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童山雷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轻松驿站   工具箱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 文论 -> 2020、1、8-1、26 作画适时手记
>>更多
2020、1、8-1、26 作画适时手记   (2020-02-28 13:18)
类别:文论
2020、1、8-1、26 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1、《寂夜湖山堪小酌》。水岸迂回处,湖塘草野坡麓交错,而屋桥廊榭阁楼亦依势建搭。放眼远外,水天浩茫,一轮黄月冉冉临空升起,骤令斯境阔大且复幽丽。近前屋榭,昏黄灯光之下,二人凭栏对坐以享酒食,配之周遭竹树蒿草残荷萋萋景色,则顿感其置身之地甚是别致。画以率性写笔点厾烘染而成,平柔间仍见朴拙之意,并斫凿刚硬痕迹,乃与精勾细描之作有如云泥焉。2、《薄暮湖山钓者》。一派浑茫天水,横展于远方暮色之间。近前临水围栏处,二人垂竿而钓,一女亦扶栏观之。则侧畔有丹桂枝叶繁茂,星星点点花蕊亦发,似觉芳郁之气隐隐环绕于彼。另侧有索桥步道影影绰绰,由此旋旋渐及中景,森黑麓岸斜插入水,其间林树密匝,坡草与滨水蒲莲含混难辨;而黝黑实沉之处,犹微见屋院灯光。整体感觉,虽若剪影般贴切分明,然不唯其层次毕显,尤觉既得自于现世生活,所谓“诗情画意”中,更见吾人浓厚之凡俗趣味。3、《湖山夜雨静秋声》。倚山傍麓乡野楼屋一片,凭高面向寂夜辽湖。迷迷茫茫间,但觉风雨潇潇,竹树蕉丛随之摇曳,或原本凄然作声之秋虫,亦闭口缄默、是以倍感斯境之荒落沉静矣。而似有若无之内,不唯近前楼屋清晰得见,即使远外那些许庄院桥路,连同水岸之头一叶停泊扁舟,尽皆历历可数。尤为触目者,极近右下角处,瓦灰色水泥屋廊前,一子凭栏伫立,眺望着这片泠泠然之夜雨湖山,而其身后门洞,则微见暖红灯火,颇与整体凉寒景色相映成趣。画面视象表达精细却又合度,柔丽而并不失其阔放之笔触感,堪称己箧中相对特出之抒情佳构也。4、《遂宁圣莲岛》。视角转换——晴艳秋光下,云白水清,盈幅一派柔和晶丽,但觉温润之气微微蒸腾。滨水坡麓处一路萦回;近岸高柳摇风,老莲寥落而小艇逍遥。一张灯结彩棚门当道,内中显然是为“景区”:只见遍野皆是大块肥厚实沉之姹紫嫣红园圃,分明恰值“花展之期”也。那众草本芳华固莫可一一辨认矣。则侧旁林树森密处,有木芙蓉清疏袅娜形影,并伫立于花畦间之三二仿生雕塑,犹可定眼观识。远外山岸低回,群楼耸峙,亦将此新发展城市之大貌约略显示,是真称可居可游之地欤。而信意点缀于水畔花丛的几名游者,可谓也将当日吾人游玩于此的那份怡然情态,予以写出。5、《待游涪江》。清朗云天之下,一江碧水泛起浅浪。微风轻拂,秋树摇曳。码头上,游艇泊岸待发,几许游人,或陆续而至,或沿跳板上船,或已待在船舷观玩耍子。辽远之处,两岸江滩旷平,丘山起伏,楼房聚散不一,而新兴城市之貌,已然于此风日晴和之江景间得以显示。实称丹青信笔为之,则河山云物,悉数活跃在这尺幅中矣。6、《何处筑堤 致令绕城江水阔》。一片浩大江面,波涛轻涌,气象茫荡幽微。舟行其内,感其旷阔之境,兼忆昔年尝见此江狭水枯、礁滩累累之荒落景象,方识今者因筑堤蓄水、乃至使这复兴古城面目彻底改观之事实。画面色墨暗浓,有若生铁铸成,亦似恰荫蔽于云影之下,而长天之上,大朵云团浮动,体积沉厚,共使这整体画面粗豪雄放实沉之势,触目毕显。画成凝视之,且与前画对照,感觉也算另成一格。7、《昔者称乡县 而今竞繁华》。阔平江面,轻泛涟漪。滩岸边,花树萧疏,明示季节。一子伫立花树下,举头纵目,似正有叹于隔岸那般现代繁华景象:不唯高楼群立,大船泊岸,路桥交通,且是犹有异形建筑,一如飞机般的展翅停在那厢,好象随时可以飞上云天去……而众多新式屋楼间,却又夹杂着一座暗黑老旧式样的塔阁,分明显示出这并非全然新建之城市,乃有着相当的历史沿革。是啊,“改开”四十年来,这块土地上所发生的巨大变化,终是凡有目者尽皆可识。画即以此客观意态,恬淡笔墨,从容不迫表达这片晴和秋光之下的欣欣然尘世风景。8、《白云下 江城远外是神山·斯称“观音故里”也》。江流汇合之地,阔浦遥山,静静平呈柔白云天之下。近岸一林芙蓉,叶既萧疏,花亦凋零。江水映照着云天,沉璧似的莹润中,同也显得柔亮淡白;轻波微漾,悠然流泻。中景一片屋楼塔阁及路桥等设施,毕显老城更新之大貌。而远处高山之巅,分明亦可见得一座庞大殿庙,当是与本城号称“观音故里”有关之场所罢?总之,此恬然散淡挥写之笔,看似随心所欲勾点染渍,其实逐处亦然予以用心体会并加表达,兼觉粗细有度,未至落入拘谨刻画老套。9、《一水环流 中称圣岛》。破笔散锋以配此拙手,信意挥写点厾,乃构成渲染出一派当时乘船江游时所感知之景象:天清云朗,金风劲拂,水浪轻腾而野凫翻飞。环视周遭,高楼林立;则中景称之“圣岛”处,几多仿生造型及花花绿绿之色,并泊滩舟艇,已然明示出兹为本地“因势赋形”(截江水位高涨成岛)乃刻意打造之“旅游点”也。其景色本身令人观感舒怡,固勿论矣。单以画言,上文所称之故,漫笔成者,端见其不生不熟、率性潇洒之概。回思往昔,有识吾画之人,最是喜爱吾辈五旬左右那般简淡生涩且微觉“粗疏笨拙”之作。当时吾即有思:此似当为吾画晚期之面目也。于是转而重新再作砥砺,必欲令内中“人力奋成之感”新上一个台阶,由此更于不觉中“松懈”下来,遂渐渐另得一格。言之至此,顺带道出。10、《遂宁龙凤镇》。节令虽在秋冬,满幅炽艳阳光,浑若春夏一般,致使摊贩行人,俱已撑上了伞儿。放眼看去,但觉画中光焰无际,所有艳阳下的景物,都在一片渺渺然逆照中,呈现出某种“销烁”或“蒸腾”之状态。但尽管如此,斯情斯境,却一目了然并非春夏般的润泽与欣欣向荣;其近前大树,纵是枝叶纷披,则不唯那茂密间略见萧疏,且是几乎未存一丝绿意,而水面桥路侧旁的残荷,亦皆已干枯了。总之,这无容置疑地便是异乎寻常的“反季”光艳景象。以中国翰墨形式为此,既得自于现实生活体验,同时也是手法上的尝试。至若“实地风景”甚的,在此已自不足为论。11、《遂宁也·老镇外 偶觅山水清音》。依然阳光似泼,云天淡荡。而终因景物并非逆光,一切有形,亦尽皆被赋以明艳斑驳之色。顾此毕竟是为秋冬景致,近前主景之树,硕干横生,小枝漫出,则通体已无一叶,唯见些许渣渣草草,蔓生于彼。注目观之,却有一子,甚是逍遥地躺卧在大树之下的青石板上,好像正享受着这老镇场口、旅游景区的暖融融色光音韵。咳,俗生切实所感得来,谋篇构图,自当与那概念中之“山水”画图有所差异;其是与不是,也只可由观画诸君给予辨识评议了。但此画本身全出以笨拙散乱之笔,整体感觉“毛皴皴”的,这却不单是“摆在明处”,而且与前画那种柔细消融之感,果是形成颇为鲜明之对照。12、《龙洞古镇·游遂宁得来也》。柔和温暖的晚霞下,放眼一派幽暗苍茫。一子伫立高台之上,凭栏凝目,怅对这片显然已经过刻意装扮“打造”的古旧场镇。其消溶于弥漫开来之暮色内,沉寂且似略带着一点儿积年腐气,但同时却也显得厚重而又神秘莫测。画中逐处可见的满含萧秋之意的林树石苔,加重了这种历史情味。围绕场镇蜿蜒而过的溪河,也像是低吟浅唱,正发着对那逝去岁月的咏叹。总之,自感此画以平实朴厚之笔墨及苍艳水色,抒发出一种浓厚的怀旧意趣。游遂宁所得画题此终;本阶段整个“近游”所得画题,此亦终。13、《滇池回望曙光中》。转而为“再向彩云南·滇西游”组画。但觉幅中骤然晶亮:漫天彩霞,在朝阳映照下,浑若锦绣镶边之芙蓉花朵,紫橙相间,通泛淡金之色。近前一路蜿蜒而上,有旅游大巴恰行于是;历看侧旁之境,坡岸起伏,滩涂延展,疏落芦苇,点缀其间。放眼远处,那艳丽霞光笼罩之下的滇池一隅,沿岸自是有了许多屋楼,并停泊之舟船,尽在淡然迷茫光雾之内;而其地甚是有名的西山,迎对朝日,拔地而起,气势巍峨。真堪称一派湖山胜景也。画取实地感觉,着笔细腻犹不失放纵之姿。唯有一点或谓“杜撰”:径直将今者那平直之高架路桥取代为迂回曲折的旧式公路,——亦算是权宜之计、姑且已“退”至当地前些年辰的情形中去了罢。

附:
入二十年代,忽遇家族中重大变故,致艺、文事皆中断数日。其后外界疫情严重,己身蛰伏于家,而人生常务终须进行。故尔仍按时于每月底依例将此“作画适时手记”发布。因工作流程所致,文中所涉画作,俱已在前月末上传于本人QQ空间相册(896274483)画库中。此帖附图为《湖山夜雨静秋声》。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待日后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游客(登录)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必填)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出山网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