐一收拢向近前,则几许人世建筑,连同星星散散点缀在滩头崖角的一些花树,尽皆在这恬淡风光之下,沉静却又生动地呈示着,并显然将其缕缕鲜灵之生活气息,轻柔地播发在这画幅内……整体画面之感,阔大粗放与细微精致两相结合,颇具自然山水中形质色光之适时性,分明只可于“师造化”中同“发心源”而得来焉。5、《我行峡滩上 但见青天绽芙蓉》。峡谷中,岸滩上,近前车路依势沿河经隧,径抒这游者之旅途逍遥。峡中高崖壁立,通以方折笔意,写出沉厚砂石,或苍或黄,堪称形色质地皆具。彼岸巨岩之下,有屋宇类如寺观,临滩倚崖伫立,想想走在那厢,都甚有趣味。举目顺坡麓而上,只见岭头跌宕有致的天际线一带,恰停留着大小数朵微带粉赤色之云团,若同初绽芙蓉般的,煞是可观可玩,且令这画中景象,顿时平添了几许神奇之意。整幅画面,无论其笔墨水色,皆用得极省;然则视象感觉,却在潇洒自如间,已然体现出一种严谨的合辙与有度。6、《崖滩幽险处 寂然见泊船·滇西行归途得来也》。云翳下之江峡,但觉一切物象,俱微在霾烟笼罩中。且看眼前江流溪浦,麓岭崖滩,并沿岸些许建筑,虽着笔简捷,却皆依空间呈象原理及其自身结构随形布势,兼之幽杳墨色于笔痕间得见丰厚层次,所以通体仍显示明晰精准之概,乃甚感达意传神。而其“点题”之隔水泊船也,益添得几分淡然索寞之况味。画纵由实历中所得,则仍似以“穿凿附会”之文趣匠心取胜。7、《高黎贡山渐远 澜沧江域长溯行》。一堆奇奇怪怪碎乱云团下,峰岭横亘,峡岸伫立,细窄江流曲回穿行于斯。其山脉也,当时即隐闻为大名鼎鼎之“高黎贡”;江,则倘非澜沧之主干,至少亦为与之相关的支流。而吾画毕竟又岂是地理图解,不过藉此“实名”,以体现其地域形貌连同风俗人情,由此抒发这艺趣文心耳。画作整体以硕壮笔触依江山之势写成,满幅看似粗率之间,自有其精细着力处。定眼观之,对岸坡麓相对平缓之高台,隐约可见些许寨子甚的,也都不消说了。近前黝黑冈峦间,也着一独立楼院:周遭竹树围绕,稻田环列;临水滩咀,有艇泊焉。却又见一人一犬,似刚下得船儿来,正从从容容地朝着自家居所走去……此总体亦称“采风”之作也,大致皆以实存景物之特殊性取胜。然其暗沉之紫黛色调,兼与水、天亮光对比,当亦可算是其独特之点。8、《川滇道上》。云霾幽暗之天幕,映衬出几朵圆柔明亮之云。河峡陡转直下,流水喧哗,波浪轻翻。两岸尽是险峰断崖,且石质似属所谓喀斯特地貌类,有如矿山般植被稀少,乃恰与画中主体部分建析工地两相吻合。另有些许细节,如新桥修建处犹有残断老桥存在、天际一隅远山微示别样色光,俱得以增强画作之现实生活气息及生动感觉。此外,其富于表现力之笔意,连同通体略显神奇之色墨光感,皆一总令其具备独特视象。9、《一江冲出万壑来》。画者秉其沉壮憨实之笔,率性直写,以表达此题意既拟雄豪奔放之概。如图: 紧束之峡岸,峰壑跌宕起伏,滩咀伸缩参差;浅窄江水,自内中一泻而下,似正冲闯出斯境。点景之屋桥隧洞,得以强化其地形貌特色。目光溯向江之上源处,那倾斜之纵深感,并天际朵朵势若直立之云,同示某种撩人眼球之视象关系。整个画作风格,则相对符合传统山水技法,勾写明确,皴染具体,虽说其间亦隐然流露出几丝洒脱不羁之意态。10、《边陲极野地 冬夜渐岑寂》。落照稀微的天幕间,一大堆宛如游龙跃兽之残云,色泽诡谲,且是浓郁厚重得足可与相邻之山岭一竞体量之感。而那山岭麓梁,并同其下的溪滩壑野,俱在夜幕降临之际,显得如此静谧乃至凄清。从近前几座燃亮灯光、却同样也颇富于地域特点的建筑看,这确实已是我国的西南边隅之处;则时令虽已曰冬,毕竟又不像北国那般萧索荒凉。溪滩上大片于夜风中摇曳的蒿草连同三二株小树,似殊可点明这特定之气氛。整体画面,笔势于方折内亦见其圆融细腻,趣味于怪异间亦同显平柔宁和,当属达某画箧中不太常见者。11、《滇原断峡》。一大片极雄峻高险之山原,借峡谷缝隙之势,突兀于几乎整幅画面,直扑人眼。其间约略与视平线相当之处,众多峰岭麓梁,斜带而下,兼且映照着一抺落霞,堪称声势壮观。尤其天际那一溜数朵或大或小、或艳红或怪紫的残云,越发令其通体视象显得十分奇谲。那所谓断峡之间,唯觉空谷静寂,云光隐透,别无它物。而颇引人注目者,这片断崖绝壑之上,却勒丝缠带般有着一条细小梯路,甚至还有着一座小小房儿,藉以显示其毕竟有着吾人之生息痕迹。全画浑然一体,跌宕有致,笔势亦复侃切利落,甚称己意。12、《斜阳下 天际积云似雪山》。崖湾前,一溪曲折,众木疏落。坡麓间简易公路萦绕崖脚,且有大客车即将驶入隧洞。此原本寻常之境也,却以天时物象之异,显得奇妙非常:直逼于此阴崖之前,溪滩以远,伫立着体量巨大、山也似的一堆积云,并因正值夕阳反射,故尔竟恰如俗语所谓“日照金山”般的,显示出一种超逸凡尘的神奇高渺。人皆言云南之云最是奇特,此即以之生发画意。固然,虽是得自现实风景,但分明亦经过极度之夸张与裁剪组合。无论如何罢,作为“采风”之尝试,窃以为此等作法,仍非全无意义。本月之作至此止。 ———————————— 6月底前依例当发的上月作画手记。庶务纷繁琐屑兼之端午节调休,差点儿将此事给忘记了……文中所涉画作,仍属上月得来、且俱已上传于本人QQ空间相册(896274483)画库中。此帖附图为文中之第8帧:《川滇道上》。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待日后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8724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13)

荒山听梅·山梅与我道生涯……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八十六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前几年发愿重新“打造”己诗之际,亦想方设法找些诗题来写。当时曾有“荒山听梅”七言绝句一首。曰: 山梅与我道生涯,老干长存每去桠。总把清香传俗世,人间好恶懒言它。 自感似乎还是有点儿趣味。盖此也算是基于咱这南山一带多梅,吾辈又每常面对这花连同观其遭际,乃方有此体验与联想。既有诗焉,难免也欲使之入己画。此示之二帧,皆出于是,而画中之境则颇有些区别。其一:假定吾人抛卷斜卧寒坡,侧旁有疏落梅林(自是以最为馥郁且最具地方特色之腊梅为主),远下方屋院亦同为此花树围之。又隐见有村妇负空篓回,其幼子张臂以迎,遂暗将其入市售花得彩欣然而归之意写出。画之其二:亦假定吾人袖手漫步朔气凛冽之山道,背景有山家与烂漫之腊梅花林,而近旁之梅树,则俱是花枝尽斫、老干犹存矣。其择重之意态,分明是杳寂之中,吾人回首倾听老梅幽幽诉说其类属之“生涯”也……两画虽同为简笔写意,其场景布置,却都可称之井然有序,且其具体形态,亦决无恣肆张扬之概,殊与画面所需之静穆意趣相符。好罢,这与之相关事宜悉数道出,余下的,便是读者诸君观画吟诗,自玩其味了。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今弹指间六载已过。发帖前反观其诗其画,其味依然可称别致,休说了。唯以此诗为画,也只能是取其淡然浑茫凛冽之趣,而山水画中常见厚朴之味随即相对减弱。至于诗之本身,“它”字原不在韵表内,且是其古意为“蛇”之本字。但因现今其意既为人以外事物代词,读音又与韵表中“六麻”相吻,故尔当然是毫不犹豫地便予选用。此所涉相对“专业”了些,考虑到吾帖读者既广,内中难免有认真之士,兹特作说明。 (总 1096 篇之第 986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586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18)

蜕心堂近期词作二首  (2020-06-23 20:16:28)
蜕心堂近期词作二首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虽曰近作,其实也已是近数月内困守家中时得来的了。最近这一二月,因居所暂且有变,闲常所吟小诗又多,遂未及发布于此。今箧内见之,仍有感于心,乃发上。 劝金船·因举世疫情心感 浮生名利诚多惑。孰者能轻辟。香车宝马黄金宅,果真甚难得。狗苟蝇营,一世一生堆积。无奈忽来灾祸,倏尔消失。 存身庶务终须毕。寸缕纤丝惜。狂歌傲啸山林客。又何碍劳获?廪粟微丰,恰巧远离形役。亘古哲思文艺,随己欣适。 凤凰阁·吾生今昔 茕茕孤影,恰少年人窘迫。暗将毫翰丹 硃 拾。常也由观及想,因忧成惑。但只喜、心源泌出。  而今临老,哪更堪逢世疫?苟延残喘唯缄默。唯幸以艺为伴,无惮衣食。这情状、还称可惜。 ………………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300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27)

鹿角道中·建文峰下春溪寂  (2020-06-16 17:14:57)
鹿角道中·建文峰下春溪寂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八十五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巴渝长江南岸,沿昔日川黔路南下,有许多看了似颇觉古里八怪之小地名。别的暂且不说了。记得女儿上高中时,曾说一事,殊感可笑:其一“路痴”同学,成绩却好;彼一次去本市第八中学参加某学科竞赛,在本区这南坪枢纽车站转车时,居然就看着车头前顶着的那般地名,直奔那僻远处一也叫“八中”的乡镇去了……题外之话休絮。却说这甲午暮春某日,正值本人“二轮花甲”之“初岁”生辰,吾与荆妻一时兴起,欲去看看,闻说久在“打造”的南温泉,果是怎样了。及至彼地,原来景区内仍是一片萧索,虽则旁边那“温泉小镇”之别墅群落工地,同时亦干得个热火朝天。无奈之下,忽然想起:何不顺道就去方才说的那些“怪名”之地看看?遂随缘就车,选中一曰“鹿角”者以赴。途中,幽山形胜,实称养眼。而既臻其地,则平凡与普通场镇毫无二致。虽此,却亦不仅无悔无憾,仍照样觉着兴味盎然。盖古之王子猷雪夜独自访戴可未至而返亦感本心适然,今,达某携荆妻率性漫游,休论其目的地若何了,只要一路云物入目触心,己心悠悠然八荒纵驰,人即自宜,则又更需甚的?于是二人说说笑笑,找了家相对洁净的火锅小店,慢慢地涮烫与品酌一番,再乘着微醺大饱,餍餍然在彼镇街道信步周游了一圈,乃便乘车而归,一面犹道今后还将依次遍游类似之地。归后,仍从山水画者角度审视斯游,于是得此示之画二帧:一曰“鹿角道中”,一曰“建文峰下春溪寂”。前者澹烟霏霏,车辞纷繁之镇而渐入清森溪野,整个画面笔墨洒脱且是手法自信,意蕴颇与当时心境相称,实属吾辈画箧中自爱之物。后者追述彼时眼见之境,除体现上文既曰之真实情形,其山川沉厚、崖野葱郁之貌,亦与这心中南温泉花溪河沿岸固有景色相吻。另,此所谓“建文峰”者,即与明朝之建文皇帝事迹相关;则彼事并无干乎吾画吾文,故尔兹仅只提及而已,或有兴味者,自可于网络中搜索查看。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至今不觉六载去矣!此发帖之际反观,《鹿角道中》一画尚可,而《建文峰下春溪寂》,则唯能以画稿视之。看啥时犹有那兴趣,或另作一帧,也未见得。 (总 1096 篇之第 985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3094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24)

老龙洞  (2020-06-09 18:48:05)
老龙洞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八十四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甲午清明,阖家兄妹如常祭奠先人后,又就近踏山春游。此次却偶去那寻常再难想到之僻背地“老龙洞”一玩。彼地由来,与大禹治水有关,其传说故事,吾既曾纳入《涂山魂》巨型浮雕(草稿)“十二乐章”之中末后一章,且已见诸本文之第四百五十八篇,此固毋论矣。而此次实臻于斯,忽又有远年之一事体,飘飘乎闪现于吾心头。却原来二十年前,家庭经济拮据之时,自家每与商海中人往还谋划,以期改善生活。一次,有友相邀去这尚处榛莽间之“老龙洞”探秘访幽,意欲观之有无力量对其进行“开发”。于是租借一舟,三二人头顶矿灯,手持篙橹,俯身驶入洞中暗河,直至其无法再行处乃返。虽其事终因“关系不到位”之类原由而并未毕功,但这探秘之举本身,当时则颇觉有趣。后来年辰久远,这记忆居然一度湮灭殆尽了。而今立足于已然经过“开发建造”之洞口前,蓦然观其山水之基本形貌,所有旧忆,遂又复活于心底。盖因兄妹们皆谓天下洞穴大同小异,没兴趣进洞,也就只在洞口周围转悠了一下,且在崖荫下喝了一会茶,也玩了一会扑克牌,便作别各自归家。归后,吾心念此,仍旧又将此次对彼处之意象感知,藉笔墨以入画图。今,图已在兹,或可令犹未去过这“老龙洞”之人,略识其地形及风物概貌。——其后自觉此画稍拘泥于追摹实历之情,手笔似颇未放开,且一己意象间那清光流泻之感、连同彼地客观形势之仄逼局促感皆少欠,故尔乃重作一图附上。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今发帖时再观,所附二画,后作之恣肆纵横、干净利落与自信满满,果是远非前画能够同日而语。看来这作画中“拘于实相”,真真误人不浅…… (总 1096 篇之第 984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519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21)

春江伴我老来闲  (2020-06-02 19:05:31)
春江伴我老来闲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八十三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且又回到现今来罢。眼下这既经盼望已久才得来的退休生活,果然是好:那份闲逸与自在,以及想怎么安排便怎么安排的随心所欲,还有,咱人自身,至少也算是活得个健健康康与衣食无忧的,这一切,在上文所说的那种境况内,可真是万不可及的奢望呵!则今朝看来,不过都已属“心无野志”之“苟安者”所持的人生意态或标准了。然吾辈固是简淡之人,且是心知惜福,所以也就在此状态中过的端是心安理得。暮春的一天,见雨后初晴,天气明朗,忽与荆妻皆有兴去江边走走。遂信步来到这“南滨路”上端,昔日当地所称“英厂街”靠向江滩处,隔江与鹅岭、佛图关相望的地方。早先此却也是常携幼年蝶儿游玩之处。放眼观去,两岸那曾经留下多少欢快记忆的或沙或石的大滩,仍俱历历在目,只是整个城市景观,已今非昔比,委是有了几分“现代化”之风范。夫妻二人且言且行,言谈中,亦对这俗语所谓的“少时夫妻老来伴”颇觉认同焉。而偏生两人却又都全无垂老心态,——或实际上也都果是人称之“老天真”罢,因此也就在这片春风和煦的江滩上,行走吟歌,游玩得堪称是活活泼泼的,很是尽兴。最是记得在那公路下方,亦已修葺得十分规整的近水小路上,栅栏一带,连绵盛开艳黄小花,却与坡岸上一些茂密且也是盛开花朵的紫荆花树,相映成趣。于是二人俯身采撷那并不知名的小黄花,一面抬头反观满天淡白柔云,觉着一江春水静静东去,耳畔偶也听着一点虫唧鸟鸣,连同江上有时响起的船声。既感知到生存的美好,与目下这特定光阴之可贵,乃也便用手机,拍摄下了几张照片,以作日后的留念。游事既毕,身为画者,当然要将这种种感觉纳入画中。遂便就又有了此示之画。画题作:春江伴我老来闲。其画本身已将当时所感及这文中所述尽行展露,不再另行介绍了。此画与文俱得自2014年。 (总 1096 篇之第 983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644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30)

2020、3、31-4、29 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1、《云朗天高 皆道此时堪旅游》。仍取云南腾冲和顺场口之景,却以“山形步步移”理念,重作构图处理。空阔大坝上,一小群游者,在其导游招集下,似正尽皆精神抖擞列队,则已暗将此题旨点出。而眼前情景,亦诚谓云天清朗,湖山欣然;远近麓岸,濒水滩湾伸缩,点景之人、物聚散不一,而或疏或密之树,多已由绿渐赭至赤了。确是一派宜游堪赏的南国秋末冬初好天气呀!画以干脆利落之笔意一挥而就,不胶着任何具体细节,而一切细节俱宛在目前焉。且复以其着笔相对粗拙厚重,因而尤觉虽画中所示景观嘉美,其画风本身,却是质朴无华、率性天成。2、《老镇路歧》。再转换视角,取和顺场口通向外界之处。回环坡麓之下,林树掩映间,每露屋院楼阁。甚为显眼者,这道路却分岔为数条,饶具形味地延伸向不同方位。极近处之两侧,犹然可见前画所示水车、亭廊等景物,并嬉戏于塘畔之水鸟。高天之上,那沉郁云朵旁,忽有大束所谓“马尾云”飘升而起,且微呈扫拂状,兼配合着下方亦然可感可见之摇曳清风,愈将此僻远却又“繁华”之地的奇特情调,隐约地予以展现。画面以平实明晰之笔写出,色墨总体较重,而层次一目了然。3、《重甍下 古堤两侧是湖山》。却又从这厢楼阁高处,反转俯瞰湖堤一带。近前阁高叠,映衬背景密匝云朵,已成气象。一路自其下方曲环以降,直通那厢低平湖岸;所有一切先前已见于它画之景物,悉依其空间列势,历历呈现于彼。整体画面感觉,笔墨无论浓淡,构形或繁或简,俱于洒脱随性中可见其必要之井然秩序。另,因兹画新启用备下待试之“红星玉版宣纸”,其久违之绵厚柔韧质感,似果有助于画幅内层次关系之显示。已然忆起,此纸确为从前曾“偶遇”过的“最称手”用纸之一。4、《傍岭人称银杏乡》。野田一片,庄稼已然收割;不少谷桩草垛,并星星散散正燃烧着的灰堆与已燃烧罢的余烬,连同纵横田间的阡陌,以及自由自在牧放于斯的牛儿,还有路旁的瓜棚豆架等,一齐合成这季节上乡野独具之景观。幅中惹眼之处,一女似正问道于两个劳作于田畴边的农汉。而彼等手之指向,却是那暮云覆罩的远空之下,一带阔大岭麓跟前,被斑斑点点金黄树林掩映着的那个村落。于是画之标题,亦即在此得以诠释焉……兹画作色墨深沉浓烈,而其清淡之处,犹然转觉格外晶亮,整体富于层次,加之笔意松灵活泛,因之愈感其洋溢着俗世生活气息。5、《千山万朵云 一院百瓜藤》。一派堪称奇异的向晚霞辉之下,大片已然收割的田野,在依山傍麓庭院前淡荡展开。漫天云朵与蜿蜒跌宕的山岭,俱笼罩着迷茫柔和的光雾。男女二农人,一伫立,一躬身,配衬着这瑰奇晶丽清新的乡野风光,端是令人感觉充满田园诗意。近前庄院芜杂而又宁静。院坝中,雌雄两只大鸡,带着一群隐约可见的鸡雏,亦然悠恬地生息于这片爽净的天地间。庄院本身,建筑之外的“缀饰之物”,除去画面右侧畜圈房檐下挂着的那几串黄亮的玉米,另觉甚是引人注目者,便是那丝丝缕缕、缠绕悬挂在门庭、院墙以及地坝周遭的一些瓜藤了,而其间瓜儿之繁盛,也确是叫人惊讶……总而言之,似这等原本极端世俗化的景物,被吾人撷取入画,显然已无半分昔日“隐逸高士”之趣,却倒是充满常人生活情味的,——连那色墨中所透露出的空气与光照感,也都像是直触吾人心目,乃至于各种感觉神经。6、《黄叶紫花深深里》。静谧庄院,临街傍里,但觉一派民俗幽森。周遭弥天盖地的银杏黄叶,并丛丛紫色藤花,越发映衬出这平中见奇之旧街气氛,烂漫而又略显索寞。细看来,有鸡闲行门庭外,院门楣下,亦有二人坐在那厢,似在做着一点什么手头活计。落叶密匝的庭院之内,除有高树若标识般伫立,又隐见檐下廊间,黄亮亮地悬挂着许多干玉米,煞像是为其镶上了一道装饰框线。与之对应的画面右下角处,街院这边,小贩倚墙设摊,跟前一女,宛若正想要买点啥细碎东西……凡俗的人间场景,配以这甚是特殊的自然景致,已是别有一种韵味了;欲将斯情斯境呈现于丹青翰墨,吾人笔下,随其形色之势,亦自与素常之作,也有了好些不同。7、《树侧藤花道上铺 山中皮药村边汇》。村口大道,甚觉宽阔,而两旁林树已稀。沿路扎着棚摊,隐见兽皮张挂,草药铺陈。清朗微风,轻将倚缠树干而生之紫色藤花吹拂向天空,且已簌簌落于地面,似令消闲于此之游者,倍感怡然自得。舒眼观之,还见那棚架后方角隅之处,斜生一枝金色树桠,亦已叶落于地,顿使其境平添了几许灿烂的对比意味。画面整体视象感觉,大致在明快秀逸之间,也显示出几丝劲爽之气,同时略觉迷朦清冽。当属实游斯境发诸心源者。8、《黄叶因风堆积处 少年乘醉荡秋千·宿墨写之也》。宽阔庭院,矮墙围绕,遍地飘洒落叶。定眼观之,此却为私家院宇,用于餐饮,“堂食”之外,犹有一二桌儿,置于院坝中,自然是顾及游客之闲情逸致。尤其吸引视线者,画之左隅处,点缀两人,或恰值酒饭之余耶,正在那厢摇荡着秋千,顿使这环境平添了几分人间情味。而其余信意纳入画面之点景细节,如店堂门框所挂亮黄玉米、越过低矮院墙所见街头摊贩与行人、其上林梢停立之鸟连同天际略表风拂之感的紫色云丝,莫不皆为丰富这画面而设置。兹,采撷现世风俗之作也,既不能任意安排物象,同时又岂可不事经营;如何把握其度,也只在这方寸之间。9、《一桥飞跨处 龙江峡雾迷》。陌生之地,当时仅于那号称“中国第一 亚洲第二”的长桥面上一掠而过,如何可能得从整体上把握其山形地貌,故尔作画时果须参照若干网络中之“航拍资料”。虽则如此,纳入笔情墨趣之具体处理构架,仍颇费经营。兹画即以刚健、洒脱、疾驰且复肯定之笔意,随形就势一扫而成,辅之以或浓沉苍厚、或淡薄清亮之色墨,径示其微茫云天之下,日影烟岚交替明灭之通体景象。似此等画面,最忌拘泥于具体物象之精勾细描,唯须胸怀全局奔趋跌宕之态势,若无还有、似是而非地对一切形色带而过之,然呈之于目,却依然是风起云涌、万物活跃且秩序井然之清晰具象情境。不知画笔所示,倒是体现这文笔所述也未?10、《此地人称小丽江》。淡淡金红夕辉下,一街店铺,多装饰为仿古样式;街道自身却斜带而至曲水回环之园林前。兹小园分明亦经精心打造:不唯树木有形,溪草整饬,平桥跳磴,每显其间;茅亭石座、茶阁酒望等设施,并点景水车等物,亦一一可见于内。而诸般景物在此特定时段,格外感觉色彩浓郁幽丽且质地清润。实臻其地以品咂其名,果是与本省那久在世间以闲散风情著称之丽江古镇,稍存些许联系焉?兹纵毫写出,自觉颇得其基本韵致。11、《曲溪外 闲看天际赤霞飞》。视角微转,景观沿这园林溪滩以下。嘉木依然修茂,浅草略觉细长;水车静伫落日余辉内,游客憩息临流棚荫间。却将目光展放画之右上方物象疏远之处,但见金色云霞,茫茫然浑为一片,麓岭村庄,皆似淡淡消融于内中。真称好个觅胜探幽之所在也!归来凭借逸闲之笔抒写,其色墨气氛,犹自带有彼时、空内几丝迷朦温润感觉。12、《国殇墓园下 风雨阴晴交替时·腾冲小团坡也》。一派肃杀凄迷氛围之中,多般自然云物与人工建造物事,合而形成旷落园子。其虽尽得于实境,但已经过高度裁剪乃至纯化,唯取墓园外“滇西抗战纪念馆”基本造型构架,连同园内宏大坚实之浮雕墙体,尤其是高耸之祭坛与旗帜,并作为远方背景的墓园本体“小团坡”,由此兼以大片飚风骤雨劲拂败叶落花、倚墙壮松迎风巍然兀立、遥天一隅却微现彩云晴光,如此这般多种物象辅之,从而得其整体形貌。同时中景之处,松、墙掩映下,一群来此凭吊的旅客,正面向导游集结,且众人尽行撑伞,更加重了这画面的阴湿冷凝悲壮基调。似这等画作,决非照搬“真景”与“一一具体刻画”所可能达成理想效果;吾今全以“简笔写意”出之,自感颇得其内涵神韵。13、《山云骤起潞江岸》。忆写游事归途所见:天际晶粲亮白五彩烟云之下,山岭延绵起伏有如洪涛大浪。峡壑间虽雾影幽暗,则江流溪滩,悉可于崖壁坡麓回折之处一一辨识。画之左下隅,着隧道桥梁,分明点示而今公路久已交通。而四下隐约可见之三二房屋,亦示此地向来之人居境况。画面尤其触目者,是为奔放有力之笔势与实沉苍润色墨,整体构成明晰生动之视象感。另,因表现这烟云缭绕之崇山峻峡,客观题材已定,乃格外注重其刚柔相济、浓淡干湿厚薄交互作用;而统贯之以节奏韵律关系,遂令入目形态,于统一中富含变化,并觉气脉畅达。14、《绝崖村学》。高崖绝壁,峻峡奇云,劈面盈幅。荦确之间,近前坡路上,隐见三三两两童儿身影,皆正朝着凹坎内一处醒目的所在走去;其建筑样式为今世常见,且有旗帜迎风招展,分明乃所谓“希望小学”者矣。画即以此通体形态对比为立意,大刀阔斧之笔势,约略抒写出某种慨叹之情。其余细节一概不再涉及,以传达简明之视象感。15、《山中野市彩云间》。铺写山区江滩一带,近景处崖岭之下,依稀见一市镇,虽置屋楼塔院,大抵亦显其寥落。而整体山形水势,则殊觉开阔旷远、跌宕生姿。尤其配着弥天飘飞之彩云,更见其满幅煜煜辉煌、色光澹荡。且是巍峨高岭顶头,有云竟如围脖般环绕于斯,倍示其生动奇妙。此为实游边陲之地得来之真山真水也,既不像凭空杜撰那般“图谱化”,同时却也综合驱使这笔墨水色,按照己心对所谓“新山水”之理解,着意剪裁与表现之。本月之作至此终。另,自从“疫困”以来一直潜心这绘事之生活方式,下月起,因俗生庶务重启,纵然不致停止,但总体时间精力之投入,定会受到相当制约。 ———————————— 辗转蛰伏于墅院。俗生庶务之余,抽挤时间,打理自家艺文事体。仍于每月底前依例将此“作画适时手记”发布。因工作流程所致,文中所涉画作,已属上月得来、且俱已上传于本人QQ空间相册(896274483)画库中。此帖附图为文中之第12帧:《国殇墓园下 风雨阴晴交替时》。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待日后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1844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28)

《乡间记事·画像》(稿)与《乡村剃发匠》两组文图(1982-83年) “剃发匠”相对令自己满意点。试想,阳光如泼的野山上,悠悠地游荡着这么个老儿,还是颇有趣味的…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zg1NjA1OA==&mid=2699435705&idx=1&sn=e50403e41d24e7800c14552b 0755a478&chksm=bae2a16c8d95287ac9948d9d 7156ed45017086d5dbfbc209 c5bf9641c3dbff4530d0a620 016c&mpshare=1&scene=22&srcid=&sharer_sharetime=1590584382224&sharer_shareid=7f0a7423a2d1449ccb40069d 7abd5770#rd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692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37)

1 2 3 4 5  >> 最后页 


发送信息 Χ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