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杨富智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轻松驿站   工具箱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 默认分类 -> 皋兰周边丹霞地貌稽考
>>更多
皋兰周边丹霞地貌稽考   (2019-04-20 11:49)
类别:默认分类

皋兰周边丹霞地貌稽考

 

杨富智

 

作为一个画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造理入神、澄怀味象、含道映物是必备修炼。这也是笔者自2006年始选择归隐的一个主要原因之一,在世人看来不入世流,固守封心乃不得志而为。其实,真正的隐者是皆用宇宙而成心,借风云以为气;是文以艺业的一种自我锤化。干自己想干的事,在远离喧嚣中一步步把自己推向人生巅峰!

自古画山水者,必于自然为师,以得山川之气。中得心源,以纳胸中之象。入自然之境,揽目谛视,一草一木,一丘一壑,皆于心存目想,取气以求天真;取意以求迎机,落墨间方可曲尽其妙。悬崖险峻,峭壁雄奇,探幽微者,能意会肇性自然之道;究气韵者,能妙悟成造化之功。澄怀观道,味象映物,当卧以游之,方可以神法道而通山水之灵。四时之变,风物异同。春山有春山之态;夏山有夏山之体;秋山有秋山之幻,冬山有冬山之形。以林泉之心观山,山随步步移,正侧各有奇妙。其四时之变皆在眼中:春山旖旎,夏山繁荫,秋山明净,冬山苍寂。笔者游历名山大川,唯独甚喜西北峭拔浑厚之山。西北之山纵横堆阜,盘礴绵延。立地而起者,山势陡峭挺拔,石壁险峻而奇幻;冈陇覆埋者,多红岩峭壁,雄奇而独美,此乃自然丹霞地貌。笔者翻山越岭,穿沟入壑,其意在于夺其造化,与真山水中发兴于心迹而观物变法。以造化入画,画夺造化。搜尽奇峰打草稿,对自然山水进行深入观察和体验,从而托物写意。化眼中之山川为手中之山川;化手中之山川为画中之山川,才能法自画生,画自法立,中得心源……探四季风物,观日月星辰,体四时之变,极长学问,以脱师古泥古之气。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即是此意。如若胸中没万卷书,笔下有一点尘,终一匠人矣!所以,写山水智趣,心中必有纵览名山大川的身临其境,不复自我;不徒仿古人,其意自远。

2013年真正归隐后,笔者于读书作画之余,遍寻皋兰周边山脉峡谷,体朝暮变化,查四时显晦,细辩周考。每遇奇石险峰,心中便是宏图气象。山行无路,驱车无道,沿山脉蹒跚而行,日久,便被大西北独特地貌所震撼,尤独喜西北之山的浑厚华滋,纵横峭拔。尽管西北之山少水而多苍疏,但,皋兰独特的地质构造,巧夺天工地打造了祁连山山脉延伸层。下面笔者引用曾发表的一篇论文《五千年的中国历史再向前推进一千年》,对皋兰地理做一番阐述:

皋兰居祖国西北边陲、全国地理中心。位于陇西黄土高原的西北部。是青藏高原、蒙古高原和黄土高原的接触地带。地处于黄河上游,奔腾蜿蜒的河水途经县境东南部。独特的地理位置是皋兰处在祁连山山脉东延之余脉毛毛山、一条山、马衔山和兴隆山之间。           

皋兰大部分地区被第四纪的松散沉积物——黄土及中新生代的红色砂岩层所覆盖。在县境内有海底喷发的礁岩石和大理岩,且含有微古植物化石。厚约1450米。

早在20亿年前,皋兰被长城纪的地壳运动所牵引,而频发不均衡的螺旋式地理变化。至19.5亿前的前中元古代,皋兰及邻近地区都是一片汪洋大海,属祁连海的一部分。但在地壳频繁振荡的运动中大幅下沉,并伴有海***山喷发。由于,这种多次强烈的地壳运动,致使邻近地区发生质变,也将地壳运动所产生的混合岩糅合而形成前长城纪的马衔山山脉群。但,此时的皋兰仍为海洋。

从19.5亿年至6.15亿年的中晚元古代,祁连海规模盛大,东西分别与秦岭海、昆仑海相通,形成了统一的秦祁昆仑海。两侧为古陆,皋兰为海槽。至4亿年间的早古生代,皋兰地壳的运动仍相当频繁剧烈。在早寒武世时期皋兰处于山岳状态,任凭自然的风剥侵蚀。到末期,由于地壳的再次运动,致使皋兰地域下沉了3000余米。海面又一次扩大,其性质以海底喷发的中酸性为主。至中寒武世末,地壳的运动又是皋兰地域上升为陆。伴随地壳的喜怒哀乐,皋兰在奥陶纪末的地壳运动中又一次下沉,致使本区形成了与西秦玲海、扬子海相沟通的浅海。并沉积了一套早志留世的笔石碎屑岩地层——马营沟组。随着早志留世末的强烈运动(加里东运动)使整个祁连地槽褶皱回返,形成了巍峨的祁连山脉。并使皋兰地区的褶皱也上升,且随着大规模的岩浆侵入——形成了今天的魏家大山花岗岩岩基(今皋兰涧沟川)。从此,海洋变为陆地。

海洋变为陆地后,由于地下水的作用,在曾经为浅海区域的车路沟、西涧沟、洞槽沟、涧沟川、金滩圈、果果川、龚巴川、石洞、蔡河、文山及水阜等相继生水成河。至今皋兰石洞附近仍有自然出水而汇流的一条小河,其余部分均已干涸。据笔者三次踏入果果川考证结果表明,在3000年以前,皋兰还是一片浅海。就果果川流水侵蚀形成的红砂岩基和甘肃临洮洮河形成岩基而言,当时水系还是比较大。并且气候温和,林木茂密,生活着许多剑齿虎、古长颈鹿等哺乳类动物(这在皋兰出土的赤角鹿化石中可以提取证明)。这种有利的生存环境,也给我们的原始先民提供了广阔的生存空间。

如上所知,皋兰在远古时代是一片汪洋大海,正是这种独特地理环境因素,是皋兰山脉形成以火山碎屑岩、红色碳酸盐岩、浅变质岩、灰白色岩层为主的山系。也构成别具一格的皋兰丹霞地貌群。皋兰丹霞地貌造型奇特,色彩斑谰,气势磅礴。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形成的孤立的山峰和陡峭的奇岩怪石,气势磅礴,天然浑成。登高远眺,群山逶迤,沟壑宗翰,甚是蔚为壮观!

笔者先后多次踏入林黄岔、文山、石峡、小坪、驮罗沟、小峡、大沟湾、长川、中心、九合、碱滩沟、魏家大山、瓜地湾、茨坪、小川、猪驮山、杏花村、苦水、红岘沟、车路沟等以及不知地名的沟沟岔岔探寻怪石险峰,期间发现若干处不为人知的丹霞地貌群,其中有一处,当时朋友鼓动,笔者随机命名为“问天石丹霞地貌”。其石孤立独矗,高耸入云。红色岩石皴皱叠加,凹深凸浅,形似叠糕,恰如宫殿,依然傲立于群山之中。红色砂砾岩层和礁岩大理岩层,外加附着于其表的黄土层,构筑了皋兰境内的山石气骨。它们形态别致,或大或小,争相竞秀,意趣无穷。

皋兰魏家大山(也是皋兰最高山脉),山势陡峭劲拔,怪石嶙峋而锋棱显露。石块轮廓顿挫曲折,似斧劈刀雕,崚嶒而坚硬,雄姿而灵秀。其构成主要以石灰岩、花岗岩、石英岩为主,在历经岁月洗礼中,自然风化、侵蚀过程中形成奇形怪状的磐石峭壁与绵延叠嶂山脉群络。沟内山岭重叠,幽谷纵横,奇峰怪石时隐时现。入峡谷中,两山相对,石崖峭立,绝壁万仞,给一种与世隔绝的心旷神怡之感。独特的褶皱、断裂的构造,是魏家大山独具苍健之美。

踏入林黄岔,则是山水相映,攀岩绕壁,群峰拥簇。一步之内,红色丹霞山脉与花岗岩山系遥相对应,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天然泉水汩汩潺流,芦苇丛中野鸡和鸣,峡壁崚嶒下小鸟私语对唱,似乎在这人迹罕至的峡谷中冷眼旁观,欲言又止世间沧桑。这也是笔者自寻山以来在皋兰境内发现的唯一一处有天然泉水的地貌群。

翻山寻迹而入文山丹霞地质群,则是另一番景象。文山丹霞地貌几近于中心天斧沙宫丹霞地貌。其红色砂砾颜色较中心丹霞群略深,色彩以红、褐红、黄、灰、青灰、白为主,是略带有条纹状的多彩丹霞群。其丹霞地貌略近于皋兰周边永登苦水丹霞地貌。这里的红色砂砾层经过长期风化和雨水洗刷,形成具有鲜明地方色彩的丹霞群系。褶皱凸凹,纹理脉络清晰,似披麻分散,又似叠糕堆积。如雨点豆瓣,点线结合;又如卷云密集,天然浑融。有形似麦垛的,也有宛如宫殿建筑的。孤峰独立者,则峰高势险,奇巧玲珑,身临其下,不免让人担心其浑然倒塌。

步入小峡,黄河水穿峡而过,两岸山石奇侧辉映。鬼斧神工的自然奇石绝壁,皴坼剔透,两岸石壁蜿蜒盘曲相互吻合,曲折延伸。花岗岩石质的山体,顿挫曲折,线条优美,折搭转换,重叠呼应。给人一种刚毅的潇洒自如和独树一帜的美。尽管山下是蜿蜒奔腾黄河水,但石质山上并无奇松丛林。这种萧疏裸露的奇石险峰,反而给画家一种直观石魂石魄的心灵眷属。

沿中心丹霞地貌,一路而行,穿越皋兰九合镇进入苦水丹霞地貌。眼前顿时被起伏连绵,色彩斑斓的丹霞地貌所震撼。在这块蕴藏在大山深处,不为世人皆知的丹霞地貌群里,灿烂夺目的地貌静静地偎依在庄浪河畔,在深闺中独自展现自己的柔美与娟秀。

苦水丹霞地貌比起张掖丹霞地貌,不同之处就是苦水丹霞是山水辉映,从而多了几分灵气。咸水河两岸,有绵延数百里,层理交错,绚丽而又夺目尚未开发的丹霞地貌群,恰似一幅绝美的青绿山水画,又宛如一幅跳动热烈的油画,气势磅礴,灿若明霞。苦水丹霞多为突兀雄起的丘陵,色彩以红、黄、橙、绿、白、青灰、灰黑、灰白等多种颜色交织糅合,条带青灰色纹理,脉络叠折衔接,层层叠叠蔓延开去。经年风化,雨水侵蚀的流水沟痕,恰如荷叶皴,似乱而不乱地把无数沟壑山脉装点得绚丽多彩。俯瞰,绵延起伏,一望无际;仰观,峭拔俊朗,让人流连忘返。在这片广袤的丘陵,各种形态的丹霞地貌纵横林立,婀娜多姿,气势恢宏,蔚为壮观,处处都是一幅幅精美的山水画。

今笔者不揣谫陋,将巡山所考略要阐述,向世人展现皋兰周边不为人知的丹霞地貌,以期给画家寻找外师造化者和研究丹霞地貌者,提供一个鬼斧神工、令人惊叹的自然奇观的出处。

 

 

 

 

2019410写于松禅艺术馆

 

注:此文已投《中国美术报》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游客(登录)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必填)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出山网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