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王广然
王广然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店铺   轻松驿站   工具箱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 社会广角 -> 金秋品读咏蟹诗
>>更多
金秋品读咏蟹诗   (2013-02-06 10:11)
类别:社会广角
                                        金秋品读咏蟹诗                                          --------张明源

  金秋时节,菊黄蟹肥。晋代毕卓曾云:“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可见登高赏菊、把酒啖蟹,是古代文人骚客的雅趣乐事。历代流传下来许多咏蟹诗,妙趣横生、异彩纷呈。

  唐代大诗人李白对蟹情有独钟,喜欢持蟹佐酒,他在《月下独酌》一诗中吟道:“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 洁白晶莹的蟹肉鲜嫩可口,诗人在月明之夜饮酒食蟹、乘兴赋诗、醉卧高台,真是痛快淋漓、宛若仙人!寥寥数语,诗人持螯举觞之状、癫狂酣畅之态,跃然纸上。

  唐代另一诗人皮日休有首《咏蟹》诗:“未游沧海早知名,有骨还从肉上生。莫道无心畏雷电,海龙王处也横行。”全诗没有一个“蟹”字,好似一则谜语,却抓住了螃蟹“横行”的特点,把螃蟹的形象和神态描绘得生动逼真、活灵活现。诗人还托物言志,表达了不畏邪恶、不惧淫威的勇敢精神。

  宋代诗人陆游嗜蟹成癖,曾赋诗道:“传方那鲜烹羊脚,破戒尤惭擘蟹脐。蟹肥暂擘馋涎堕,酒绿初倾老眼明。”鲜嫩肥美的螃蟹烹熟后刚端上桌,诗人就急不可待地动手擘开。蟹肉未及入口,馋得口水已流了出来,高兴得连昏花的老眼也顿时明亮起来。他还在《糟蟹》诗中写道:“旧交髯簿久相忘,公子相从独味长,醉死糟丘终不悔,看来端的是无肠。” “无肠”是螃蟹的别称,诗人品尝着糟蟹的美味,畅饮着浓香的美酒,纵然醉死也无怨无悔。在诗人眼里,蟹肉是天下第一珍馐奇馔,无与伦比。

  明代文学家徐渭在一首咏蟹诗中写道:“红绿碟文窑,姜橙捣末高。双螯高雪挺,百品失风骚。喂喜朝争谷,飕闻夜泣糟。大苏无缺事,只怪传‘江瑶’”。诗人从食蟹的器皿和需备的物料下笔,写到蟹肉的颜色和味道,把食蟹的过程和蟹肉的鲜美描述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白雪似的脂膏,嫩玉般的肉质,蘸足调料入口,顿觉满嘴生香,真是妙不可言、美不胜收。

  历代还有许多诗人吟咏过螃蟹。唐代诗人唐彦谦有诗云“无肠公子固称美,弗使当道禁横行”,把螃蟹的生活习性和香美味道描述得明快传神,赞誉螃蟹物美绝伦。宋代大文豪苏轼曾发出“不到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的感慨,将螃蟹与庐山相提并论,可见对螃蟹嗜爱之深。宋代诗人梅尧臣有“满腹红膏疑似髓,贮盘青壳大于杯”的诗句,形象生动地描绘出螃蟹煮熟后的形状,红膏似髓,个大逾杯,剥而食之,满口生津,读来令人垂涎欲滴、回味无穷。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游客(登录)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必填)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出山网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