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童山雷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轻松驿站   工具箱


个人资料

童山雷
重庆|南岸区
擅长:国画
积分:9501
级别:7

入会情况:暂无信息

今日访问:5

总访问量:943626

最近登录:2021-01-08 11:08:45

  

最新访客

最新评论

数据统计

今日点击:5
总点击:943626
日志数:1435
图片数:87
最近更新时间:2009-07-31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日记
平遥夕照·晓来清雨浥平遥(2014年)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一仟零十三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帖)平遥古城,亦属久闻其名而心思一游之地。不过,说实在的,此前却从未细想过,彼之魅力,究竟主要在于何处。及至此次既游,不禁眼界大开,心中乃给予极高评价,盖为其竟真为一活脱脱古中华文化“化石”,堪称全方位完完整整以原物原貌,展示出彼处历代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军事、教育、刑名及其世俗生活百态,最是生动鲜活地如同将一本国古代社会之全景图卷,呈现于今人面前。唯其内容如此丰富多彩,要想在此仅以几句简单语言,便逐项进行大致介绍,几乎已是不可能的事。况且,吾辈毕竟非是专门深入考证之学人,而只是对此一切怀有兴趣之文士与画者,所以,说到底,也不过对其进行走马观花式之了解而已。但即便如此,这一趟下来,也都自感较之于从前,对吾国传统文明之认识,可谓增长多多。这种感受,真可称是此前在游别的古城、古镇或种种其他古迹时,从未有过的。自然,说归说了,落实于吾之画幅,毕竟也不会是为其作上某种图解,而仍只是将彼时之感知,假以丹青翰墨,付诸可视而相对有其意蕴之形象罢。此示画作二帧,一曰《平遥夕照》,一曰《晓来清雨浥平遥》。前者是为当日抵达古城,在黄昏时分,迷茫云天之下,伫于城门近旁,心内所具的那种浩博且近苍凉的印象。后者则是次日一早,夫妇二人依次观玩各景点,却恰值晨雨潇潇,天地间弥漫轻寒之意,古城街头寥寥落落,阒寂无声,是以倒也真具难言之情味。画既在此,不再多言。附一吟咏斯地概貌之律诗,以供参考——   平遥   天低云暗地无垠, 历代精灵隐现身。 古去史痕犹可觅, 今来世事或因循。 万般器物称文化, 千种风情以质淳。 乃识此城寰海绝, 高标独领竟何伦。     另附一本不相干之画《池廊清雨》。此却是归游逾月之后,正埋头于志游诗文书画之际,一次在本地涂山湖边休憩所得。其为闲散文士信笔写意小品,虽非无趣味,终是内容相对单薄,也不消专文议及了,索性捎带于此罢。同时犹有一首较画先行得来之五言绝句,兹亦录之——   涂山湖荷花池廊畔偶得   池边一只鸥, 静待细鱼浮。 未觉清疏雨, 忽临芳草洲。     (总 1098 篇之第 1013 篇)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0504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18)

·帝王之诗焉可批……  (2021-01-08 11:14:47)
·帝王之诗焉可批……看来,即使今世,在某些人心目中,帝王之诗,不管写得如何,仍属不可批评者。吾辈《别的可“冒”,唯此类文化技艺不可冒。除非倚势硬将别人的算做自己的……》(转发微信帖《乾隆皇帝一生写了4万首诗歌 钱钟书评论:令人作呕》按语)一文,在华声论坛,竟然被视为“违规”而不允许发布以致被删入回收站。而在天涯论坛,倒是发得出,却有人大骂钱钟书没资格评价“乾隆爷”的诗,且道是“大清随便一个正经秀才,国学抄(估计是“超”字误)钱钟书十倍”。又还另有人助威,亦言钱氏傲慢。咱想,这钱氏傲慢与否,说到底也得看人家所恃如何。但那乾隆之诗写成那样,为何就“洗刷”不得呢?可怪的是,那骂钱者只字未提及吾。倒不知是吾辈“等级不够”尚不值得一提呢,或也是觉得吾辈毕竟没像钱氏般骂说乾隆诗“令人作呕”,而是客观理性地一一道出其误在何处……呵呵。总而言之罢,“大清乾隆爷”在人心目中还那般神圣不可冒犯,不能不叫人感觉心底凉嗖嗖的。想来,这恐怕真个是现今清宫戏之类玩意儿对国民误导甚巨了!另,再说乾隆那句“清明时节宜种树”,如若都会被当作“以平实朴素之语道出事理”的话,那么,诸如“肚子饿时该吃饭”、“倦意来时须睡觉”,这等言语,似都可以纳入诗句中去。起码,这还更合诗律,甚至于“饿时该”三字,在那句中还讲究了“拗救”以免全句陷入“孤平”境地呀。哈哈哈。又:后来在诗坛上得见乾隆《种树》全诗。其实要说乾隆连诗律都不懂,也确是有失公正。因“清明时节宜种树”是用于首句的,既已于次句作“拗救”处理,也就不算是“病句”了。而且他这首七律,相对于从前所见到的,似乎还略属过得去。而见此微信帖之前对他的一贯印象,也是“知格律、吟庸诗”的。此顺将乾隆这整诗及吾辈在诗坛上就己帖《别……冒……》的补充看法附上,以供有兴之士看着玩玩——种树诗清·乾隆清明时节宜种树,拱把稚松培植看。欲速成非关插柳,挹清芬亦异滋兰。育材自合求贞干,絜矩因之思任官。待百十年讵云远,童童应备后人观。欢迎大家各抒己见。尤谢转发来乾隆《种树》全诗。看来乾隆诗病,真个仍如一贯印象,不在于不知格律(如本诗之韵部、平仄、粘对、偶句、拗救与整个起、承、转、合关系尽皆基本说得过去,连第七句之第五、六字亦依例变格),而是在于不管有无意趣皆强写,方导致所作滥多与平淡乏味了。或这便正谓“合格之诗”与“好诗”的区别吧。诗史上拗救之例自是举不胜举。但如放翁“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这般“化险为夷”且称精彩之句,则确是尤堪赞许。若认为在下还不够批评乾隆诗之资格,所据何由、进而乃觉何人方有,在下是既无意说甚也不想探知,微笑丢开而已。说到乾隆可“秒杀百分之九十九的现代诗人”,最多也只在“依循格律”这个意义上;而这是有鉴于那整个时代风气及其特殊地位(得受极好教育且或始终明或暗有“高参”在旁;而即便如此,其以帝王之尊,毕生所作,竟无一被后世“业界”所认可),正如古人无论贵贱,凡有文化者写毛笔字其基本功一般皆优于今人,作不得数的。“种”字,物种,种植,皆仄声,唯用于姓氏,方平读。这儿何以“借”,请赐教。 另,吾辈论艺,不论所涉何者,皆是只看其艺本身,而不管“执艺人”是为“天潢贵胄”抑或“优倡下流”的。至于提及今古影射啥的,或真是想多、扯远了,最好别将话题引向那些方面哦…… 附: ·谈艺· 别的可“冒”,唯此类文化技艺不可冒。除非倚势硬将别人的算做自己的…… 乾隆“诗病”,在于观念。 四个七字(或五字)句凑在一处,便是绝句? 如随常说话般道出毫无深度、甚至不言而喻、尽人皆知之意,便如唐贤白公般? 本无趣却又强砌以生僻字,其之可厌憎,岂不翻倍? 直白或生涩,倘犹丝丝入扣合辙,则虽平庸但勉强可算做“诗”。反之,若连这都做不到(如“种树”那句: “清明时节宜种树”,第四字、六字皆仄韵,稍具基础,都知不妥。),又算是甚? 如此这般,一生几万“首”何足为奇?岂非大大一堆废话? 还好,后人未将它们当“圣旨”…… 另,若定要为文中所提及历代君主之诗排序,吾意:排开所谓文治武功,纯以艺论,后主一,魏武二,徽宗三,唐太宗四,炀帝五。汉高亭长那个似不当算,因无别的佐证,或属时代语言特征下之“龅牙巴咬虱子”,又或是史官记事时修饰过之语句。且是评帝王诗艺,决不应首重所谓气魄。洞悉事理者自当明此为何…… 附:史传帝王个人武功或棋艺类水准怎样,似亦可打个问号。彼虽对抗性比较,臣下却自会输呀……呵呵。     转帖《乾隆皇帝一生写了4万首诗歌 钱钟书评论:令人作呕》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6840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8)

白石山翁画帖小辑按语   (2021-01-08 11:10:23)
佳作可任人遴选百数而其态势不至窘迫者,其人方真堪称成就斐然之大家。常见者,至三二十数,水准或即已呈断崖式下滑状。——当然,反之或亦通呈不温不火状,斯即乃称庸才。至若寄萍堂主白石山翁,箧内精妙之墨迹,料可逾越千数,是当之无愧华夏艺史间之特例矣。 白石山翁画帖小辑—— https://mp.weixin.qq.com/s/KW8UGpZV45yal07KEClsWg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TEzMTk0NA==&mid=200213346&idx=1&sn=0deb70a2be8c7d4d32a9440233cb000e&scene=1#rd https://mp.weixin.qq.com/s/0GyCGNk3hogE8mimTa1PuA https://mp.weixin.qq.com/s/A9hGGn5slG6WCxk-BdWfdw https://mp.weixin.qq.com/s/JsixTQgsrIV2nh1hpk3EdQ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DE0NzM4MQ==&mid=401625075&idx=6&sn=3d167514d6a6bf5e06479a87d0eecfb3&scene=1&srcid=0125EuX4RYMC2UbNHhKmPAxT#rd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560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9)

旧文。回忆……说着那冬天…… 晨起倚床闲观《画中游》附记·西画部分(中期 99),以下文字,令此心尤为有感。姑且又“说说”。 ……现今,我反观此画而述此文的时候,那两项特别耗时之事,长篇小说创作与画油画,对于自己而言,都早已成为“过去式”了。两件事情本身,倘以对现实人生的改善而言,都并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我知道,这对于许多人来说,或许已算是一种心理上难以接受的状态。但是对于我这样一个打小都并不是在“行即得成”事境中过来的人来说,这虽非无感无憾,但它却挫不败我。自我标榜什么,当然也是毫无意义;社会只认最终成就之人,咱还没到“最终”,说是道非,真的还不算数。况且现在自己也早已参透:所谓“成”,也不一定就是有谁真会来给你佩戴勋章,不过是你将实绩摆在那儿,供可以看到它的人们加以辨别而已。从另一角度看哩,所谓生命的意义,大约也就正是在这儿吧:你来这世间一趟,做出了一堆多少有些价值的事,且是在那做的过程中,人自身也不单是有了丰富多彩生存体验,同时整个也获得了极大的快乐,而倘是什么也没做,时间还不也就如水一般地流去了。画这幅画(附图:《冬树》  作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述说头脑中闪现出的以上念头,同样都在一个寒冷阴沉的日子(今更是在一个举世为疫情所笼罩的寒冷阴沉的日子)。这便是冬天啊。冬天说着冬天的故事,有点意思。不妨用两句大家都熟悉的歌词作结吧: 我们在回忆,说着那冬天。在冬天的山巅,露出春的生机。……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468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13)

王家大院前的低矮窑洞(2014年)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一仟零十二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帖)当年随着一部电视剧的热播,山西乔家大院名扬全国。其实,作为本省的“大院”,另有一“王家”,规模倒还远在这“乔家”之上。事前既已得此信息,此次游览,当然就冲着“王家大院”去了。至则果是大开眼界。其无论是整体构架,所据地理形势,连同本身种种建筑及装饰细节,皆莫不当称之举世罕有其匹。亦无怪乎,在业界,彼竟有着“民间故宫”之美誉了。而彼之开拓发展与守成及至最终易主消亡的全部历史,也足以令人默叹深思。自然,吾这非是社会历史学者研讨之文,固不宜再多说甚。唯当穿行甚而几至迷失于那整饬得无可挑剔的青砖瓦丛间,此心居然亦不由暗忖:人生圈囿于兹,真的会感觉很惬意舒适么?坦言之:若依己之喜好,吾心倒还是钟情于南方式的、与自然山水融为一体的优雅庭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倘无这地域文化之差别,人世间的景致,又焉能称之丰富多彩?所以,作为客观存在本身,既称是有其道理;吾人随缘由份作此游历审美,也当属合理合情。伫足在城堡般的院墙高处,放眼四下,烟光弥漫之中,这陌生的北方风物隐隐约约皆入视野。绕墙根一带,坡坎周遭,却尽是些在这豪奢映衬之下,格外显得简朴乃至于寒伧的窑洞。见此,心底难免有感有思。倒是见这展览资料中说,王氏家族历来很是注重与乡里的相处;但,毕竟如此这般鲜明的贫富差距呀,此“大院”最终的消亡,看来也不能不说还是得从中觅找因由罢。有了这些朦朦胧胧的观感,归家后为此作得一画,曰:《王家大院前的低矮窑洞》,今随文示之于此。大写信意之笔,但由观者点评。或问:此大院有那么多精美之处,尔何似视而不见咧?吾笑言:那,都留给专业及业余的摄影师们罢…… 另得七言律诗一首,附上—— 王家大院 敢自民间称故宫, 独成韵格傲苍穹。 依山取势类城郭, 叠瓦随形如月胧。 屋厦千间原孰据? 镂雕万饰本犹空。 贫窑绕院皆张口, 一似微言诉曲衷。 (总 1098 篇之第 1012 篇)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3758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7)

千秋岁引·庚子残冬祈语且思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蹇岁将终, 灾星过却。 但待来春胜于昨。 新冠毒从此滚蛋! 陈年病自兹逢药。 愿吾民, 步平顺, 得康乐。 堪叹望中无着落。 堪叹世间尤萧索。 最畏人皆失知觉。 如能以它为教训, 方当令我凭依托。 雾霾天, 雨雪夜, 思量著。 附记:此虽依故宋王荆公例词得来,甚至不单步循其韵,且是末三字还直接沿用其例,然终因己作强烈介入现世生活,而整体风味迥异。题材不同,自是不当与之较“雅意”了。唯自觉全阕如江河一泻而下之语势,则小似之。顺将原词及吾辈填写依据附上。 附1:例词 千秋岁引(双调八十二字,前段八句四仄韵,后段八句五仄韵)     ——王安石 别馆寒砧,孤城画角。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一派秋声入寥廓。 仄仄平平仄平仄。 东归燕从海上去,南来雁向沙头落。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楚台风,庾楼月,宛如昨。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 无奈被些名利缚。无奈被他情担阁。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 可惜风流总闲却。 仄仄平平仄平仄。 当初漫留华表语,而今误我秦楼约。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梦阑时,酒醒后,思量著。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附2:吾辈填词所循 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韵·对) 蹇岁将终  灾星过却 仄仄平平仄平仄(韵) 但待来春胜于昨 平平仄平仄仄仄  平平仄仄平平仄(韵·对) 新冠毒从此滚蛋  陈年病自兹逢药 仄平平  仄平仄  仄平仄(韵·半对[后二语]) 愿吾民  步平顺  得康乐 平仄仄平平仄仄(韵)平仄仄平平平仄(韵·复式强化半对) 堪叹望中无着落      堪叹世间尤萧索 仄仄平平仄平仄(韵) 最畏人皆失知觉 平平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平平仄(韵·对) 如能以它为教训  方当令我凭依托 仄平平  仄仄仄  平平仄(韵·半对[前二语]) 雾霾天  雨雪夜  思量著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5058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11)

年末随记  (2020-12-30 12:06:15)
帖子封面为今年最后一幅画作《剑门初日照冬林》 难忘难熬的2020年终至其尾。吾人也,只要其身犹存且其脑尚健,终是一如既往溺于己之艺文事。今观本年度画箧,共得稿计153帧(“要吾生”,在这庚子年,倒也是个吉数,哈),且依近年规矩,作画手记一一对应,亦当为此数了。另也“再作冯妇”,画过三幅小小油画玩儿。这绘事及附文固已如此。而纯粹文事中所涉其余艺论、随笔、散记、诗词,为数似也称可观。尤其后者,或因两度“墅院蛰居”消磨时日,所作甚多,故尔全年连诗带词,应是在两百首之上。也懒得再花时间去具体统计这诸般文字各有多少了。艺者要务,毕竟该是“创造”本身;至若“盘点计帐”,留待有心有闲之人罢。好在咱画箧中之数,却是这“Windows先生”自行便为咱计算出来了的(同理,箧内所附诗文手书稿亦有计数为49幅),呵呵。——闲言休絮,停指驻键,以待来年。 附:本人QQ空间画作库地址——   https://user.qzone.qq.com/896274483/4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237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9)

2020、11、30-12、28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重游剑门、广元之作)。1、《川陕毗邻地 一峡朝天》,写广元北郊朝天镇实境:迤逦嘉陵自远方峡谷款款而来,江滩清旷之地,此川北小镇本身,虽是已如今世常见情形,人间建筑及设施尽呈新貌,而其自然景观,仍秉天设地造之原状,十分秀美。兹画即取山川江流大势,以自信、肯定之笔调,了无障碍,一气挥洒出看去错综复杂之景致,且是起伏伸缩间,毕显其单纯明净感觉。回顾半世纪有余之翰墨生涯,自从三十多年前见识石壶公画法以来,此心便对其于吾国山水“删繁就简”有如西方马蒂斯于其传统油画蜕变改造之功,久存赞叹与向往之情,且一直不懈地在己画作中“简式”这类别(相对“繁式”类别而言)处理时,认真加以承袭并努力体现自我表达特性。此画也,堪慰其心志。2、《滩峡参差 山崖耸峙 阴霾渐散处 嘉陵水自略阳来》。川陕之界,万山夹江,且是峡滩相接,绵绵无尽。吾人当日立此朝天镇郊滩外,目光溯沿其江流之上下游方向睃视。江水回折终向南去之处,固为本地大名鼎鼎之明月峡矣。而北面其由来之处,虽则云霾微开,天光清朗,然其浑茫深里,焉辨兹水所经,又是何种具体地形地貌。幸喜尚有些许地理常识,还知由此再北溯嘉陵江之上源方向,入陕犹有汉中市属下的略阳县城,其地江峡更见险丽,并久有前辈山水画者吴镜汀先生据此得来画作,因而心生向往。以故,吾今斯作也,信意点厾其势犹得山川风神,乃欣然于题款中点明这江流“传承”关系,搁笔静品楮幅之间色墨意象,兼忆及实游斯境所感旷阔幽杳清润气息,甚觉别是一般趣味。3、《广元朝天明月峡》。以这峡口实境为题,抒写冬日阴郁高天下沉厚而略带苍凉之气氛。入目但见崖岸高耸,跌宕连绵,形态殊觉变化多端,而其势亦属内敛。近前多有今世“旅游景点”打造之物,幸犹与天然情貌浑然一体,相得益彰,毕显斯地文化历史特性。峡壑间,则彼清清嘉陵静静流淌,配之以江岸临水处渐向远方隐约可见之吊脚古栈道,愈示其地风味。画作手法亦与其不事张扬之景物本身相吻,踏实,厚重,有条不紊中,个人一以贯之的那种粗率而远雕琢的拙笔残墨痕迹,已自在焉。另,兹画,亦即上文所谓吾作中“繁式”者也,岂又屑于精勾细描,不过反复皴擦点染,以求苍劲与滋润感相对完整并存一幅而已。4、《绝壁断崖间 隐存凿痕 不识其当为纤径抑或鸟道 唯今临岸亭廊 悉与古栈交通 乃待骚人沐风长啸 以望明月》。超长画题,既已将画中内容点明,何消赘述。只此明月峡本身,山石构形奇特,褶痕复杂,向有地质博物馆活标本之称,兼之更与所谓“纤径鸟道”相混,遂愈觉细节变幻莫测。吾此即根据这自然连同人文特征,将画面处理为草木萧瑟之清寂冬夜,文人墨客凭颓廊而望朗月,以是亦将这峡名托出。画作粗细相间,纵然表达较为具体,则通体仍藉以随心所欲之写笔;尤其那清波漾影、绝澹极泠之情味,辅以题咏之辞,甚堪品玩。5、《危崖缝隙间 茫荡云天下 川峡入口处 清水漱石 长滩萦岸 正北外 但见嘉陵迤逦来》。同以长题命名,其文情艺趣迥然与前画各别。其意象因入峡后蓦然回瞥得来:两岸绝壁凌天,石质坚沉厚重,而纹理仍如凿似刻,通体却类若垒砌,巍然屹立江畔。崖脚处,栈道旗亭,紧傍于斯,行者结伴出没其间。漫山遍野,草树皆已经霜,赭赤一片。峡外云天,则于阴晴不定之烟霾中,微见落霞光照,是以一江清水,亦然淡映云光,且将其反射于崖壁之上,整个环境,顿觉幽粲乃至煜煜生辉。峡口正前方,滩头隐约可见的三二人家,分明冲淡了这峡谷的荒野感,毕竟终是今世一游览景区矣。但辽远之处,已被遮掩的江流,虽如神龙不见其首,却反似有点令人好奇,——那厢,不知果又是怎的?6、《古峡中 似闻演武声犹在 霜风拂处 忽觉隔岸鸣汽笛》。这明月峡内一相对开阔滩地,被辟作所谓“演武场”,不知古来即若此,还是今世“开发旅游景点”所需。两相映衬,甚是有趣者,江流对岸,却恰又是半世纪前名震一时的宝成铁路所经之处,至今相对慢速列车,仍在运行。其桥洞相接、火车开过其身影偶尔方才一现的情景,看去真个十分生动精彩。此画即抓住这奇异之对照,并纳入特定之山川大势范围,予以表现。画风仍属率意挥写而显其粗中有细这个人近期一贯性质;静澄曲回之江水与挺拔而富于变化之山岭共呈于斯,亦分明强化了这整个境界的可观赏性。另,题款中“闻”、“觉”二字,于常理当是互换,而此径为之,似也别具其味罢。呵呵。7、《滩峡终尽 一水曲回 远向巴蜀》。萧森古峡尽处,高崖壁立,坡麓植被茂繁,其间栈道,因地势已趋缓和,亦然已觉平淡无奇。纵目远外,虽犹岗岭绵延,则整体形态,分明降低一级;而滩咀伸缩之间,这嘉陵清江,回环萦绕,湍然渐去,乃入一派浑茫空白中。那厢自是巴、蜀交错之地了。一番写意之笔,挟带水墨汁色,率性洒落之下,渲染出几多深心感思。画作面目蓊郁润泽,浸渍有度,看似团团密黑,内中仍见丰富层次及形态。尤其远近浓淡对照,干净利落且是颇示其澹泊意趣。重写明月峡之作至此毕。8、《残日下 秋江畔 都市喧哗 古庙索寞·庚子纪游也》。画写广元皇泽寺景:血赤落照之下,万古如斯之江流,静静流经今世面目日新之城区,而那因与吾国史上唯一女帝相关之皇泽寺,亦然寂寞且近乎坚韧顽固地倚傍于江畔滩崖间,整个场景入目之直观印象,沉郁凝重及至带有几分悲肃。画面构图经营,虽基本出自实境,但不过皆是取其代表性物形,辅以所谓缩地之法,删繁就简,乃得大势耳。表现手法则首重通篇气氛,求其似是而非之下,得能传达出特定主题所需之意象感。而此甚具“高亮显示”意义者,便是那本身形色原属掩映于同类调子中之古寺,周边竟微泛陈旧黄光,由是凸现于现实环境,兼藉是见其潜在意蕴……9、《广元纪游·萧然古寺 静对新城》。随写伫立皇泽寺半崖间眺望广元嘉陵江两岸景物。依其实相,寺傍突兀坚岩,岩壁间石梯回折,廊亭散错,洞穴窈然。而山门本身,则落座于崖脚高滩之上;飞甍若翼,连带两侧围墙,大张于彼,似顽强护守这千年寺院。更有一株恰值叶黄如蜡的明艳银杏,亦然婀娜多姿地像是轻舞于院前,——该莫便是当初那犹未得势的武媚娘精魄,骤然幻形于此罢?而放眼远前,江湾曲环处,崖壁遮掩之外,沿岸各式时新楼屋及桥梁,依次展列,影影绰绰,渐渐淡逝于烟霭迷茫的云天之下。乃觉微波摇漾,水光映现天色,空气滋润清新,看去煞是一派“风水宝地”应有之模样也。画虽据实取舍,有限物象内,也算是详略兼顾,率性中见其心力,并暗示一种近乎感怀之抒情意味。10、《烟岚浮动剑门关》。再以登剑山途中反观峡中关隘所得意象,布写此雄关大势。其崖岭实沉,绝壁千仞,梯道蜿蜒,泉流幽细,关楼峙立险山峻壑薄云缥缈之间,而微阳映射,天风抚拂,麓林竹树,悉萧瑟于大化流动内,只近前今世些许旅游设施,与之遥遥相对,益显其索寞意趣,如此这般种种情形,俱藉厚重且复滋润之笔墨得以表达。整个立足点及其连带视象感,可称有异于昔年写此古关境貌诸多画作,许之新获,似不为过。11、《雨后剑山 雷鸣如炮》。实游斯境,沿关侧大崖迤逦上行,过一宽阔吊桥,曰“雷鸣”。当时涧水冬枯,并不觉其深长意味。然心中暗想,倘值夏秋大雨之后,此处则必属名实相符矣。遂于这旅游归来反观遐想,蕴意于胸,转而抻纸命笔,劈刷挥扫,泼染点厾,乃一气得此图焉。幅中那雨后烟雾迷离、林树迎风呼啸、壑涧浑若莽然作声之悲凉雄壮气氛,自觉表达甚是精准且复潇洒自如。既称不一一拘于实景而重意象及心境抒写之作,置诸本次重反剑关组画内,兹似亦堪为特出者。噫吁!以个人喜好论,远岁之游也,有《西风残月剑门关》可慰这丹青情怀;今又得斯,同当庆幸。只严格看待,此图略不足处,在于作画当时冻指僵硬,率性驱笔,将那关楼稍稍画高大了那么一丁点儿。如若再有机会将此稿更作成大幅巨幛的话,这问题自当注意解决。但想来倘对大幅巨幛,则画面浑然一体之感,又属不易控制者矣。由此可见,画之得来,必然之外,果是有其偶然因素。或亦可谓:莫如顺其自然罢,这写意画中,带憾之作,也许真是别有风味……12、《剑门初日照冬林》。仍以剑山这“墩”巨大的“硬豆腐”(此关以豆腐名天下,而以吾辈看来,其主山本身基本形态亦甚似之)为题,极写其方正、厚实、鼓凸之基本形体,而一切点缀,莫不在此内抑或周边展开:微茫朝日照临下,彩霞浮现于阴沉雾霾,那“以一而当万夫”之雄关本身,对比于山势,已觉小得有趣。沿山一带,细流、陂堰、建筑及古今路径(包括索道),俱杂然隐现于斯。坡麓间林树遍野,或枯枝如棘,或赤黄之叶飘零,真好一派廓大森莽萧瑟之境也。画即依势取象,手法看似粗枝大叶而得以写形传神,终以入目之总体气韵胜之。本次重游剑门、广元之作至此毕;本年度之作亦至此毕。月内所余数日,盘点甚或改动一下旧作,并静思续行方向,且拟定着手方案。 附:添改旧作随记—— ·敢将新笔融旧痕· 此《南麓清夏》,吾2008年所作也。反观电子档,每觉构图“入目大形”存其缺憾,终认定乃遥山少欠一重相对高耸者。遂不可耐,一时兴起,欲翻箱倒柜找出原件添改之。印象中,其也只三尺整纸之作了;反复翻找不得,后却于四尺整纸之作中寻出,原来真个倒有八平尺大小。画事本不复杂,点染数笔则罢。唯这懂绘事者皆识:已旧之画,新添色墨上去,搞不好,会显“火气”,不“相生”的。于是特以宿渍花青调和淡墨而为,且别的偶及赭黄之处,亦以类似方法为之。幸感觉甚是融洽。后,反思当时何以画面有此明显不妥。则发现:盖因彼时恰值作画环境不定(似为在谋食单位所力争得来之“工作室”正因故东迁西徙勉强得保?)是以难能在作画过程中远观画面大效果所致。而今家中画案作此篇幅之画原本无碍,却因有了阿猫花胖,也就有了别的不便,因此久已只作三平尺之画,倒将画案划出好大一块,让它长伏那厢伴咱。闲话休絮。所以这临时改画之事,只好就在卧室飘窗之上进行。也懒得另起炉灶去做那整体配套的“假裱托”工作了,只就将方干之画(寒湿天气,还多亏了电吹风)铺在这飘窗上,及时拍照存档。但原作既改,旧有电子档案,又焉能不作记载?因而也就同时留下这两帧照片,一为新作皱皱巴巴的原始照,二为以其勉强糊弄得来的“假裱托‘上妆照’”。事成,抚腮静观默察,好有一比:昔日电子档,图形本身虽有问题,而那“登台扮相”,倒是蛮完善鲜亮的。今作也,则有如新角儿草草登台,纵也经过打扮,可那毕竟是与“精心彩排”效果有所不同。咳,好在哩,无论怎样“底色未敷,胭脂不匀”,这新上角儿自身“肌骨神采”,终是不以装扮草率而不为慧眼人所识了。呵呵…… 文中所涉画作,俱已上传于本人QQ空间相册(896274483)画库中。此帖附图为文中之第11帧:《雨后剑山 雷鸣如炮》。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待日后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QQ空间相册地址—— https://user.qzone.qq.com/896274483/main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7487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9)

本月、亦是本年最末三帧翰墨画作(不同侧重再画剑门关主景)及两幅诗词手书稿。连同作画手记,一并贴上—— 10、《烟岚浮动剑门关》。再以登剑山途中反观峡中关隘所得意象,布写此雄关大势。其崖岭实沉,绝壁千仞,梯道蜿蜒,泉流幽细,关楼峙立险山峻壑薄云缥缈之间,而微阳映射,天风抚拂,麓林竹树,悉萧瑟于大化流动内,只近前今世些许旅游设施,与之遥遥相对,益显其索寞意趣,如此这般种种情形,俱藉厚重且复滋润之笔墨得以表达。整个立足点及其连带视象感,可称有异于昔年写此古关境貌诸多画作,许之新获,似不为过。 11、《雨后剑山 雷鸣如炮》。实游斯境,沿关侧大崖迤逦上行,过一宽阔吊桥,曰“雷鸣”。当时涧水冬枯,并不觉其深长意味。然心中暗想,倘值夏秋大雨之后,此处则必属名实相符矣。遂于这旅游归来反观遐想,蕴意于胸,转而抻纸命笔,劈刷挥扫,泼染点厾,乃一气得此图焉。幅中那雨后烟雾迷离、林树迎风呼啸、壑涧浑若莽然作声之悲凉雄壮气氛,自觉表达甚是精准且复潇洒自如。既称不一一拘于实景而重意象及心境抒写之作,置诸本次重反剑关组画内,兹似亦堪为特出者。噫吁!以个人喜好论,远岁之游也,有《西风残月剑门关》可慰这丹青情怀;今又得斯,同当庆幸。只严格看待,此图略不足处,在于作画当时冻指僵硬,率性驱笔,将那关楼稍稍画高大了那么一丁点儿。如若再有机会将此稿更作成大幅巨幛的话,这问题自当注意解决。但想来倘对大幅巨幛,则画面浑然一体之感,又属不易控制者矣。由此可见,画之得来,必然之外,果是有其偶然因素。或亦可谓:莫如顺其自然罢,这写意画中,带憾之作,也许真是别有风味…… 12、《剑门初日照冬林》。仍以剑山这“墩”巨大的“硬豆腐”(此关以豆腐名天下,而以吾辈看来,其主山本身基本形态亦甚似之)为题,极写其方正、厚实、鼓凸之基本形体,而一切点缀,莫不在此内抑或周边展开:微茫朝日照临下,彩霞浮现于阴沉雾霾,那“以一而当万夫”之雄关本身,对比于山势,已觉小得有趣。沿山一带,细流、陂堰、建筑及古今路径(包括索道),俱杂然隐现于斯。坡麓间林树遍野,或枯枝如棘,或赤黄之叶飘零,真好一派廓大森莽萧瑟之境也。画即依势取象,手法看似粗枝大叶而得以写形传神,终以入目之总体气韵胜之。本次重游剑门、广元之作至此毕;本年度之作亦至此毕。月内所余数日,盘点甚或改动一下旧作,并静思续行方向,且拟定着手方案。 附: 2020年12月画作清单(12幅)  川陕毗邻地 一峡朝天(三平尺)                                                滩峡参差 山崖耸峙 阴霾渐散处 嘉陵水自略阳来(三平尺)                         广元朝天明月峡(三平尺)                                                      绝壁断崖间 隐存凿痕 不识其当为纤径抑或鸟道 唯今临岸亭廊 悉与古栈交通 乃待骚人沐风长啸 以望明月(三平尺)  危崖缝隙间 茫荡云天下 川峡入口处 清水漱石 长滩萦岸 正北外 但见嘉陵迤逦来(三平尺) 古峡中 似闻演武声犹在 霜风拂处 忽觉隔岸鸣汽笛(三平尺)                       滩峡终尽 一水曲回 远向巴蜀(三平尺)                                          残日下 秋江畔 都市喧哗 古庙索寞·庚子纪游也(三平尺)                         广元纪游·萧然古寺 静对新城(三平尺)                                         烟岚浮动剑门关(三平尺)                                                      雨后剑山 雷鸣如炮(三平尺)                                                   剑门初日照冬林(三平尺)                                                      观看地址—— https://user.qzone.qq.com/896274483/4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7241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9)

寅夜随记  (2020-12-28 11:11:21)
寅夜随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俗生闲乐事, 偶属猪羊会。 暂且远丹青, 移情于别技。 雅骚兹莫干, 心计趋纯粹。 所取却为何? 孔方居末次。 略谋藏腹中, 胜败凭聪慧。 曷尚尔斯文, 另尊深邃艺。 唯人具短长, 彼却优于此。 吾力竭于它, 又焉能及彼。 多输些少赢, 玩罢常存愧。 终是得欢欣, 亦然符己意。 世间今渺茫, 自觅清滋味。 惯任岂相忘! 也无须固恃。 聊乘翰墨余, 庶可耽游戏。 况复未登仙, 理应融地气。 果称真达人, 率性而行止。 附记: 此昨玩罢夜归,凌晨早醒吟得,起身后常事之余补足。虽宽押同部之仄韵古风,实入律,无论粘对及孤平拗救,尽皆依律法而为。潜心斯道者自可识别之。欢迎指正,先期谢过。 ………………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888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20)

1 2 3 4 5  >> 最后页 


发送信息 Χ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