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童山雷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轻松驿站   工具箱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 档案 -> 蒲江三月(1979年)
>>更多
蒲江三月(1979年)   (2015-08-10 10:39)
类别:档案

 

蒲江三月(1979年)

——《画中游》附记·中期·85、

江南达者 童山雷

面对这“蒲江三月”的景致,当年自己身居巴山小县的种种记忆,真

可谓是浩瀚地扑向心头。这画本身,只是我于这1979年一个春光明媚

的日子,在县城对岸半坡上所作的一幅平常的油画写生,不用多介绍

了。它的那份淡然和煦的情味,相信观者们一眼就可以从画中感觉出

来。但作为我个人来说,看见它,尤其是看着它远景中那层层叠叠的

老旧房儿,则所有当时日常生活中的那些或平淡或浓烈的滋味,皆会

异常明晰地回复到我的整个神经系统中,尽管已是时至今日,而依旧

犹可借用“感同身受”这话来加以形容。前文已提到的我想在这年还

去争取参加一次高考的事,真到报名之时,立刻便化作泡影了,且是

幻灭得那般的彻底与毋庸置疑。事情本身也并不复杂:我找相关负责

人,其将我一直支推到了本县文教局局长驾前(彼时彼地文、教不分

家,其人权势可想而知),他一口便坚决地回绝了我。理由主要有二

:其一,他们非常看重我,本县明明有那么些“十七年”(当时这话

是特指文革前)国家培养出的美术院系毕业的大学生,但县里却独独

让我在这当地的“最高学府”相关岗位上任职。其二,这回上方有着

明文规定,报考者若系在职人员,必须经过当地所属部门领导的批准

,一切得以大局为重。总而言之:本县的态度既明,所以不消说了,

我这次的事,肯定,铁定,是不行的!——当时我真是再一次深切地

感受到了“组织”力量的强大,与个人的悲凉无助。不是么,象前次

那般,他们都可以“打擦边球”,弄出毫不违犯政策的事来;何况这

次,已是手握着“红头文件”而分外“理直气壮”,又岂是在“拿着

鸡毛当令箭哩……如此这般,当下的事,事后,别的我都记不清了。

我唯记得,自己口干,胸闷,脑中似塞满诸物却又象是空空如也,而

且刚离开那儿时,脚下都有些晃晃悠悠的。但渐渐地,至少我的脚步

是恢复了些力度与节奏,心中也能够想着一些事情。那时的整个社会

环境,可不象后来那样,个人多少还可以作出一些别的生存选择。而

在当时,眼前,这最最现实的情况下,我该怎么办呢?——是啊,我

可真该是得怎么办呢?于是这个问题开始固执地困扰着我。而今天,

眼看着这幅小小的油画风景,虽然这景色并非是我怀着当时那种困惑

画出来的,但我看见它,则真的又是一下子便忆起与感觉到了那年月

的这种心境。这儿借着谈论这画,我也就将当时的情况大致道出,以

使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可以忆想起那时的基本状态;而所有后生晚

辈,也可粗略地了解到当时的情形,从而或者亦能得以体会:今日之

境况,虽距理想尚远,但毕竟还是进步多多……不知我象这样说,读

者诸君,是否觉得还算是相对比较客观。


以此《画中游·附记》,追忆远岁情怀……


箧中有未发布过之旧词一首,或可与本文参照——

苏武慢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大漠迷云,
中原沉日,
极野哀鸿声断。
黄曛月缺,
紫曜星微,
天地悠悠飘转。
人似蜉蝣,
不知身外乾坤,
时时皆变。
值碧霄秋暮,
心归何处,
一望幽远。

俗世间,
万种因缘,
百般机窍,
岂是吾人能管?
方思后事,
乃叩前程,
兼把寸心修炼。
待彼云开,
趁之风起,
还将清虚历遍。
只而今,
宜敛情怀,
含欣隐盼。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游客(登录)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必填)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出山网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