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童山雷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轻松驿站   工具箱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 档案 -> 野菊与鸡冠花(1983年)
>>更多
野菊与鸡冠花(1983年)   (2016-09-03 11:36)
类别:档案


野菊与鸡冠花(1983年)——《画中游》附记·中期·126、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这校园之中,自然也并非全是名花异草,因这毕竟须与其“基本身份”两相吻合。其实,老实说,这花草之名贵与否,对于我辈画者来说,却真的是完全显得不重要;咱所看重的,说到底,只是其在画中的形色姿态及趣味搭配而已。有鉴于此,一天,我在校园一隅,找了如这画中所示的几种或人工种植、或纯然野生的花草,稍加拾弄摆布,便又画了起来。其实象这种情味的东西,真个还与自己颇为契合。不是么,自己这一生,注定已在名苑之外,尤其是眼下,更是如同所见的这丛野菊:本自静静地绽放于花园篱墙以外,孰料却无端地被人“看好”,也就被毫不犹豫地采摘下且是“供奉”在了这里……作此画之时,也许自家心头亦已就隐约地意识到了这点;而今者为此文之际,这种认识,则堪称是十分明晰地凸显于我心。当时,为了不再继续被当地象这样“看好”,我已然明确地给自己规定下了:我必须渐渐地淡出本县的“画界”,起码是绝对不会还去积极主动地参加那一类活动,以此予以对方一种自己确实已是“江郎才尽”,留用与否关系不大,这样一种基本印象或认识,从而有利于某一天,自己方能够顺利地离去。为达这个目的,有一个细节,至今我都记忆犹新。这具体是在哪个时段上,倒是稍稍有些恍惚了,但事情本身,不光明白肯定,且是回想起来,也多少有些趣味。那是在我为了申请调动,给上方写了一个书面材料的时候。因为心知这玩意儿必会一层层地交上去审批,所以我就动了点心思,特别把那文字写得个语句不通、而且错别字连篇的,甚至最终的“正稿”,还以左手来抄写,看上去真的是稚拙不堪,这样,以与自己这“文革中的初中生”身份相符。咳,独特的时代,独特的人心!生活真的是慢慢地教会了我好多的东西,而我自己,当然也不可能再象从前那样,象一泓清水般的,将自己一览无余地呈现在别人面前了。人生中连这样一个最可怜的目的——挣扎还乡——倘都还因自己不加规划而最终告吹,那我不知将会怎样的气恨我自己!在现世的生活之路上,根本就不存在有什么“后悔药”的事儿,这一点,我早已领教过了。因此当时我的一个基本的想法便是:那些不是能由自己控制的事物,就不说它了;而在自己还可以作上一种调控的范围内,那么自己真的是再也不能有半点的马虎大意的。唔,借着这幅本没多少内容可说的画,又题外发挥上了这么一大通。到此为止吧。

以此《画中游附记》追述远岁情怀及俗生历感……

周末消闲,先编辑好微信公众号中8个常发栏目的帖子,然后依例将此“《画中游》附记·中期”文图发于自己这QQ空间及几个博客内。此“中期”帖,最后还有几篇,待发罢,便准备暂且停下,等微信中相关栏目“追”上来,再一同发布了。那“后期”,则是一种情调大不同于“前期”与这“中期”的,其“入世”之味愈浓,确实可称是一个处此特异时代的艺者,在人生各式各样压力下,仍徘徊与坚守于自己理想边缘的一种真实写照,而且内中有许多趣事,倘无亲身之生活阅历,真是难以臆造……这儿,就算是先行作个“节目预告”罢!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游客(登录)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必填)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出山网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