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网 | 艺术资讯 | 艺术家园 | 在线交易 | 书画定制 | 艺校联盟 | 展览展讯 | 艺术期刊 | 书画拍卖 | 艺术社区 | 出山百科 | 文化基地 | English 注册  登录
王广然
王广然
家园主页   艺术简历   作品展厅   日记   相册   好友   店铺   轻松驿站   工具箱
您当前位置:家园主页 -> 日记 -> 国画艺术 -> 书画家署名漫谈
>>更多
书画家署名漫谈   (2009-12-30 20:18)
类别:国画艺术


  书画家署名漫谈

  

  张恨无

  署名为书画家落款时使用之符号,以之标示自身,无不经过书者精心结撰设计。书为心画,署名更为性情之直接流露、心意之集中彰显处。个性、气质、趣味乃至态度观念尽可于署名中窥见一二,为书画家鲜明印记之一。

  魏晋时,以尺牍通讯问,落款多写名字,而不加姓氏,见其亲切随意,如“羲之”、“献之”等。后遂为成法,即使书由尺牍变为手卷、由手卷变为竖式大轴,由帖学转为碑学等诸多阶段亦复如此。中晚明以后,有加姓署全名者,如祝允明、徐渭、王铎、黄道周等。www.findart.com.cn

  宋以前,书写不钤印;元明,文人治印兴起,方加盖印章,书画印结合,增强了形式美感。

  元明之前,姓名署款一般与正文等大,间有小者,以示谦恭礼让。明清以迄,方有意识地小于正文,则更多从形式因素着眼,以增强章法上的对比变化。

  署号有见其惨痛经历者。赵之谦,三十四岁时妻女皆殁,遂自号“悲庵”。现代来楚生似其遭际,遂步踵署“后悲庵主”。林散之晚岁在澡堂中烫伤,致使右手手指粘连,虽经医治,亦只有拇、食、中三指恢复,遂署“散之”、“散耳”;另一说,先生诗、书、画“三痴”,盖名皆取自谐音也。www.findart.com.cn

  书画家以谐音取名亦夥,音同而字与义不同,以别求它种意蕴。来楚生,晚岁易字初生、初升;潘天寿,原名天授;丰子恺,又名丰润、丰仁、丰仍;萧退庵,字中孚,后以退闇闻世,别署退庵、蜕公、蜕翁、太黯、黯叟。如此等等。

  又有以有趣原因改名者。吴中老画师张星阶,以其姓名横画太多,刻印不易工稳,乃改星阶为辛稼。其实亦属谐音也。此则载郑逸梅《艺林散叶续编》中。

  有书画家署名极多样,几成宋元以来文人之习气。如徐渭,署款时把其名“渭”拆做“田水月”;又署其不同之别号如天池山人、青藤道士、金垒山人、田水月、青藤翁、柿叶翁、寿藤翁、金回山人、天池渔隐、漱老人、白鹇山人、鹅鼻山农、大环、天池生、漱仙、山阴布衣、鹅池漱仙等,见其自由洒脱、不拘一格之秉性。倪瓒、石涛、齐白石、潘天寿等亦复如此。www.findart.com.cn

  书家姓名三字者,名字多合写,观若为一字,此当从金文中合文而来。如伊秉绶、翁方纲、杨沂孙、谢稚柳、程十发、赖少其等,署名恰如花押,极具装饰味。

  姓名两字者书写格式与三字者不同。梁章钜《浪迹丛谈·单名空格》条云:“今人题名中,凡单名者,每与姓下空一格书,令与二名者齐,或以为不典。按唐梁升卿书御史台精舍碑,其碑额、碑阴、碑侧题名者一千一百余人,凡单名者,中皆空一格书,今此碑现存,是唐已有此例也。”www.findart.com.cn

  署名有拆分部首、变形结体,取新奇特异之效者。如当代刘彦湖之“湖”字,仿篆刻印章之法,“古”与“月”写成上下结构;白砥之“砥”左右结构写成左上右下结构,见出书家不同流俗之情趣。

  宋徽宗赵佶署名特别,形似“二”字下横上挂一钩,意为“天下一人”,尽显皇帝唯我独尊之自负作派。朱耷号八大山人,署款时写成“哭之”、“笑之”模样,看似诙谐嘲弄,实内寓深沉孤愤。

  由署名不同写法,可见出书家书风变迁之轨迹,寻绎其书风发展之脉络。典型如毛泽东署名,行草书“毛泽东”之不同写法,几与其书风变迁同步,叫人叹赏不已。现代书画家徐生翁,前期署“李生翁”,后期“徐生翁”,亦见两段书风之不同。www.findart.com.cn

  进入老年后,书家多署名“翁”、“叟”、某某老人等,如“寐叟”、“缶翁”、“白石翁”等。

  有书家署款前加籍贯,示其不忘渊源根本。如“孟津王铎”、“安吉吴昌硕”等。有的名字前署现居地之古称别称,如“海上”、“吴郡”、“金陵”、“京华”等。

  生理原因决定创作形式。身体一部分残疾者,遂即以此署款。明祝允明,生来手六指,因署“枝山”。民国书家唐驼,原名守衡,因辛劳过度,造成佝偻驼背,人称唐驼子,遂更名驼,字曲人。邓散木,原名铁,号粪翁,晚年因病腿,截去左腿,因自署“一足”、“夔”。又有因特殊原因,造成右手残废,不能书而改以左手者,落款着“左笔”字样,以示异于习惯之书写方式。如高凤翰、费新我等。www.findart.com.cn

  署名于鉴藏中亦可辨伪。梁章钜《浪迹丛谈》“苏米署名”条云:“相传苏行书署名草头右先横,米行书草头右先直,此言于米,犹未尽合。盖‘芾’之上半,乃从‘卝’,并非草头,作者当先两直,后两点,凡米款真迹皆如此。其下半系先作‘一’,次作‘?’,次中直透上而下,实即‘黹’字省文耳,虽行草,皆可以此辨之。若伪米迹之款,则直于草头下加‘市’矣,岂通人如海岳,乃至自误其名乎?”

  以所得古物改名号者历来亦屡见不鲜。晚明莫云卿原名莫是龙,得米海岳石有云卿二字,遂以字行,更名廷韩,号秋水。再如吴湖帆,先后有东庄、丑簃、梅影书屋、四欧堂、玉华仙馆、大痴、富春山居一角人家、迢迢阁、淮海草堂之属,皆以所得文物而名之。www.findart.com.cn

  亦有渴慕古贤而改名者。傅抱石,原名长生,学名瑞麟,因崇石涛,遂自号“抱石斋主人”,后干脆名傅抱石也。石鲁,原名冯亚珩,幕石涛与鲁迅,遂易名石鲁。

  署名以小见大,从中可知世情风俗、身世遭际与人格情趣,能不察乎?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游客(登录)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必填)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出山网的观点或立场。