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童山雷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轻松驿站   工具箱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 文论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02-09 10:10)
类别:文论

转又思及己事。吾之画艺连同诗文,几年来于网络间久为人知矣。而褒贬之声亦随之

起,甚至似有与日俱增且褒贬本身也愈演愈烈之势。褒者之语吾不复述了。贬之甚者

,至有以吾艺全然不通或已步入不返之途,诸如此类之语,云云。此岂非正所谓观念

差异所致欤?尤其有趣的是,责之特甚者,恰是吾负之相对较深之翰墨艺(人褒之最

甚亦同为此),而对吾诗之责,却由先前之严峻日渐显得温和了,盖为所诟之格律事

,已因近年来吾之在意而实有消减也。如此看来,艺事愈有辙可合,争议愈小;所供

驰骋空间越大,则自是引发观念甚或“主义”之争亦愈巨尤烈。由此是真可知何以西

人绘事流派争斗必至水火不容。不过说归说了,吾既称达,对旁人责语,也就称是既

上心在意复又不以为意的。所谓“不以为意”,是自家既已选择之路,当旁若无人坦

坦然走将下去;而所谓“上心在意”,则是旁人所言,其中哪怕只还有一二分合理性

,吾亦要静思细掂,唯善是从。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游客(登录)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必填)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出山网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