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童山雷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轻松驿站   工具箱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 档案 -> 瓶花二幅(1983年)
>>更多
瓶花二幅(1983年)   (2016-09-10 11:56)
类别:档案




瓶花二幅(1983年)——《画中游》附记·中期·127、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又出示两件有关花卉的静物写生。其一为油画,其二为水粉画。两画皆处理得较为随意,尤其是那油画,不过是几个简单的大色块构成而已。画面效果,当时还不太觉得,现年辰既久,偶尔回观,其洒脱的笔触与“留白”,连同其粗略与相对细致的处理,更加上时间赋予它的那种微微泛黄的浑然一体的感觉,看上去居然似乎有了一份华丽而辉煌的视象感。水粉画则画得很是“素淡”,近于固有色+略带“写意味”的装饰风,且是同样在当时也借助了“留白”、现也又被时间赋予了一种特别的“陈年旧色调”。大概是那段时期,自己画这“校园之花”,已画上瘾了吧,每天下午例行作画时,除了国画山水(那业已在《画中游补遗·远岁拾英》中提及并展示),时常也都会想到要用这西画材料,画上一下这花花草草的题材。顺带说一句,自己象这样,经常只采学校的花来为自己画,显然是说不过去的。记得当时也曾为校方的会议室或办公室,画过两三幅这静物写生,而且还是幅面比较大的油画。想当年,我在这学校的农场(或许有读者还记得:那可是彼时“学‘朝农’”的全地区“示范点”哦!),就是因为画大画,勾起了来参加“现场会”的某“地级领导”,对我这人被美术学院等大专院校看好、却终又为所有的大中专学校彻底否决抛弃,如此这般一段离奇经历的回忆,才注定了我这人在这儿的就业,连同此后人生之路的基本走向。对这件事本身的反观审视,确实也令这时的我,不能不引以为戒。——因为想调走,就只能让当地所有的相关人士,都觉得“此人不过尔尔”才行啊……我想,这言中之意,读者诸君定是可以心领神会的。简而言之吧:这时我为当地做事,都力求把握住一个度,其固然因个人本性所致,也不至于敷衍了事,但起码是不会更尽心尽力、更投入忘我。事情发展至这样,真不知对于社会及个人来说,究竟该是作何评价。当然,那时为这“公家”所画的花卉题材的静物画,毕竟已没有图片资料还保存在我手里,所以我我到底是不是把握好了那个“度”,也无以证明了。而记得当时还另有一件事,却也亦与自己的“立身态度”有关。那事原本是我自己很有意兴愿意介入的,但同样也都是基于想要从当地“淡出”这样一个基本宗旨,自己便以身体原因为由婉拒了。那是本县想要开发其境内旅游之地“百里峡”,在全县抽调并组建了一个由写作、摄影和绘画等几方面的人合成的班子,前去那儿考查、筹划与宣传,历时好象是个把月吧,也通知了我去。想来这本身肯定是很有意思的一次活动,但有什么办法,只好放弃呀。象那种光去玩儿,又不为“东家”出力的所谓“打滚儿”式态度,咱终归是不习惯的……就这样,我整个在那大巴山生活的一十三年里,都没有去过那个久已闻名且是心仪不已的地方,而直到1997年、自己都已经回到家乡工作又是十二年之久后,才与新结识的一批友人,去那儿游玩。那地方果然是一处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特别是其所在之区镇“樊哙”(这地名正是源自那位西汉开国名将),那份山青水秀、民风淳朴的感觉,确是难得极了。这些都已在我的“画中游正记”中专门说到,不提。——总而言之吧,这里又借机说到了自己在这一时段的大体情况,文意既达,不再赘述。以此《画中游附记》追述远岁情怀及俗生历感……

此“《画中游》附记·中期”帖,待最后几篇发罢,便准备暂且停下,等微信中相关栏目“追”上来,再一同发布了。那“后期”部分,则是一种情调大不同于“前期”与这“中期”的,其“入世”之味愈浓,确实可称是一个处此特异时代的艺者,在人生各式各样压力下,仍徘徊与坚守于自己理想边缘的一种真实写照,而且内中有许多趣事,倘无亲身之生活阅历,真是难以臆造……这儿,就算是先行作个“节目预告”罢!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游客(登录)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必填)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出山网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