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童山雷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店铺   轻松驿站   工具箱


个人资料

童立新 VIP会员
重庆|南岸区
擅长:国画
积分:10091
级别:7

入会情况:其他国家级会员

今日访问:7

总访问量:1074363

最近登录:2021-09-28 15:57:30

  

最新访客

最新评论

数据统计

今日点击:7
总点击:1074363
日志数:1545
图片数:85
最近更新时间:2009-07-31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日记
游黔东南并归来逢中秋得小诗数句 江南达者 童山雷 ……………… 荔波景区随吟两绝句 一 山野芙蓉花, 临溪发红萼。 因惜碧涟漪, 长开未忍落。 二 群鱼竞蹭滩, 青鳍泛银涟。 彼亦耽玩趣, 居兹意适然? 游经茅台镇偶感 名酒本醇和, 世风吹变味。 弥天糟气中, 隐透商家意。 辛丑咏佳节 人由蹇岁渐从宽, 月到中秋自又圆。 物事以知乃通达, 于丛蓁处向婵娟。 辛丑中秋静夜拾趣 一、猫意  朝尝云腿美封喉, 夕见主人频扭头。 满院月华干甚事? 传闻人世过中秋。 二、夜深偶见 隐觉飘窗白, 隔帘揽皓月。 灯闪见阿猫, 半丝情趣没。 凌晨见月落有感 年年满月渐朝西, 恰值吾人早醒时。 孰可挽留岁华去, 凝眸浩宇暗沉思。 附配图稿——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zg1NjA1OA==&mid=2699436553&idx=1&sn=b6cfb737a21422564c***1a30c528294&chksm=bae29ddc8d9514ca08f00c8e6078380f266dabc4e99fefd13a5591b6d7c2faf3f12a2f0647fe&mpshare=1&scene=22&srcid=092867GNP4MIeWE5DECfFlSn&sharer_sharetime=1632814758589&sharer_shareid=7f0a7423a2d1449ccb40069d7abd5770#rd ——————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4515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2)

童山雷21世纪以来诗词选 35  (2021-09-24 11:33:34)
童山雷21世纪以来诗词选 35(杂类城乡题材) 江南达者 童山雷 ……………… 多丽·苍洱印象       白云轻, 群峰缥缈迷离。 碧川前、 风花雪月, 长裹一派春辉。 远行人、 慕名至此, 由来愿、 证实于斯。 乡野宁和, 民生朴美, 乃知清梦系边陲。 漫嘉许、 踏寻芳径, 步入古城围。 观街市、 双溪环绕, 五彩纷飞。 粉墙居、 千葩百卉, 簇拥精雅门楣。 任悠闲、 寄情翰墨, 或得趣、 尤见安怡。 塔影朦胧, 湖光淡荡, 浑如诗境但无疑。 待暝夕、 偶邀朋辈, 将酒向雕梅。 真滋味、 堪当美景, 余恋迟迟。  己丑仲秋重游成都杜甫草堂   ——庚申暑月尝游之 凌天翠柏势犹然, 悯世骚人神略安。 卅载甚嚣风雨息, 半生高遁腑肠宽。 不才焉敢望诗圣? 有志仍堪为艺弁。 休怨方今俗浇薄, 万民毕竟远饥寒。 重游武祠偶感·忝借杜格 丞相仙祠何用寻? 锦城翠柏久萧森。 烟光漫目迷秋色, 人海涌堂泛杂音。 万众多因“金卡”计, 一身仍奉血诚心。 先贤重义淡生死, 垂首遥思泪染襟。 王建墓 ——昔年是否实臻于此,竟已     恍惚难忆……一笑。 悠悠远事至模糊, 相识似曾终觉殊。 穸置天穹呈伟构, 魂栖地府遗宏图。 神奇堪惜假称帝, 貌雅却当真作儒。 威武王权归散灭, 座前岂复有人谀。 春风袅娜·江南惊蛰 昨方辞腊意, 始启年华。 青竹柳, 暗尘沙。 忽天空云散, 地灵麇集; 千葩吐蕊, 万卉萌芽。 促触山精, 催生岚气, 大化为之将寤耶? 待发沉雷迫飞雨, 初醒微豸惹藏蛇。 亦警吾人高卧。 才开睡眼, 已然见、 遍野清嘉。 非桃李, 岂桑麻。 颠连海角, 直接天涯。 晴日临窗, 素心明彻; 浩风拂槛, 绿意滋些。 因之令我, 俯思而感奋, 冲天一啸, 呵灭霓霞。 踏莎行·秋游蓉城三圣乡 蓬梗凋零, 汀花盛绽, 弥天莲叶盈遥岸。 宿鸥兴舞雨濛霏, 居人融乐烟清淡。 步履徐徐, 心思远远, 美乡堪令吾开眼。 微茫前事更谁知, 裕饶今者殊何倩? 六州歌头·远思 荒村旧梦, 入髓意难平。 秦巴险, 川云怪, 刬风声, 暗霜凝。 堪叹当时事, 岂天数, 皆人力, 轻拨弄, 之边县, 似群氓。 索寞山乡, 地薄田稀少, 阡陌纵横。 至五黄六月, 饥火炽无明。 邻里悲鸣, 此心惊。       一逢“推荐”, 命尤贱, 多空望, 事何成! 途既绝, 期犹在, 步归零。 眺渝州, 渺若云端远, 赤炎内, 尚纷争。 清志也, 当斯世, 曷能更? 唯惜吾家老母, 枉殷切、 劳费神形。 每思之至此, 觉疚愧长萦, 感慨填膺。 归自谣·春暮       闻牧笛, 麓岭云归人自得。 邻墙一树桃花白。 清蔬果腹天尽黑。 床头窄, 倚灯把卷逍遥客。 醉花间·暝夕偶感 菱花白, 藕花白, 湖面茫无极。 思拟泛轻舟, 入水将花摘。 黄昏天近碧, 翠鸟传消息。 清风远岸边, 犹有人心恻。 霜天晓角·夜读志趣 雾凝窗际, 汇作晶莹水。 相映倚灯孤影, 真感觉, 催无寐。 卷中新得意, 令人弥足醉。 才说合眸微忽, 却不道, 鸡声起。 伤春怨·风过小园 陡折青芽树。 亦见残花无数。 老豆伏于畦, 瘦麦随风犹舞。 夜来天何怒? 我则心哀苦。 本已至穷愁, 况复此、 添新虑。 卜算子 拐枣拂寒檐, 始觉风声厉。 一缕晨光入破门, 微照清森地。 掐指越三春, 哪觅前程事。 却把忧心付杳冥, 兀自仍高睡。 忆少年 松霜久化, 松声亦远, 松冈湮灭。 于今欲追识, 纵些须何得。 念往昔家山清绝。 伴吾侪、 梦思豪杰。 思丝既飘散, 岂空余云物? 误佳期·省思 昔尚伤痕文学, 独欲立言荦确。 守窗面壁廿年多, 积稿几盈阁。 今世已沧桑, 所尚皆轻薄。 成王败寇两相违, 待与谁商榷。 忆秦娥二首(变格·平韵) 其一   伫东风, 素巾玄袄青山中。 青山中, 形如柳秀, 面赛桃红。 自将心事为陈封, 但谋生计于从容。 于从容, 夏来春去, 此岁匆匆。  其二 髻如螺, 清眉淡脸长高歌。 长高歌, 声扬屋瓦, 韵及星河。 偶然成聚时无多, 历荒经岁人蹉跎。 人蹉跎, 鲜逢于路, 涩口呼哥。 荆州亭·江行小记 遥望楚江千里, 渐别巴山蜀水。 童子坐船头, 鸥鹭翻飞船尾。 俗虑随波而逝, 烟霭因风亦起。 遂尔入空溟, 一切有形皆已。 烛影摇红 寂夜风凄, 细雪飞, 怨漏勤、 离人懒。 阳关方唱咽余音, 临别心思惨。 无奈晨光已渐。 纵相知、 欢情却短。 永伤今夕, 更惑明朝, 凝眸幽远。 望江东       江北江南夜飞雨, 泊西峡、 邻烟树。 晓星初现隐江雾, 又不见、 江东路。 溟中过却滩无数, 亦闻得、 猿声苦。 江流水乱尔知否? 甲舱外、 擂嚣鼓。 天净沙·春晨 巴山二月,必有三五日,天宇间总为浩茫黄沙所笼罩。或言此源之于秦陇,当是。一日彼沙宁息,吾蛰伏之身亦早起巡守山林,乃得感斯境焉。 疏星晓雾橙霞, 寂原清露桃花, 牧笛耕歌垄坝。 微风拂野, 千村渐绿桑麻。 ·此组诗词莫约作于本世纪十年代前夕· ………………………………   吾一生所涉艺文事体庞杂。今自度时光金贵,此余生也,唯限致力于中式传统之画、文、诗、书四艺。又忖之,欲将其品透玩深,焉得不立个章法与规矩,或曰须得定下个追求之目标。故尔,在从前所拟翰墨丹青艺事标杆之外,此亦分别将其他三项依序补足。   吾之诗艺追求   宽拓意境,务求品格。 言辞精炼,体裁合律。   不信今人便真个“玩不转”这古典文学形式;必期以己一生一世艰苦卓绝努力,所吟作品,其上佳者,即使混迹古贤阵中,也不显其寒碜。   ………………   附: 吾之书艺追求   自贯文理,暗结体势。 抒发性情,点画有致。   扬其长而避其短,不与书家或计算机系统所成之“标准字体”争锋,但求偶然得来痛快淋漓滋味。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10733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8)

华东游·绍兴得景(2015年)  (2021-09-24 11:01:48)
华东游·绍兴得景(2015年)    2021-09-24 10:43 星期五 华东游·绍兴得景(2015年)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一仟零四十三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西湖游事)那日离开杭州,当天下午黄昏之前,便已来到绍兴,并在鲁迅故居附近找了家名叫“百草园招待所”的便宜旅店住下。这绍兴城于现代风息中隐约仍可见其古意,环城皆有小河,且是河中泊驶着低矮的乌篷船,沿街栅栏上,则挂满盛开的鲜花,一切都令人感觉新奇。鲁迅故居当然是经过刻意的打造,并属于那种含带“教育意义”的所在,不收门票的。而在暮色中,其地所立的那块镌刻着“民族脊梁”四个大字的牌匾,亦不觉叫人慨然有思。其时寒风凛然,街头巷尾一派萧条;本来还听说周恩来故居离此也不远,打算去看看,但走了阵,实在太冷,终于作罢了。次日一早,先参观鲁迅纪念馆连同三味书屋丶百草园等自幼神往之处。今足踏实地,端是感怀不已。此外,那鲁迅胞弟周作人的史料,观之也使人感觉有得。尔后游秋瑾故居。鉴湖女侠生平事迹,叫人慨叹且是油然生敬。午前亦去周恩来祖居前留了个影。午餐时,恰遇街头一家海鲜自助火锅馆试营业,乃以颇为低廉之价格(不到三十元1人)大快其朵颐。当即与荆妻笑言:此也算是故相周公在招待我等了。于是乘着醉饱,坐公交车去到会稽山下。虽未找去那大禹陵神庙,只在其周边游转,然仰望山头禹王之像及香炉峰殿塔,且是观玩近前久已宁驯之溪河并沿河萋迷之芦荻烟柳,对于自身之艺文事而言,也算略有所获。其后又乘车折向仓桥直街,得以体会水乡小镇情味。落日下的新城旧镇,比对明显,一时似乎亦得以体验其今之所谓“穿越”之味。待回到鲁迅故里,趁天未黑,也到近旁的沈园外看了看。遥念陆放翁《钗头凤》一词所示之境,转念及自家夫妇毕竟得以相伴一生,亦不由暗暗点头嗟叹。暝昏时,访到咸亨酒店,因胃肠尚满,也就不准备再吃什么,遂依孔乙己之例,只是来上了一碗黄酒与一碟茴香豆,醺醺然中,感觉真是好极了。于是当天游事,便在这丰富多彩的活动中宣告结束。一宿无话。天明离开前,先想还去古越博物馆及市博物馆看看,偏两处或装修,或主体已迁,也就只得作罢。本已欲直奔长途汽车站,准备按计划经宁波而转去镇海,想了想,心有不甘,又还特意赶去了兰亭那“书法圣地”一趟,了却参见王右军之愿。在兰亭附近,偶见路旁高牌上有着“徐渭墓”之指示方向,尽管没有真去,则其丘峦蓁莽间,分明已觉着一股狷狂豪气逼人而来……计此行所得之画,纳入本文者,有《背包lao伞鲁乡行》、《荒春百草园》、《微见英雌洒血痕》、《会稽山下春溪绿》、《禹迹难寻烟柳中》、《落日绍兴城》、《仓桥夕照》、《骋怀天地思今昔》、《兰亭外,一片蛙声起急河……》与《隐闻豪笑八方来·过徐渭墓也》等十帧。 附相关感怀之诗一组,乃不负此“历史文化旅行”之意——     鲁迅故里   百草萋萋生旧园, 个中三味敢无存? 文豪壮魄今仍奉, 不及衰年未必冤。     又   僻乡古镇无华屋, 颓舍平添一脊梁。 欲共户枢争久远, 或须临近靠窗墙。     夜风中欲谒周公祖居因风冽而罢   寄得背包身也轻, 闲参故相岂逢迎。 终违小愿微回首, 寂静长街风厉鸣。     吊秋瑾故居   会稽自古多英彦, 侠士何妨巾帼装。 血祭神州拼一死, 忠魂含笑愧儿郎。     大禹陵   吾乡也道存禹迹, 抑或此方称正宗。 毕竟乃为江海事, 百川皆浚显神龙。     仓桥   直街斜日下, 桥影曲如弓。 一子高挥手, 凌风驭彩虹。     沈园   依稀识得旧名称, 总是池荷映庑亭。 倘若非因陆唐故, 纵然精巧亦伶仃。     咸亨酒店   今我列钞三十文, 亦来酒豆换微醺。 儒生一谓颇须辨, 茴字几书终可浑。 买醉非皆真达者, 卖迂定系假清门。 某公赊帐牌犹在, 瞥罢轻嗟笑不言。     兰亭   绿竹影中藏白鹅, 紫藤阴下出清波。 流觞古已经贤座, 曲水今犹绕狭沱。 俯仰宏观天寂寂, 骋游微识物多多。 静闻园角篱墙外, 一片蛙声起急河。     徐渭墓   生时狂放客, 殁后宁安魂? 今我途经此, 悚然还觉存。     题画《会稽行途经徐渭墓》   明珠毕竟未沉埋, 岂负清狂一世才。 今我东游识君冢, 隐闻豪笑八方来。     (总 1099 篇之第 1042 篇)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4632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9)

“预先”为九月中旬作得三画(出行归来补发)   其三写己丑游事,事距今整整一纪十二年矣。眼下吾辈正值又将随人“自驾”出行数日,思及己自拟一月工作计划,乃勉力先为本旬作出三画,以达其下限,也好外出安心。多年来如此,也说不得了。文士画者,尤其山水画者,出行当然必须。但,出亦须尽量少误时日,且是出必有获,方符本意。   1、《南州春色·偕友登高揽胜》。己词意画作。俩同名长短句之一,文辞曰:“青栀子,掩荒梅。山松凝翠,石径绕墙隈。为惜轻阴邀野饮,挈酒与朋随。迤逦行当绝顶,迎风传盏,身畔白云飞。  极目渝州旷阔,江流曲缓,城郭幽微。茫荡尘寰,虚名浮利,于此辨、全似齑糜。乃觉人生真味,多自逸闲来。”写昔日与友兄野饮事,其境既表不赘述。画取由迷茫春山远眺巴渝江城,色墨清幽雅致,意趣宜人。尤其那二人在“身畔白云飞”之缥缈山巅“迎风传盏”之况味,至今令吾心旷神怡。斯情斯境,从前也曾纳入翰墨箧内;今再写,突破实地约束,另成其高度夸张意象,自感别有境界。   6、《南州春色·忆昔独游老县江郊》。词之其二境事。却为远岁独处僻野小县常得感受,仍极以抒情写意心态待之。吾为画,虽恪守具象范畴,并注重现世生活情味,然多年来,一向自诫:不唯尽可能远离照相式真实,尽可能悖弃写实西画法则,同时也尽可能拉大与其它一切不同类造型艺术之差距;即令与同类翰墨丹青之艺,亦必与其传统方式连同今之共执斯艺者,维持某种若即若离状态。是否真能达此境况,终归不得以自家说了算,身体力行而已。附上原词文字,以助玩画:“丹青子,自成行。沙滩清远,一水带荒城。哪处飘来微绿意?漶漫野荞町。转觉江风渐劲,渔歌声隐,云外却闻莺。  不愧今之达者,艰辛遍历,胸臆难更。毋负为人,何妨高蹈,方寸地、常驻平情。惜此春光和煦,闲步踏莎轻。”   7、《夜飞鹊·昔随人露宿兴文石海作》。己纪事之词意画作。其事见词文,曰:“昏黄积云外,微透斜晖。天幸此事堪宜。停车止步与交涉,乃将篷帐轻支。携盆以淘汲,垒台成炊爨,薄汗沾衣。诸般意兴,至开筵、俱可酒中窥。  夤夜万山清寂。疑有僰人魂,林下游之。潜化无名幽雀,长于壑内,如诉还啼。浩然石海,息波涛、亘古凝悲。独吾心恬定,浑融夜色,但待朝曦。”画即取其整体意象,以宿墨败色布一派浩如烟海之灰茫石阵于诡谲残照中,并将入夜之时远鸟飞翔天际、古魄游走林下、细细泉流侧畔篷帐灯火微明,如此这般情景合而道出。观之品之,其终以声势与意趣求胜。兹,己丑事也,距今整整一纪十二年矣。眼下吾辈正值又将随人“自驾”出行数日,思及己自拟一月工作计划,乃勉力先为本旬作出三画,以达其下限,也好外出安心。多年来如此,也说不得了。文士画者,尤其山水画者,出行当然必须。但,出亦须尽量少误时日,且是出必有获,方符本意。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7009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10)

华东游·游驻西湖一带得景(2015年)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一仟零四十二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皖南浙西游事)那日夜色中既至杭州,好容易在临近西湖岸滨之处找了家小小旅栈住下。然后亦去品尝了一下确具本地特色的西湖醋鱼、莼菜汤与东坡肉,且是得到店家许可,将前几天从江西鹰潭带来的一小瓶潭花酒就餐小酌,觉得还是满够味儿的。餐罢逛了一会夜街,华灯之下,时见一二江南佳丽飘逸而过,始信古人之语不谬。次日一早,迫不及待地便去游湖。当时春光明媚,烟柳已繁而夭桃犹盛,于是抓紧时间,随着如蚁游客,依序观览了一下白堤丶苏小小墓丶武松墓、岳庙丶浙江省博物馆及美术馆丶黄宾虹故居丶西泠印社丶灵隐(外景)丶苏堤等处。尤其有幸的是,居然得见宾翁之原作风貌!且是在黄宾虹故居,还执弟子礼,参见了这位心仪已久的中国画大师。深感此地山水之佳美与人文气氛之浓郁,虽是行色匆匆,但却已在心中留下不灭之印记。当晚归来,旅馆外忽又夜雨淅沥。内心唯愿明日乘船游湖、再得以感受“山色空蒙雨亦奇”之滋味,于是乘倦黑甜一梦以至天明,又赶快乘汽车,先去虎跑。其地山林清幽而寺院古雅,首先即强烈感受到"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之情趣。尔后,闲步观玩"天下第三泉"主景区,亦拜谒济公和尚与弘一法师遗迹,俱良有所得。于济公殿前,一时顽心萌发,还学着那真人活佛,倒卧在地而作饮酒状(当然只是以茶代酒了,呵呵)。而在弘一法师遗迹处,另有一场景,也令此心颇有感慨:一现代青年显然笃信佛教且有慕于斯人,一直独自围绕着那小小纪念塔顶礼祈祷,且是口中念念有词。那塔周崖壁砌作网状,照吾看来分明蕴含深意;则当时吾与荆妻游至其侧畔高处之“仰止亭”,坐在那厢歇息,旁边却有着一大丛杜鹃,发花正艳……带着不尽之余味,又返回西湖。车窗外,茂密之绿树林间,忽现苏堤南头。那东坡先生塑像,着寻常袍巾,浩气沛然地迎风站立于此,正受着游人之瞻仰与凭吊。而其近侧的雷峰塔,却亦凛然萧森,威严不知其所以。下得车来,大约是在“柳浪闻莺”一带,坐船游览沿湖四周并去那“三潭映月”景点登岸。虽未见到鸿蒙雨景,则得遇疏雨劲风,云光明灭。尤其从那“三潭映月”岛区返归主岸时,满湖风起浪涌,蔚为壮观。彼时与众多游人一道,捂衣护伞,急走于疾风呼啸声里,因而顿感游兴十足。今,那游事已成既往,因斯游得来之画,亦已纳入本人这电脑画作库中。遂依例述此游记,并从诸画中筛选出《西湖春意渐阑珊》、《灵隐晨钟》、《雨绿仙峰花似锦》、《清晨入古寺·虎跑也》、《满山苍翠掩游踪》、《谁道山深藏虎泉》、《先师塔外杜鹃红》、《焉来皓月映三潭》、《一湖风浪伴归舟》及《丽湖浪卷风吹起》等画,到时随此文发布于网络论坛。另有《芳春烟浪极天起》、《达者拜师图》、《性空梦虎移童泉》、《平湖斜照》、《名湖恰值夕阳时》、《虎跑苍林》、《寂幽山寺野光中》、《孰曰我犹存佛性》、《名山胜境·杭州虎跑寺即景》、《坡仙伟绩今犹在》及《虎跑也·觉来忽忆此中行》等画,存目归档,或待倘要发个小辑,再一并示之。     (总 1099 篇之第 1042 篇)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8993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12)

九月初头旬日内又得四画  (2021-09-09 15:17:21)
九月初头,早秋天气阴晴暧凉不定,吾人则勤勉如一。旬日内又得四画,皆出自昔日己之诗意、词意。其翻作翰墨也,意趣、风味亦各具特色。观之抚之,心甚慰之。     1、《入塞·川康見聞》。己词意画作。全词入题款,曰:“暮云黄。矗荒原,至莽苍。望天边一线,诡谲淡幽光。风也长,路也长。  奶茶浓浓烤肉香。石寨前,篝火暖洋。男儿轻挽俏姑娘。歌也狂,舞也狂。”画将此“边地异域”风情恣意展示。通幅色墨浓郁杳暗却又层次清晰且是呈像凸出明显;笔意泼辣自信,简略之点、线、块、体间,其饶有特色之川西羌藏之地云物及民情风俗,一一毕现于内。所蕴瑰奇、浑茫、彪悍、放纵之感,殊与词境相符,而腕底挥洒之间,得能确见那迫人眼目之具体色相,乃更觉比文辞有过之而无不及,似当称吾箧中可予圈点之作也。   2、《雪暮遥眺渝中》。己五绝诗意。原诗短短二十字:“礁滩寒水咽,江野冻云迷。隔岸有都市,万灯微若黧”,却似道出冬日巴渝江山之城薄暮中雪意凛冽气氛。画即取兹为境,专注于沉郁杳暗、肃穆旷阔且隐觉悲风在野这氛围之渲染。率性简约笔意中,同时可见精严有序之画面构成感。自觉将那隔岸已然初具现代规模的都市在冥暮时分灯火犹稀的静穆情形,与这厢礁滩延绵起伏、渡船寂寞停泊于滩头,连同右侧高远处南麓金鹰瑟缩于微茫积雪内,如此这般细节,拿捏得甚是到位。可称无论诗与画,皆属言简意赅与笔约趣丰者。   3、《一剪梅·蹇中感思》。己同名乡间杂诗附词上阕,取其可视意象成画。文辞曰:“远上巴山石径峣。云外天高,崖下川遥。长滩低架小平桥。船泊沟壕,人困山坳。”满幅懒散漶漫笔墨,但求再现昔年平淡无聊尤其无可奈何之境事。彼穷乡僻壤山荒水寒之感,固已附着于通体物象;更以近前山路间几块贫瘠秧田、稍向上方隐约可见似“嵌挤”在崖凹处之泥瓦房儿、下方泊于礁滩缝中的船只,特别是隔河对岸陡险石径所引指向的微含晴明诱惑之意的高远云峰,无一不暗示当时绝望却又强作希望的渺茫心情。作此等画也,时时自戒切莫弄作优美而令人向往之意。搁笔观之,庶称能达初旨。另附词之下阕,以助诸君读画:“今者吾生甚寂寥。前路飘摇,微运萧条。朋侪星散撇空巢。莺燕飞翱,狐兔奔逃。”   4、《红林檎近·柴山闲卧》。亦己乡间杂诗附词意,仍为其上阕宜入山水画者。画依文辞所予之境生发:崖岭对峙,中有山塘坡田并星散房儿,一派僻静幽远乡野景象。近前麓林有老柏横斜、新篁舒展;一子侧卧林下,显然则为“看山守林”(实属彼时乡间轮休)之吾辈也。细观竹竿顶颠处有鸟,兀自眺望山野而鸣,却分明又与游走于房前屋后的一对家鸡,相映成趣。画风在阔放间亦示其敛束有度之意味,隐隐与词境相符。昔日生活小景,固具地域甚或时代特征;至若能否小中见大,则吾已不知矣。词之上阕文字既见题款,此干脆乃将全词附上,以供读者诸君玩味:“好个杜鹃鸟,高枝鸣翠篁。四岭皆沉寂,五云并幽光。阴崖斜生侧柏,险壑狭束平塘。复闻林外传梆,耕意自悠扬。  素心尊翰墨,宏愿欲翱翔。时乖运蹇,踟蹰僻野山乡。不妨滋浩气,恬然今者,苦中甘味宜细尝。”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7431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24)

《达人谈艺》连载 66  (2021-09-08 10:40:25)
《达人谈艺》连载 66       ——回顾式连载选刊( ·此组文字得自本世纪十年代之后· )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日,在网络某艺术论坛上见有关中国画“百年百人”之讨论,其宗旨似欲评价与反思百年来中国画艺术之成败得失,并多少指出或预测此艺未来发展之路径。此论辩,整体局势之群情激昂与众口纷纭,具体参辩者意态之真诚与投入,固属可喜可嘉,然因话题之巨大,所涉事体之复杂,尤其鉴于绘画艺术本身之诸多未可整齐划一之因素,是以此论战已注定只可启发相关人士之思路或想法,而必不可得出统一结论。吾一如惯常之态,静观与思索其事而已,并不卷涉入内中。且是吾人自已对画道之多样性久持相对宽松的看法。兹画艺也,既源出艺文之心对天地大化之独特感受,连同对此感受本体——艺者之心——的刻意发掘,那么,其结果,又如何可能归之一律?而且,客观言之,吾国画艺,总体面目之稍欠者,原本尚且是变化不够,特别是在一个世纪之前,吾向谓之“古中国画”时期。不过,虽则如此,作为一门已然成型之艺术形式,其间毕竟亦有许多无法断然违背之基本规则;彼等有类于吾国古典诗词格律,纵似镣铐加诸艺者之身,但同时其自身也确乎具有高度完善之形式美感。此话题吾先前既亦在其他文字中道及,此不必再展开重论了。总而言之:画者只要于自家潜意识中存有对斯艺之基本认同感,且身具斯艺所需之基本文化情怀,再采用约定俗成之材料及方式“摆弄”斯艺,而后便大可于个中进行淋漓尽致之创造发挥。至于将一身已具之“综合能量”调理发挥到哪般境地,即是说,归之画艺本身所能达到何等高度,则是因人而异,另当别论了。 日前偶遇一事,令此心有感。下班途中,路过一片居民区,见一年轻漂亮母亲领着个白白净净的儿子,刚从幼儿园放学回家。忽然,一只学飞的雏鸟从路边的一株高大刺桐树上掉下,恰恰掉在这母子俩跟前。两人赶快上前捉鸟,而且那母亲随即便将鸟儿捉住,递给了儿子。谁想这时一大鸟凄怆地叫着扑近前来,围绕着这母子二人团团地飞,这情景所示何意,不言自明。我当时告诉这母子俩,那也是一个孩子和它的“家长”,意思是你们怕该有这点同情心罢。但,两人不管不顾,——客观地说,那母亲还是有些脸红和举止局促不安,不过她毕竟不张理我,也不张理那哀叫的大鸟,只是紧拉着她儿子,她儿子紧捉住那小鸟,快步便闪入居民区内去了。那大鸟在如此强势的对手前,更能怎的,最后终于放弃。这一幕,不消说让我想到了许多。所有的想法,其实,主要也就归结为:人啊,人!——何不将自家之爱心,推及于物类?另外,这心里也想到,那小孩子,内心尚未被理性的光辉所照耀,一己的贪爱,已绝对压倒了或许也有的那一点同情;那母亲,固然一切尽皆出自爱子之心,而她也并非是就不懂我所告诫她的话,但在这或明或暗都必会有的权衡之下,她的心却放弃了一边而倒向了另一边。我实在想不出,对这事,事后她是怎样与她儿子说,难道只会是一种单纯的庆幸吗?而小孩子,倘若真是从小到大就生活在这样一种言传或至少是身教的环境中,事情又是多么的可悲甚至是可怕……我辈既非道德家,也没力量有效制止非善行为或自行可观之善举。然而,身为艺者,这谨守天地间最基本之善道,于人于物,都暗含同情之心,恐怕也是绝对不容忽视的一点。真的,我就设想不出,以那母子俩眼下的内心情怀,怎样去从事这艺术活动,或有没有可能去从事还能够打动人心的艺术活动。也许,周六周日,那母亲同样在敦促她儿子去学艺术特长,或者,直接就在学画,也不一定。但,就算是她这儿子造型能力特强,又如何呢?——不知这段几乎已是游移于艺术本身之外的“谈艺”文字,是否能够引起艺者们的一些思考。 有鉴于自家真当作画时意态亦可能游移不定,此特立戒条或曰须注意者,置诸案头,以予提示。一、随时意存画作入眼之基本形貌,不废其整体视觉效果。二、视象可求丰富,但行笔必须相对简洁且是肯定。三、墨色浓淡似应参照西法素描教学般分级,同时不忘宣纸干湿色差与托裱后之情形。四、任何时候皆牢守画中物象之层次概念,复沓之处必得脉络清晰,其层数一般宜在二三四五间,而整体空间之远中近景象更不得模糊。五、厚密苍硬间须有相对柔薄之处乃至高光,反之亦然,具体比例则可予斟酌。六、意存玄色为主而它色为辅之念,兼顾及彩色感,尤当重视其通幅之基本色调关系。七、一切技术性处理过程中,自始至终避免干扰心境之驰骋纵游。八、一当可罢笔时,断然罢笔,切忌没完没了,致趋甜熟。——此案头八条,纯属个人经验,亦未见得可适用于多种手法之画者,录之于此,仅供相关人士参考选用而已。 吾国绘事,运笔大别于西画,此众人皆知。吾尝暗思:其别也,至为根本处,究竟何在?左思右想,终认定在其“顿挫”二字。盖为其它笔法,若中锋侧锋与笔势之顺逆疾徐等,西法中,即使未作刻意强调,画者在具体作画过程中,也于不自觉间,必会自然涉及甚或运用精当。而独此运笔之“顿挫”也,却实为吾国丹青之手久已融入潜意识内之不自觉动作,若食之使筷焉。而在此笔势之下所出笔意,其不飘不浮沉着淡定却又纵横捭阖运用自如之态,则已自是凡有目者俱不难识别者矣。然此又有一谓:笔之苍劲有力固为吾国绘画之极重要标准,但毕竟亦非是唯一必要之标准。譬如以吴昌硕之《寿桃》、张大千之《泼墨图》(立轴荷花)与吴冠中之《天堂小鸟》三画为例。前者笔法与画面别的优势俱占,当称第一;后者虽未占笔势之优,而画面整体关系精彩,故尔似亦理应占其第二;唯中者,尽管已具传统笔意之优长,甚至也称颇有其个性化创新因素在内,则终因画面其它因素不甚如人意,故在此实只当屈居其三也。吾今此言,纯以具体某画论之,并不与吾《画品录》中对三位大家之总体评价相悖。观者可细会吾意。 因偶然机会,随单位去了趟泰国旅游。依自家习惯,这凡有所见所感,定然都是要付诸翰墨的。一日画那芭堤雅海滨暮色之景,其水天落霞之造化大观,与五彩霓灯交相辉映下之人间物事,既涌现吾心且出现在吾之笔底,追忆挥洒并颔首品玩之际,忽也喟然有慨。夫今之传统士子、丹青画手,只要非是固步自封,得以入一己文字画图之物,真真何其宏博宽泛乃尔!昔者,涛僧有曰:“笔墨当随时代”。其实依此类推,画题、画意、画境,连同整个作画观念,哪般又非是如此。唯吾心真纯之文化情怀,若磐石般笃定,不移不易,则端是万事万物,俱可幻化为吾随机应变之通脱艺文。另有一细节,此亦不妨顺带志之,以供情趣相类者见而或者有所思考。——当此墨彩之毫率写异国花都之际,吾心也,既已暗暗构兹《谈艺》文字,而同时,案台旁边,却又关照着那Windows,用其新版的Ghost光盘,正自做三系统的XP(sp1、sp2、sp3,盖因自家各种有关文艺之软件,不能兼容于同一系统内),且亦然默默在心中为其草拟着启动菜单之名。名者为何?一曰“今朝雨林沐风”,二曰“寻觅旧日番茄”,三曰“空寂俄罗斯”……此排列方式,举凡了解XP系统光盘发展史之人,自是不难理解。只何以俄罗斯谓之“空寂”,则因吾机音频设备,最多也只响应两个系统,第三个,已是寂然无声也,况且兼之其本身所装软件又少。呵呵。 ——这回居然有声了!姑且曰之“渺茫”罢。呵呵呵呵。 作家莫言之荣获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海内众说纷纭,固勿论矣。一显而易见之事实则是,其事客观之上,确予以濒临衰微之中国文学界(此特指所谓“严肃文学”界),有着强心针般之作用。君不见,久已不接触此“正统文学”之人,纷纷又已然成了内中读者,——至少已是莫言之热心读者。自然,此等现象合情合理,无可非议。盖此信息时代,可供世人选择之读物原已浩如烟海,令人应接不暇;而其奖事,当可聚焦世人之视线也。吾亦因此格外关注其人之作,而研读之下,也称小有其感。综而言之,莫言文字,写人状物,激情飞扬,别出心裁且特觉于粗犷中之独有细腻,并由此屡见神来之笔。但凡事俱存其双面性,于此亦可见得一斑:其作也,不少亦颇为考验吾人之阅读耐性,坦言之,曰其冗屑,似也未尝不可。此姑有一“量化”之比:吾辈个人感觉,较之同代一般作家,其文字显然长出了三分之一甚至一倍;而较之本国古典小说,就譬如说《红楼梦》罢,那即使就说是长上了个五七倍,好象也绝不为过。偶尔也在想:或许,那西方人士,就正是只接受这种写法?另,吾于其《丰乳肥臀》中颇见不乏如《静静的顿河》般相对客观地对待历史之处,因喟然有思:彼等若是这般,而见容于当时之文学体制,怕莫也正是其湮埋于大量冗繁文字中,方不过于触人眼目罢?呵呵,这倒象是说笑之语了。打住。 近来一时心血来潮,在网络上自搜吾文《20世纪中国画画品录》,其久已为众人广为转载于海内,固勿论矣。而甚是有趣者,在好些地方,不少人,对此所表现出的心态,却颇有意思。一言以蔽之罢:那便是想方设法,都欲要将己之名,或明或暗地附诸吾名之后,甚而至于干脆将吾名去掉或淡化之,以使不知情者,误认为此文即出自彼等之原创。更有甚者,个中人乃有这国朝艺术体制内之士、且其说来大小还算是个内中的“官官儿”,居然也都要如此这般地做。今儿话既说到这份上,达某不妨藉此平台向天下申明:迄今为止,吾任何诗文,尽皆出于独自一人原创,从未有过什么合作者;尤其是吾辈这三个“画品录”(另二者即《西方画品录》与《古中国画画品录》)及《颓楼品画》,实乃吾人于孤寂中,经多年苦苦打磨,方才得来。其究竟有无价值,想来何须吾人自吹自擂,一切通过正常渠道接触过这几篇文字之人,心中自有评判。而这径自将己名附之于吾文之人,——甚至还看似无意、实则有心地将吾文羞羞答答、遮遮掩掩据之己有,吾真不知,彼等心内倒是还知不知世间有这“耻”字。为文从艺之事必须诚实,这道理,已简单得吾辈在此都不知还该作何论述了。而偏偏人性就是要给吾出上这等样一个可笑几至于可怜的议题!咳,世风至此,何须多言。不过却另有一个例子,亦端是发人深思。此例同样为吾人近日偶尔得知,兹与示,聊作此文之结且供读者诸君参照。那便是: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凡入学者,皆须以自身人格保证其学术之诚信,并将其作为一项“荣誉规章”…… 日前偶然观赏到“扬州八怪”等人之书画原作,其笔精墨妙,意蕴悠长,固勿论矣。唯于其清雅翰墨与完美画幅间、尤其又是其绝佳书法款识内,吾不觉颔首有思。倘然径以此古之书画理念为尺度,今人之作,诚是万难及古人矣。而客观以言,吾辈则向来认为:就其更为深广之造型艺术美(或曰视象之美)——无论其内在血肉与外部感官效果——论之,书画两艺,书法倒休言了,只这绘画,总体断然犹是今胜于古。至若这“胜古”之内外双方面因素,盖涉及面颇广,自不当是这短短几行文字便可说清道明;不过似有一点,吾辈以为,却端是在其间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那便是:画者作为普遍的人所共有的那份常情常心,于画中自觉与不自觉地鲜活体现。有此与无此,虽同为至雅之艺,给人之感,那差别,相信凡明眼人宁心以观,皆不会全无觉察。如不信,读者诸君可试将近现代一流画家之作作一相互比较观照,或便可知吾辈之言不谬。兹有吾人观彼扬州八怪之作后小诗一首,录此以供诸君参看。其诗也,关键字在于那“豳”,可全凭诸君会意生发了,呵呵。 观扬州八怪作品窃有所悟 点画笔痕俱胜今, 清思雅意亦堪寻。 终输后世缘何者? 或为豳风未浸淫。   ……………………………   本人谈艺系列长帖之散论部分。此公众号每期视情形依次发布数则。   吾一生所涉艺文事体庞杂。今自度时光金贵,此余生也,唯限致力于中式传统之画、文、诗、书四艺。又忖之,欲将其品透玩深,焉得不立个章法与规矩,或曰须得定下个追求之目标。故尔,在从前所拟翰墨丹青艺事标杆之外,此亦分别将其他三项依序补足。   吾之文事追求   凡有所感,皆立主旨。 涉笔成趣,郁乎文意。   取西法之严密逻辑分析与相对完整句式,得中体之约博宏深及简劲直捷感觉。俗生感遇但能触动心弦,必予捋理构架以成篇章,且是文无定法,任凭意兴发挥。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30188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33)

随口吟成数句  (2021-09-06 10:57:18)
随口吟成数句 江南达者 童山雷 ……………… 无题 执念观世,善恶难分,清者已浊,浊者似清。 平心观世,世事自明,浊者仍浊,清者还清。 又 满腹壅塞,咬文嚼字,必系冬烘所为。 一念通达,锤辞炼句,乃得人生真味。 收检己画沉吟 自蓄一青山, 林封三十年。 何时予开采, 待人犹视天。 小注:吾人1966年起潜心丹青之道,至1995年自感画艺渐成。于斯时至今,不觉又将三十年去矣!一世心血,盈案积箧,或有知者谓:有如一片久封山林。 闲忆· 女儿家,一杯清茶,半台墨案,满院芳华,两个乖娃,长来猫子须管它。 ——————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2430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26)

小插曲·闲乐·昔日兄妹游驻江南广福山(2015年)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一仟零四十一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乙未仲秋,国之例行假日,吾辈既毕己事,遂丢心乐肠,与胞兄及胞妹,几家人齐聚于侄儿乔迁之居。侄之新居得来不易,因而营建用心、打造精美,此为众亲共识;众亲其乐融融聚之于是而交口盛赞,此亦毋须细述。待众皆醉饱,于是乘兴搭车,被接到一处既已预定好的“农家乐”住下。此处虽仍属本区,而位置相对偏远;亦即前文尝道及过之广福山。其地势居高临下,恰可俯视吾侄新居一带,并遥遥与整个南山后岭呼应。而“农家乐”中之俗乐事,无非吃喝与棋牌之类,虽难称高尚,但至亲藉以欢聚一堂,又都不用忙活什么杂事,倒也堪称是既快慰且还省心。当晚便在秋山微寒与闹闹热热之人气氛围中过去了。次日一早,侄儿侄媳,却要关照连假日亦不得休息的侄孙女,其他后辈也因故或先行离开、甚或竟未能成此聚,所以只余下六个“老板凳”(巴渝土话,谓有了点年纪之人),消消闲闲地一同在煦和澹然的风日下登山观景。原来此山麓岭十分清幽。沿山上行,所见俱是苍黛高松与团团成簇状的绿竹;莹洁岩石表面,常有色泽浓艳的青苔覆盖。而沟壑之间亦每多塘堰,塘水虽未敢称之清澈,却也没甚“现代式”之污染,倒是呈现“原汁原味”之本色状。因闻土人说是山顶还有个梅花鹿养殖场,亦想去看看。及至一路寻得,却关门闭户的。当然也说不上扫兴什么的了,不过多看了些山野景致而已。可喜者,道逢一肥肥实实之大犬,其足微跛,生性温驯且颇通人意,居然便一直随同我等,似为之带路,并且常走在前边,还不时又回头相看,象是生怕人些跟它跟掉了一般。迤逦下得山来,山根处,吾兄见路侧林中腐土沃美,道是现今车也方便,不如弄点回去养花,因此就近寻个人家,讨借了点弄土的家什,就弄了点。众人亦趁此歇息歇息。主人是一中年农妇,很是贤惠,赶快搬了些凳子让大家坐下。双方找话闲谈。说到刚才那带路的狗,农妇说那是“年诸山庄”的,常象这样满山遍野的走着玩儿。因晓得那“年诸山庄”距此还有点路程(参见本文第九百九十八篇),所以觉着有趣,心想这山乡之人,果然是对远远近近的人家,都了解得一清二楚。转又见她自己这老院新楼的,倒也收拾得整整洁洁,院坝旁边,亦是瓜果硕然,由是众人不由实心称许。彼亦自言:这新楼是为了与那开“农家乐”的族人搞“联营”而建的,连建房带装修布置,投入了好几十万哩。又道是那边“农家乐”倘是人客来多了住不下,就“打”些到她这儿来住,她也就分点利润。问其为何不干脆也自开它这么个“农家乐”,则答说是生意淡时养不起厨师。平实之语当然可信。同时,转念及那早年自家亲身体会过的乡村生活是甚模样,乃不能不暗自承认,今世纵有千般不足,万般不是,毕竟也与三十年前别如天壤。正有感哩,忽见院角一灰头土脸、羽毛枯涩的母鸡,神情怡然自得地带着一群已在开始换毛的小鸡,在那厢慢慢走来走去。农妇笑道:“那鸡乖,过段时间,自己就带群鸡娃回来了”。吾等惊问其故。答说:“它自家喜将蛋不知生在哪处,多管是山旮旯些罢,反正也不大觉得,就又把鸡崽些孵出引回这家里来。咱这地方的鸡,多是这样”。——嚯哟!这可是吾等闻所未闻过的新奇故事,于是众人皆开怀喜笑,一面尽以欣赞之眼光,看着那鸡妈妈与鸡崽崽们。群鸡浑然不觉,依旧咯咯咯与叽叽喳喳地相呼相闹相争,一面也自由自在觅食饮水玩耍,偶尔鸡崽们也跳上母背,或者犹要钻躲入母鸡翅膀与胸腹之下……咳,这真的是多么亲切却又平实淡泊的一幅乡间景象;所谓农家之乐,实在于此。带着这不经意间得来的一份意外的满足感,于是众人与这农妇作别,又回到那边“农家乐”去,而那边餐桌上,早已又是腻肥鲜香、满钵满盆的了……其后天忽阴沉,至夜大雨连宵及晨,人些哪儿也不能再去,不过又坐上桌去,在牌事中打发余时而已。想吾辈原本久有“戒烟限酒远牌”之自律,却转思又何须过甚,乃便重拾与保留了一种凡俗之乐——玩“猪羊弟儿”——在手,以与亲属们共其闲暇聚会时光。看来人生的确也该是如此这般:有忙有闲,或雅或俗,风雨阴晴皆不论,但图相宜于一己此时此地之具体境况。击键述此文之际,兄妹们小聚又散,既已各自归家。吾人趁着这假期之内,打算与平常那“工作日”区分开来,不再依序摆弄那华东游得来之画题,就随意点厾三二幅这次新得之画,也写上这么篇拉拉杂杂的《画中游》。这,就算是吾辈常生中之一小小插曲罢。呵呵。 附:此文即时便先行发布于自己这“QQ空间”与“新浪博客”。画本倒是铺开了三帧:《得聚秋山晴雨时》、《秋云广福山》与《麓岭晴云》,但兹却并未收笔,更何况还有翻拍、录入电脑及编纂整理那一摊子后续之事。故尔这儿干脆“革新”一下,附图暂且就借用文中所提到的那犬与鸡的照片,哈。两张照片都是吾兄照的,照得不错,顺带赞扬一个并表示谢意! 另附:数年前即已得成之图文固存于此。而孰料今者吾兄竟已仙去。思之不胜凄怆慨叹!     (总 1099 篇之第 1041 篇)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10672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44)

八月下旬,新秋润凉中,得画四帧——   1、《促拍采桑子·初夏》。己乡间杂诗附词之意。曰:“前日麦皆黄,赶连工、收割翻场。才知穑困,尤知稼苦,忙插新秧。  大雨迟来威势壮,挟飚风、横卷云梁。吾身倦矣,吾心怠矣,为口仍忙。”画取惊电闪耀之下,飚风大雨席卷之山原岭梁,初夏时节适时农事场景,却为此身实历之真切感受,想来的确已与传统文人士大夫所吟咏之田园风味大相径庭。“站立‘干坎’之上观事”,如何得识这份艰辛与无奈。而事实上,时过境迁反观于此,这“另类诗情画意”的成立,却也又是自然而然。总之,正因有此入骨体验,今者为画,虽以极简捷之笔墨水色,亦感觉已是相当生动甚至细致地表达出彼时彼地具体氛围。现实人生之于艺文的作用,或由此果可见其一斑罢。   2、《高溪梅令·腊冬志事》。己词意画作。词曰:“月光独照卖花人,岭清森。但恐滨江街市、位难寻。此身因以勤。  涩音吆喝动霜晨,气方匀。敛得青钱三五、遣梅魂。日斜归远村。”依此现实题材小令,取冬日巴渝南麓一带梅农生活常事,而高度“异化”之,乃得此显然已与实地拉开相当大距离之场景,而词中所叙(霜晨赶早赴滨江花市卖梅情节)则凸凸见之。尤其有异于己之惯常画作处,兹图手法寓巧于拙,其生涩朴讷之感,配之以吾今偶或一见的竖幅形式,顿示其触人心目之意。盖向日亦曾尝试,一旦笔下诸物稍拘实相,画趣即立减过半。回忆昔年有读者于吾艺文帖中评赞道:“不生不熟,画之上品;不阿不抗,诗之基调”。其对吾人亦颇具启示作用焉。   3、《金盏子令·偕伴野饮冬雨中》。己词意画作。笔下现此场景,观之满心热血涌腾。兹亲历实境也:弥天雨雪纷飞,寒风劲拂,野岭断崖边,高松之下,岩坎脚稍稍背风处,俩“中老年人”,兀自不管不顾,却在那厢带点酒菜,推杯传盏,相言甚得。似可毫无夸张地说,斯境较之于古,亦能忝附于魏晋人后的。而此前近三十年间,吾与某友兄,在这江南麓岭溪原湖滨莽涯间,如此这般“野饮”,少说也有三二十次。当时俩人长约,每年“保底”一次,或春秋各一。各种风日晴和乃至温润细雨中之茫茫记忆,自是已不可一一掐指细数。而画中这次,因实是忒“胆大妄为”了些,所以印象极为深刻。可异者,那般情形下酩酊而归,居然二人不唯平安,尚且连伤风感冒也无,真个是颇堪自豪了。至若那数十次的细酌闲聊中,俩人将那天地人寰,鬼域冥界,凡可识涉之话题,说得还有哪般遗漏,至今咱亦想不起来。实话实说,吾与友兄,并非是般般见解一致,却反是连人生一些基本态度,都是迥然不同的。但彼此既知不是同类状况下成长起来之人,亦然又非在同一时段磨合人生见解,所幸现时则又还能够明心见性、推诚相待,是以仍是情投意合,稍别一段时日,便会想念而只要吾辈有闲(友兄自来闲逸),就忙不迭又得重邀再会的。当时吾曾有感而咏诗赠兄,道是:“春水泛溪相挽涉,秋云迷道共谈行。愿君与我俱康寿,长享此生闲逸情。”然孰料今友兄竟倏忽撒手而去。痛惜无奈之事,多说何益……还是将心中斯情斯境说道描绘出,以传知于世罢。兄有知,自当心慰于九泉。附此画所据原词:“凭它朔气,挟风霜雨雪弥山。江南逸友,傍苍崖席地,轻把杯传。  红尘俗世,难得斯乐,达者唯安。岂管他、营营苟苟,一醉高眠”,以益友兄今在仙界怡然舒卧。   4、《双莲头令·荷》。己词意画作,实以常游之地巴渝涂山湖所得意象为之。词曰:“隔冬曾见折于霜,败意忒荒凉。千枝万叶伏池塘,水浅雾迷茫。  倏然宇宙泛晴光,生趣自悠扬。新圆个个溢清香,云淡一鸥翔。”画取斯地春来感觉:冬意渐泯而其迹犹存,湖畔荷塘残梗败叶依依可见,而新岁所发清圆嫩叶,则已历历堪数。沿湖岸一带,得能分辨者,除游廊、平桥、墅院,山家连同水滩上那渔翁雕塑,则算中景那在当地甚是有名的“二外”校舍了。整体点题者,近前游廊内有吾辈正陶醉于兹,眺望着云淡天高处翔鸥远影,乃将这晴明和煦乾坤春气蒸腾之意,尽行展示。画风率性侃切,点厾挥写优然自在,亦与所蕴之境相吻。其色墨融和之感,原欲更无迹可寻一些,唯当时因事耽搁一下,墨稿作出,次日方赋色,是以笔触过于硬朗,倒有点像是水彩画中的“干画法”了,志之为鉴。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人生甚难者:尽历尘世辛苦、洞悉存世悲凉之后,依旧能够兴致勃勃且是诗意地对待生活·  
点击查看原文 ( 字节数 :8877字节 ) 类别:文论 | 评论(0) | 浏览(45)

1 2 3 4 5  >> 最后页 


发送信息 Χ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